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00章 给爷生个孩子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p>谢怀远斯文清俊的面容上噙着冷冷的笑,摸出条锦帕,缓缓的擦着。

    他的耐心越来越少了。

    ......

    慈恩寺里,姚桐随着贺铮寒一个大殿一个大殿的拜过去,满心欢喜,满怀虔诚。

    “神佛在上,信女姚桐叩拜,愿与夫君白首偕老、生死不渝。”

    她默默的祈求着。

    拜完佛,贺铮寒接过住持慧明高僧递过的一枚杏黄色锦囊,沉吟片刻,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问:“大师,这符可真有用”

    慧明住持双手合十行了佛礼,“心诚则灵,王妃心地善良,福泽深厚,命中有贵子。”

    贺铮寒愉悦的笑出了声,将锦囊收入袖中,“多谢大师吉言了。”

    他们两人声音极小,就连在贺铮寒身畔的姚桐都没听到。

    “佛家清静之地,本王不做久留。”

    慈恩寺新建,贺铮寒亲临,姿态已然做足,便携着姚桐离开。

    “龙腾凤随,王爷伉俪真是好气象。”

    慧明大师座下大弟子,善相面,等人走远,忍不住说了一句。

    “阿弥陀佛。”

    宝相端严的慧明却不置可否,反念了句佛,“琉璃受尽火焚终得成,但愿能受住孽因永保琉璃心......”

    ......

    走后的事情,贺铮寒不知道,他嘴角翘翘的,牵着姚桐上了马车。

    暑日天热,又穿着厚重的大礼服,着实闷热,进了马车,凉丝丝的冰气扑面而来,贺铮寒舒服的叹了口气。

    “爷的阿桐,真是冰肌玉骨,清凉无汗。”贺铮寒玩着她的手指,噙着笑夸道。

    姚桐吁了口气,含笑带水的眼轻轻斜着他,手指顺势勾进他袖口,将那个锦囊拈了出来。

    贺铮寒并不阻止,甚至在她动作不方便的时候,还抬了抬胳膊帮着她得手。

    姚桐小手指勾着锦囊的带子,小狐狸似的得意。

    贺铮寒心上身上痒了起来,“打开看看。”

    沙哑的嗓音带着蛊惑。

    姚桐好奇的打开,里面是一张符,她有些惊讶,贺铮寒一向不信神鬼,怎么会特意求了张符呢

    “这是爷给你求的。”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贺铮寒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都裹在怀里,“这是求子符。阿桐,给爷生个孩子。”

    炽热的鼻息喷在颈窝,姚桐脸上一红,身上又酥又麻,心口又甜滋滋的,秋水眼瞳轻轻睨着他,掌心下意识抚摸在小腹上。

    这个动作让贺铮寒浑身一热,恨不得为了生个孩子立马身体力行。

    “爷,这身衣裳脱了可穿不上了。”姚桐按住他不规矩的手,巧笑嫣然。

    贺铮寒佯怒瞪着她,终于忍不住,埋在她颈窝,笑得身体不停颤抖。

    “天枢,去草淀别庄。”

    马车转了方向,向着城门而去。

    “带你去个好地方。”

    淀,顾名思义,浅的湖泊。

    在这缺水干旱的大西北,一汪碧波尤显得难得。

    更难得的是,草淀子里种着莲藕、菱角、芡实、茨菰等等水生植物,沿岸种着一圈竹子,湖里着一只只野鸳鸯,宛然江南风气。

    一番颠簸,见到眼前这番美景,姚桐满眼惊艳。

    贺铮寒牵着她的手,微微一笑,他就知道她会喜欢这里。

    珠宝华服、锦绣绫罗,都不如这种天然幽静,更得她喜爱。

    “先去沐浴更衣。”

    这满眼鲜绿,让姚桐喜不自胜,心痒难耐。再三拒了贺铮寒一块沐浴的要求,万一允了他,今儿她怕是没力气赏玩了。

    沐浴后,姚桐没有绾髻簪发,而是松松编了条麻花辫,是那种俏皮甜美的款式,一点珠玉未戴。衬着一身浅碧色衣裙,清新淡雅。

    贺铮寒也去了玉冠,轻袍缓带,身上凌厉肃杀的气质一敛,多了些隐逸之气。

    “阿桐,过来,我来摇船,你来采摘。”

