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99章 生辰,一场盛大的繁华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p>夜深,位于草原附近的受降城,星光璀璨。

    大殿里,燃着成百上千支儿臂粗的蜡烛,桌案酒宴,不是大梁王朝一贯的精巧,而是大酒大肉、豪迈粗犷,从气势上就压得这些草原部族上的头领们矮了三分。

    “靖北郡王到。”

    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声,玄衣佩剑的高大男子,大步走了进来。

    “行礼,跪。”

    贺铮寒不喜太监尖细如妇人的嗓音,这担任宣令官的便是军中骁勇的将士。

    各位头领们既然来了这里,那便是决意要改换门庭,从依附突利可汗转到这位靖北郡王门下。当下便按照不久前跟着礼官学会的汉家礼仪,双膝着地,以额触地,行了结结实实的磕头礼。

    “诸位请起。”

    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位看着并不亲切的靖北郡王,竟然起身走了下来,一一将人扶起。

    “须古头人,你今年快七十了吧,起身慢些,莫伤了腿脚。”

    “莫曼头领......”

    ......

    贺铮寒每扶起一人,则叫出他的名字,随意说出的话,句句都说到那人的心坎上,让听的人心生熨帖。

    这些来自草原的汉子,都激动了起来。

    他们部族弱小,族中丁口也少,之前投效突利可汗,可身为狄人大可汗的突利,并未将他们这些人看在眼里,甚至将他们当做低等的仆奴。

    而这位靖北郡王,身为汉人贵胄,手握北地大权,对他们如此尊重,并不是要将他们当做奴仆。

    “长生天降罪,草原上人口牛羊染上疫病,死亡无数。郡王为我们送大夫送药材,是我们草原的大恩人。”年龄最老、声望最重的须古头人,颤巍巍的向贺铮寒行了草原人最重的大礼。

    “今夜有美酒美食,诸位请入座,共饮一杯。”

    盛酒的容器不是精致小巧的酒杯,而是庄重的酒觞,三觞烈酒下肚,草原上的汉子过瘾的吼了声,“贺王爷爽快。”

    贺铮寒陪着喝了三觞,面不红心不跳,手掌稳稳的拍在案上。掌管人口田亩的官员,得了指令,行礼出列。

    “须古部有丁口六万四千三百一十一人,其中男丁三万五千八百九十九人,男丁中十五岁到三十五岁的青壮一万六千七百五十四人。有马七百零六匹,其中健马两百二十匹......”

    “莫曼部......”

    .....

    一串串的数字从他的口中说出,各个部族的丁口青壮、牲畜马匹甚至储存草料等等,都随着这些数字一目了然。

    “靖北郡王,你这是何意”

    各部族的头领们,脸色变幻莫定,有暴脾气的已经拍案而起。

    报告情况的官员说完最后一个部族,和这些不安躁动的头领对视着,接着说:“按照一千比一的比例,派到须古部大夫六十四人,莫曼部.....”

    大夫人数、药材数量、防疫队人手等等数字,让草原上的这些汉子火气全消,傻在了当场。

    “长生天在上,郡王这是解救我们于水火,还不都跪下行礼。”

    不得不说人老成精,年龄最老的须古头人最先反应过来,靖北郡王这是恩威并施啊。

    先将各个部族的情况一丝不错的说了出来,这是震慑,再将救助他们的大夫、药材许诺下来,这是恩赐。

    先用震慑震住他们的肝胆,再用恩德拢住他们的心。

    他们若是知道好歹,这震慑便只是震慑,他们若是三心二意,这震慑就能化成刀刃。

    这位郡王爷,好厉害的手段,长生天在上,幸好,他是个仁慈的人。

    有须古头人领着,旁的人也都多多少少反应了过来,即便个别脑子转的慢的,也被身边人按着跪了下去。

    这次,贺铮寒没有去扶,而是站起身朗声说道:“愿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再没有鲜血。”

    一场宴会,二十三个部族,全都投效了靖北郡王,无一人反悔、动摇。

    当凉州城的大夫们在精兵强将的护卫下,散入草原二十三部族,肆虐草原的瘟疫终于渐渐消弭。

    靖北郡王的宽阔胸怀和靖北郡王妃的善良美好,也传遍了草原。

    而广阔无垠的草原上最凶狠的头狼北狄突利可汗,失去了最外围的护盾,终于体会到了何谓如芒在背,何谓卧榻之侧岂容人酣睡。

    “贺铮寒不除,本汗寝食难安。”

    ......

