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01章 贤内助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p>突利残暴的手段简单却有效。

    一夜之间,一个部族死亡殆尽,部族头领的尸骨被侮辱的残不忍闻,头颅更是被砍下做了盛酒的器皿。

    突利的使者带着这个血腥的消息,去了二十二个部族。

    “长生天啊,请给您虔诚卑微的信徒指一条活路吧。”年迈的须古头人,以额叩地,血泪横流。

    一边是仁慈的猛虎,一边是凶残的恶狼,他们究竟如何选择,才能活下来。

    “阿爹,突利的人还在等着您,咱们没有时间拖了。”须古的长子扶起父亲,焦急难耐。

    须古到底年老了,花白的头发颤抖不停,“你们怎么想”

    “阿爹,咱们部族的疫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那些汉人大夫,就是走了,也没有大碍了。”

    “接着说。”须古缓缓闭上眼睛。

    “阿爹,突利这个恶狼,咱们得罪不起。咱们部族世世代代生活在草原上,他是草原上的霸主,得罪狠了他,怕咱们也会像瀚朵部一样,被灭族啊。”

    须古睁开眼睛,“那就能得罪贺王爷”

    “他到底是汉人,在大草原的实习比不上突利。”

    “他的手段你都忘了,他不是一般的汉人,汉人那套束缚不了他。没有彻底激怒他的时候,他看着温和,可不要忘了他是猛虎,再仁慈也能轻易咬断猎物的咽喉。”

    “阿爹,难道我们要直面突利的报复,成为第二个瀚朵部吗”

    须古整个人彻底露出了老态,“傻子,你以为我们再背叛贺王爷重新投效突利,会有什么好下场之前他就视我族为奴仆,经过这一事,我族怕是连奴仆都不如了。”

    “奴仆,就算是奴仆,我们总能活着。”须古长子嘶吼着。

    “懦夫,没种的东西。”

    “阿爹。”须古长子承受着拐杖一下下的重击,哭得极惨,“我们只是想活着,为什么就这么难”

    “长生天啊。”须古委顿在地,嘶声嚎哭。

    父子二人抱头痛哭,许久,须古颤巍巍开口,“把我族至宝银狐裘取来,我去见突利的使者。”

    如何选择,须古终于做出了选择。

    猛虎让人畏服,恶狼却让人胆裂。

    当须古捧着银狐裘,伛偻着身子进了帐篷,为了表示对突利的恐惧,没敢抬头,就跪了下来,双手捧着银狐裘高举到额头。

    很久都没有声音。

    须古终于颤抖着抬起头,眼前看到的一切,让他惊恐的摔倒在了地上。

    座位上的人死了。

    突利派来的那个倨傲的使者,还维持着那种不可一世的坐姿,头颅却没了。

    “阿爹。”

    须古的长子焦急的等在外面,听着里面动静不对,喊了几声,没有回应,冲了进来。

    “嗬。”

    他也看到了,骇得差点尿了裤子,喉咙里嗬嗬作响。

    “都不许进来。”

    须古反应过来,大喝一声,制止了外面听到动静的族人。

    “站起来,出去悄悄的下令,把跟着他过来的那些人全都杀了。抹一把脸,别露出破绽。”

    “阿爹,那......都是......突利的人......”

    须古怒瞪着这个性情软懦的儿子,“他派来的使者都死在了我们族里,我们辩解不了。”

    “蠢货,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道是谁杀了他吗没有惊动人,把这个东西说杀就杀了,而且割了他的脑袋。能做到的,只有一个人。”

    须古长子终于明白了,“是......靖北郡王贺铮寒.....”

    “只有他。”须古狠下了心,“我们不能再犹豫了,杀了突利的人,把人头割下来,献给靖北郡王。”

    “他以这样的方式警告我们,突利做的事情,他也能做到。我们不能践踏他的仁慈。”

    ......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其他的地方。

    瀚海王庭,哭声震天。

    突利阴冷的眸子看着摆在案上的一排头颅,像是一头被彻底激怒的狼王,只想复仇。

    为了宣示权威,他派出的使者,都是王族宗亲或者得他倚重的外戚之子,这些人个个出身不凡,是他的血亲。

    可现在,活生生的人成了这一排摆在案前的头颅。

    耳边女眷们声声痛苦,突利额上血管爆凸,“贺铮寒”

    被突利咬牙切齿的人,此刻也在草原上。

    贺铮寒身着甲胄,提着把血淋淋的剑,一步步走着,无边无际的压迫感,让匍匐在他脚下的人几乎要窒息。

    “本王座下不留两姓家奴。”

    地上躺着三具尸体,剑上滴着的血就是他们身上的。

    突利手段残暴,被震慑惊惧的部族很多,犹豫不决的更多。但这三个部族,为了向突利投诚,竟杀了帮他们医治瘟疫的大夫。

    如此恩将仇报,禽兽不如。

    就是须古等人,也是不齿这种行径。

    “本王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若要转投突利,站出来,自己死,本王放你一族。”贺铮寒眼睛扫向之地,无人敢抬头。