    不许人跟着侍候,贺铮寒亲自摇着一艘小船,缓缓驶入藕花深处。

    “左边一点,哎呀。”

    姚桐手拿夹剪,半蹲半站,在满湖苍绿红粉中,搜寻饱满的莲蓬,指使着贺铮寒忽左忽右的摇船。

    “再右一点,剪到了。”

    水上凉爽,不觉头顶艳阳灼人,当姚桐摘满了莲蓬,娇嫩的脸颊晒得红扑扑的。

    “坏了,别晒黑了。”

    姚桐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连忙以袖遮脸,偏今日穿的是窄袖短衣,嗔了声,折了支大大圆圆的荷叶遮在头顶。

    “不黑,爷的阿桐艳艳独绝,世无其二。”

    她盛装华服时很美,现在这般更美,贺铮寒双眸含笑的凝着她。

    姚桐抵不过他**辣的眼神和这么直白的夸赞,只觉脸上更热了。

    “爷,快点摇橹,船要停了。”

    贺铮寒被她含羞带笑的一眼,看得身子一热,喉结飞快的滚动。

    撸起袖子,露出结实的手臂,贺铮寒眼神火热,一用力,贲张的肌肉鼓起来,姚桐连着盯了几眼,不自在的转看。

    耳垂却已红透了。

    贺铮寒低低的笑,几把大力,将船划入密密荷林,掩映在浓密的荷叶中。

    “阿桐。”

    “嗯。”鼻腔里发出的气息甜腻动人。

    一切发生的顺理成章,船舱里铺着洁白的竹席,触之生凉。

    身上身下,火热与清凉交织,刺激得姚桐脚趾卷了起来。

    “阿桐,生个咱们的孩子。”

    贺铮寒抚摸着身下急促喘息的女人,意犹未尽,抱着她一个翻身,颠倒了上下的位置。

    更深的刺激,让姚桐喉间一阵呜咽,手指在他厚实坚硬的背上划动。

    “孩子”

    她想到了那个求子符,心里也升起了渴望。

    身上的人忽然热情起来,贺铮寒腰眼一麻,险些交代了。

    “慢......点......”

    他扶着她的腰,深深吸气。

    水面上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等水波终于平静下来,姚桐平躺着喘气,觉得腰都要断了。

    贺铮寒一双黑眸里闪着幽幽的光,他的火被挑起来,还没全泄了。

    大掌给她揉着,声音闷闷:“阿桐,好些日子没练功了吧。明儿别睡懒觉了,跟着爷一道练。你这腰劲,不行。”

    姚桐羞恼,小拳头呼呼带风的捣了过去。

    “看来你还不累。”

    贺铮寒轻轻接下,眼神危险。

    “累,累,全身骨头都累。”

    姚桐哪敢再惹他,连忙摇头。

    “爷,咱们快回去吧。”

    贺铮寒失笑,穿好衣裳,摇橹出了荷丛。

    ......

    “王爷,急报。”

    天枢团团转,一见到缓缓靠岸的小船,急急迎了上去。

    贺铮寒拆开信封,眼神急缩。

    姚桐猜到事情严重,“爷,你先忙。”

    当夜,贺铮寒赶回来,歉意的抱了抱姚桐,便点了精兵,连夜赶往漠北草原。

    二十三个草原部族的背叛,突利暴怒欲狂,假借大巫占卜,圈定西南有人不敬长生天,当夜,将最接近北狄,防守最薄弱的瀚朵部屠杀殆尽。

    瀚朵部一万多人口,无论老幼妇孺,无一活口。

    浓重的血腥,弥漫在草原上,引来一群群的饿狼,也让另外二十二个小部族,肝胆欲裂。

    “背叛本汗者,杀。”

    突利阴狠的站在一地尸骨前,亲自将瀚朵部头人的头颅砍了下来,用颅骨做成了酒器。

    “本汗要用这颅骨酒樽,请他们饮酒”

    突利不止将瀚朵部屠尽,连凉州派来的大夫和兵士也杀了个干净。

    “鞭尸,再将这些尸体送到凉州,贺家小儿敢动伸手动本汗的人,就让他知道本汗的怒火。”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