    解决了草原上的事情,贺铮寒日夜兼程的赶回凉州城。

    时值盛夏,姚桐贪凉,窝在凉亭里,看着锦霞领着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醉霓裳送来的衣裳。

    “这个样式好别致。”

    “这个配色真雅致。”

    “这个料子摸着真舒服。”

    疫病一清,断绝的商道渐渐活跃,尤其是谢怀远手下各个商铺,更是最先起来的。

    十多岁的小姑娘嗓音脆嫩,姚桐含笑听着,拈了块雪白的新鲜菱角,满嘴鲜甜。

    “锦霞,从那批细棉布里选些鲜亮的颜色,给她们一人一匹,裁件衣裳穿。”姚桐嚼着菱角,含笑说道。

    小丫头们都欢呼了起来。

    “夫人,夫人。”

    外边传信的丫鬟跑着进来,“门房传来消息,王爷回来了。”

    姚桐站了起来。

    贺铮寒一进城,直奔内室而来。

    小别重逢,思念如水沸腾,姚桐扑进来人怀里,“你回来了。”

    贺铮寒强劲的手臂紧紧抱着想了许久的人,埋在她的颈窝,嗅着她一身清甜,“想我了吗”

    姚桐垫脚直接吻上他的唇,“你猜。”

    他的胸腔里响起一阵闷闷的笑声,震得她浑身发麻。

    贺铮寒很快反客为主,一手按在她后脑,一手抱着她,吮吸咬噬。姚桐昏昏乎乎的随着他动作,晕晕乎乎的被他抱着进了浴室。

    “阿桐,你真香。”

    冲去一身汗尘,贺铮寒埋头在她雪白馥郁之处,与她亲密无间的缠在一起,劲挺的身躯蕴着的力道呼之欲出。

    “嗯......”

    声音一出,姚桐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声音什么时候这么甜腻了。

    “想不想爷”

    姚桐被他的动作、声息磨得喘不上气了,终于忍不住,呢喃出声:“想,想。”

    贺铮寒满意了。

    “爷也想你,想死了的想。”

    ......

    当一切风平浪静,丫鬟进来清理,见到这一地飞溅的水,尤其是外间那一席长长的湘妃竹席上汪出的水渍,齐齐红了脸。

    内室里,姚桐躺在床上,累得手指都懒得抬。

    贺铮寒拿着毛巾给她擦着乌发上的水,动作笨拙而怜爱。

    “别睡,头发还没干。”

    姚桐低低哼着应了,眼皮还是黏在一起,她被折腾的一遍又一遍,现在身子还是酥软的,实在不想动。

    “别懒。”

    身子忽的一轻,姚桐惊的睁开了眼睛。

    贺铮寒一笑,俊朗的眉眼带些了邪意,将她抱坐了起来,各披了纱质寝袍。让人在内院那架葡萄下,放了架美人榻,抱着她坐了过去。

    密密的葡萄叶遮住了阳光,熏暖的风带走发上的水汽,姚桐窝在他怀里,眯着眼,舒服的脚趾都翘了起来。

    “唔......”

    额头忽的一疼,姚桐委屈的睁开眼睛。

    贺铮寒气定神闲的收回弹了个脑嘣儿的手指,俊脸压向她:“爷说了什么嗯”

    刚才她迷糊的香甜,似乎一直有个声音嗡嗡嗡的,可都说了什么,她一个字都没在意。

    “没听到”

    姚桐老实的摇头,水汪汪的眼睛里带着讨好的笑。

    “大后天是什么日子”

    姚桐默默算着,眼神无辜,她真的不知道。

    听得一声叹息,额头上被他揉了一把,“那么重要的日子,你都不记得了。”

    “阿桐,你的生辰啊。”

    ......

    这场生辰,贺铮寒给姚桐一场盛大庆贺。

    新建的寺院,由他亲自题名为慈恩寺。

    “阿桐,你真美。”

    头戴五凤冠,身穿红色纱罗大袖衫,胸前垂下两条深青色霞帔,饰织金云霞凤纹,用金坠子坠着。腰系大带,两组青玉佩压裙,这一身装扮繁复庄重。

    这是郡王正妃的大礼服。

    五凤冠上有只华丽的凤凰,每只凤嘴里衔着一串长珠串,另有金簪一对,金珠宝佃花一对,端的是耀人眼目。却也极为沉重。

    姚桐将手放在贺铮寒伸来的手心,用宽大的袍袖遮掩了过去,她随着他一步步走上马车。

    慈恩寺外的空地上围着无数的民众,当这辆代表着靖北郡王的马车到来,一身郡王礼服的贺铮寒先下了马车,伸手,扶出他的王妃,民众忽的激动的躁动了起来。

    “看啊,是姚夫人,我就说她是贵人,瞧瞧,王爷亲自扶了她出来。”

    “对啊,对啊。那些流言都是胡说八道。”

    “翟衣凤冠,这是郡王妃的诰命服,咱们这位王爷真的栽了。”

    “身为姚敦的女儿,在那种情势下入了王府,竟然能坐上王妃宝座,这位姚夫人,真是手段了得。”

    ......  . 首发

    不同身份的人窃窃私语着不同的话,姚桐听不到也不在乎,她满心满眼里只有眼前挺拔高大的男人。

    她随着他走动,一步步虽然沉重,却像踩在云端。

    今日之后,姚桐的身份再无人敢置喙,最起码在凉州城没人敢不要命的胡说。

    直到靖北郡王这对金尊玉贵的夫妇,身影彻底没入慈恩寺,一盘盘提前备好的炮竹炸响,噼里啪啦的热闹。

    “九爷,您的手受伤了。”

    喧天的欢闹中,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却有一个角落冷冷清清,一个锦袍冠带的男子,硬生生在这喧闹的天地中,站出了一处冷寂。

    旁的地方再拥挤,也没人敢挤进这里,护卫在男子身周的一圈人,冷森森的,像是夺命的阎王手下的无常。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