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85章 跟我走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p>这是遇刺之事后,宁国长公主第一次公开露面,也是贺铮寒来到临都后,第一次见到她。

    她站在一众装扮华丽的命妇中,穿着道袍,挽着道髻,明明正值锦绣年华,却含着无尽的忧伤。

    血液激流奔涌,贺铮寒用力捏着手里的酒杯,神色莫名。

    “太后姑母,你快看,柔徽姐姐都要哭了。”人群中传出嗤的笑声,一个生得极美的小姑娘,指着宁国长公主,打趣的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柔徽姐姐,是想要嫁给靖北郡王吗”

    这些年,变故太多,皇室南渡,死伤惨重。以至于临都皇宫里,知晓贺铮寒与宁国长公主往事的人寥寥无几。

    而这个开口的小姑娘,是太后娘家侄女,一向得太后宠爱,经常进宫。有时太后和身边人抱怨,也不避开她,她就知道了姑母不喜欢宁国长公主。

    自家姑母不喜欢的人,她当然也讨厌。平时宁国长公主行事低调,她想找茬都不好找。偏偏今天,她一个出家之人,竟然当众向靖北郡王抛媚眼,真是不要脸。

    她气恼不已,脑子一热,当着皇帝众臣的面,说出这让宁国长公主没脸的话。

    这话,状似天真,实则极为阴毒。

    宁国长公主脸上的红晕变成煞白,纤瘦的身子摇摇欲坠,“承恩公府的六小姐,何必苦苦相逼”

    话未说完,泪如雨下,对着小皇帝行了礼,匆匆进了内殿。

    “哎,你回来......”太后的嫡亲侄女,承恩公府的六小姐,慌了神。宁国长公主有多难缠,她可是没少听太后姑母说,怎么会让她一句话,哭着就跑了。

    “皇姐。”小皇帝狠狠剜了眼罪魁祸首,“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谁让你多嘴多舌了,赶紧下去。”

    承恩公府六小姐,心里拿小皇帝当做表弟,结果他毫不留情冷冷斥责,委屈的立马红了眼眶。

    受不了这股委屈劲,她又偷偷瞄靖北郡王。

    “承恩公府好家教,养出的女儿,好一张刁钻利嘴。”

    放在心尖尖上的男子,毫不留情的嫌弃,她再受不了,哭着跑了出去。

    太后怒火上涌,触到贺铮寒冷厉如刀的眼神,手脚发凉,生生的将气憋在心里。

    匆匆点了点头,带着一群命妇回了内殿。

    好好一场庆功宴,不欢而散。

    ......

    第二日,贺铮寒又一次站在了长公主府邸面前,这一次,他踏进了门。

    “郡王,公主在湖心亭。”

    贺铮寒随着引路丫鬟走去,走到水边,顿住了脚。眼前的活水、水中长廊、湖心凉亭,都太熟悉了,除了小了些,和当年长安皇宫里的几乎一模一样。

    他知道她喜水。

    当年他为了她这个喜好,硬是下了大工夫,打通了工部尚书的路子,在工部待了三个多月,学习引水修亭。

    终于,成功的引了一汪活水进她的宫殿,依着她的喜好,水中遍植白莲,在水中建长廊。夏季一到,白莲盛开,沿着长廊,站在莲丛中,清风徐来,荷香袅袅,神清气爽,酷暑全消。

    走动时,脚下水廊发出一阵阵响声,贺铮寒似沉浸在记忆深处,对这些刺耳的声音,充耳不闻。

    终于走到尽头,贺铮寒似忽然回了神。

    望着眼前女子,他记忆中那个单纯善良的少女,忽然模糊了。

    “寒哥哥。”她还是一身道袍,一开口就掉泪,拿手捂着脸,哽咽开口:“我不敢见你,我怕你见了我失望......”

    愧疚一下子扑来,贺铮寒心如刀割,他刚才怎么能那么想,这些年徽儿经历了什么,受了多少苦,她当然不会再是当年那个不识人间疾苦的小公主。

    “徽儿,是我无能,没能护住你。”嘶哑的嗓音,带着无边无际的悔痛。

    “是我命苦......”宁国长公主小小的面孔埋在手掌下,半蹲着,哭得肩膀一抽一抽。

    贺铮寒解了身上的外袍,披在她身上,“这里风大,别受了寒。”

    身上一暖,宁国长公主抬手捏住袍角,将这件还带着他体温的袍子,更严实的裹在身上。那张沾满泪痕的脸庞也抬了起来,落在了他眼里。

    “寒哥哥,有你在,我就安心了。”

    带泪的脸庞,全是信赖。

    “徽儿。”贺铮寒哑着嗓子唤她,“我带你离开这里。你想过什么日子,就过什么样的日子。”

    他见她呆呆的,像是不明白他的话,英俊的面庞上起笑容,“好不好”

    这是第二次,他说带她离开。

    宁国长公主心口剧烈起伏,却又一次在他灼灼期盼的眼神下,低下了头。

    贺铮寒眼中火热冷了下去,理智迅速回笼,脑海里忽的跳出姚桐的脸,他心慌意乱起来。仿佛那双秋水明眸就在看着自己,讥嘲的,失望的,冷冷的。

    这种想象,让他浑身紧张,掌心里沁出的汗水黏黏的。贺铮寒眉头紧皱,为这无稽的想法。他怎么会害怕他怕什么

    吁了口气,硬生生压下胸中翻腾的思绪,想要将她从脑海里驱离。

    “寒哥哥,你再给我点时间,有些事情我必须做。”宁国长公主抬头,见他拧着眉,锐利的眼神凝着远方,以为是生了自己的气,语气更加软了。

    “我是父皇的女儿,是大梁的长公主,有些责任我必须要挑起来。”她抽噎着软语,“寒哥哥,对不起,我不能自私的一走了之。”

    她明确的拒绝了。

    贺铮寒最先感觉到的不是失望沮丧,而是松了口气,哪怕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可他紧绷的肩头,在这一瞬间放松了下来。

    “徽儿,你要什么”

    伴随着这放松,一股浓重的愧疚塞满胸腔,这一刻,无论她提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

    “太后不喜我......”宁国长公主露出惧怕的神色,“那次刺杀我的匪徒,就是她指使的。除了那次,还有很多,我念经打坐的庵堂,突然游进了条毒蛇,是南边才有的竹叶青。”

    “寒哥哥,我能躲过一次、两次、三次,可我不知道能不能永远这么幸运,只要有一次躲不过去,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她哭出了声。

    贺铮寒墨黑的眼睛凛冽,他知道了她要什么,“徽儿,你是先帝的嫡长公主,尊贵荣耀,属于你的东西,我会替你夺回来。”

    宁国长公主眼睛亮起,她就知道,她想要的,寒哥哥都会给她。

    “寒哥哥,你在临都的人手,都能让我用吗”她和关和打了这么久交道,知道他在临都暗里有诸多人手,关和是个老狐狸,只肯替她办事,不肯让她亲自掌握那些力量。

    贺铮寒缓缓点头。

    “寒哥哥,你对我真好。”

    贺铮寒扶住她踉跄不稳差点摔过来的身子,身体先与理智的拉开一段距离。

    拒绝了她共进午膳的提议,走出了长公主府。

    暖暖的太阳一晒,渗进骨子里的水汽消散,他闭了闭眼,脑中那张宜喜宜嗔、鲜活温暖的面孔更加的清晰灵动。

    许久没有她的消息了,真想立刻见到她。

    “天枢,将临都的人手都调出来,交给宁国。”

    徽儿想要的他给她,他就能安心的回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