    “没有人,好。”他冷冷的开口,“本王给过你们机会了,若再有人犯,就不是夷一族了,而是灭族。”

    他不杀人,不代表他不会杀人。

    匍匐跪拜的人瑟瑟发抖。

    “你们各点五百精壮,随本王出征。”

    贺铮寒一番雷霆手段,无人敢再捋虎须,而他的这个命令,更是彻底的断了这些人投靠突利的路。

    当夜,贺铮寒亲自领兵,昼伏夜出,奇袭北狄旧都,杀尽了北狄留在这里的王族。

    瀚海王庭的突利得到消息,凶性大发,他幼年的乳母,也在死亡之列。

    你来我往,一场又一场屠戮、厮杀,草原上沾满了鲜血。

    然而,无论是突利还是贺铮寒,都没有发动大规模战争。

    目前,谁都没有一击必胜的实利,只是用一场场小规模的战争牵制对方,同时等待着机会。

    “王爷,东边又被屠了一个部族,是突利亲自动的手。”

    贺铮寒伏在案前,目光凝在一幅巨大的堪舆图前,山川河流、沙漠戈壁,画的极为精细,是按照阿桐的那个法子画出来的。

    虽然没有倾尽全力,但是两人之间的仇怨比山高比水深,一场场血腥后,是他们亲自作为主帅在用人命对弈。

    而这次,探马传来消息,探到了突利今夜活动的方位。

    “今夜,本王亲自会会突利。”

    ......

    “都快一个月了。”

    姚桐望着天上那轮圆了又弯了的月亮,算着贺铮寒离开的时间。

    草原上战争血腥而残酷,贺铮寒是深入腹地,姚桐担心不已。

    “夫人,要不奴婢去问问吧”

    “不许打听。”姚桐正色,“前线军机重事,不许胡乱打听。”

    姚桐制止了锦霞,默默的调整自己的情绪,这些天,自己确实情绪太过外露了。眼下,贺铮寒在前线作战,自己再担忧,都不能流露出来,以免乱了人心。

    “城门口的义仓里还有多少粮食”

    这些日子,从草原上逃出的人口越来越多,都聚集在了凉州城外。

    这些人虽然也是胡人,却是那些夹在两大势力间的弱小部族,大部分更是那些投了贺铮寒的部族里的。

    他们徘徊在城外,越聚越多,凉州城守将处理意见不一,有人主张驱逐,有人主动杀了绝后患,最后闹到了姚桐那里。

    姚桐哪个都没同意。

    甚至力排众议,将人安置进了外城,还每日提供两顿粥饭。

    “不多了,夫人......”锦霞犹豫着,“好些人都嘀咕,说您太善心了。”

    背后的议论,姚桐都知道。

    可要她看着这么多的人死在自己眼前,她做不到。

    “王爷收下了他们的效忠,他要是知道,也会同意我的。”姚桐相信这事让贺铮寒处置,他也不会同意那些人的意见的。

    “再从谢家粮行里抽些粮食,先撑过这段时间,等从辽东调粮的运粮队回来了,粮食就不愁了。”姚桐并不是不顾自身实际的烂好心,如何安置这些人,她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

    “再说,那些人也不是闲着吃干饭的,男的修路挖渠,女的纺纱织布,他们乱不了。”

    姚桐说完,想起一事,拧眉:“我好像听人抱怨说,胡人女子手脚蠢笨,不会纺纱织布”

    “奴婢也听人说了,不过是有些手慢,那些人瞧不过眼,说得严重了些。”

    “备车,我去外城看看。”姚桐蹙眉。

    ......

    整个大西北,都是地广人稀。

    就连西北最繁华的凉州城,外城也有大片大片的荒地。

    而眼下这片荒地,热闹了起来,建起了一排排虽然简陋,却干净整齐的茅草房。

    这是按照姚桐的要求建造起来的,分成三个区,拖家带口的一个区,独身或者家里只有女人的一个区,独身或者家里都是成年男子的一个区。

    前两个区挨的很近,只有少少一部分兵士看管,后一个区却离得远远的,且背靠城墙,正面对着沱河,日夜有兵士巡逻。

    姚桐去的是二区,只有女人的地方。 ~:.

    一圈走下来,眉头微皱,和凉州当地人比起来,这些胡人女子手脚的确笨了些。

    “接着看看。”

    姚桐接着走,直到进了一排房,里面干活的人很快发现了她们一行人,都停下手里的活,局促不安的看着她,有些人甚至停了活,起来行礼。

    只有一个少女一直埋头。

    姚桐走到她身边,她也没有察觉,一直在做着手里的活儿。

    摇了摇手,姚桐不许人打扰她,静静的等,直到她搓完了手里的线团,从簸箩里取东西,猛的看到身边多了人。

    “别怕,你手里搓的不是棉条......是羊毛......”姚桐笑语安抚受到惊吓的小姑娘,眼睛晶晶亮,她想到了个好法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