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82章 终于入了他的心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p>“在......沈璟手里.....”眼见世子爷眼神更冷了,天枢差点咬了舌头,连忙解释,“沈四少随着粮车一路过来,送来了大批冬衣......”

    真不怪他说话不利索,实在是太欢喜了。这些日子,气温骤降,鹅毛大雪下个不停,预备下的冬衣不够用,每日都有冻伤甚至冻死的将士。

    而大名府那边短时间内也做不出这么多的冬衣,再说这雪下的太大,积得厚厚的,路上难行,能保证粮道畅通,他们就知足了。

    所以,天枢才会在见到沈璟送来的大批冬衣,如此激动。

    “冬衣”

    贺铮寒一听到这话,掀起帘子大步就出去了。

    “四少,快醒醒,世子爷来了。”

    议事帐里,大大的铜盆里燃着厚长的劈柴,火焰熊熊,沈璟团坐在旁边,睡得一塌糊涂,还打着小呼噜。

    他正睡得美,忽然一声高叫,一个激灵,身子本能一颤。为了取暖,他就坐在火旁,这一动,一脚踢进了炭盆。

    “哎呦。”沈璟抱着脚跳了起来,“你小人扯个破锣嗓子吼什么少爷的脚哟。”

    还是如此的没有正行,贺铮寒睃着跳来跳去的少年,咳了声。

    沈璟这才看到他,吸了口气,抬脚迎了上去,“世子。”

    走得近了,饶是他皮肤不白,眼下那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还是极为惹眼。

    他弯腰从靴页里掏出一张纸,打开铺平,笑嘻嘻的递给贺铮寒:“这是这批冬衣的数量统计,请世子爷过目。”

    贺铮寒接了过去,看到上面的数字,深眸微微眯起,“五万套。”

    “这是第一批,后面的还在紧急赶制。”沈璟回答道。

    “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以贺铮寒的身份,他许下的人情,意味着飞黄腾达、滔天富贵。

    沈璟有些可惜的吸了口气,“世子,虽然是我送来的,可这批棉衣是姚夫人备的。”

    “这是夫人给世子的书信。”沈璟见他目露惊异,一笑,从包裹里拿出信奉,双手递了过去。

    “这些冬衣只有三个号码,分发的时候有些要注意的事情,沈璟需要走一趟,先告退了。”

    贺铮寒点了点头,待他离开,迫不及待的拆了信。

    熟悉的秀丽字体,抚平了他满腔焦躁。

    信并不长,先是问了一连串他的情况,接着娓娓说了她一切都好,让他不必挂心。

    而看到最后,贺铮寒乌黑的瞳仁漫上暖色,视线凝视良久,捏着信纸的手微微攥紧,原来他的生辰她一直记在心里,选他最需要的冬衣,作为贺礼。

    “噼啪。”

    劈柴燃烧发出炸裂的声响,红红的火光,柔和了他面上的冷峻,眼神温软的不可思议。

    原来,被人全心全意的放在心上是这种感觉,像是浸泡在温水中的暖,控制不住的想笑。

    这种感觉他不熟悉,甚至称得上陌生,可难得的让人满足。

    他的人生本来只有两段,弱小的和强大的,作为质子的那些年,是他痛恨的弱小和任人鱼肉。上了战场,一场接着一场仗,他终于从自保一路到手握重兵,直至无坚可催。

    可这种时候,有人说心疼他。

    “阿桐。”沙哑的声音低低的,掩不住的愉悦。

    那股子暖流在体内横冲直撞,心口热热涨涨的,贺铮寒将这封信仔细的折叠,放在贴身的衣袋里。

    她亲笔写的信紧贴着他的皮肉,她巧笑倩兮的脸庞也终于进了他的心,思念若狂。

    ......

    大年初一。

    冀王府开祠堂祭祖,冀王和冀王妃身着庄重的祭服,领着阖族男女,入祠堂祭拜。

    这种场合,是最能体现身份地位的时候。

    姚桐被隔绝在外。

    这之后,有些人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

    “混账东西,胡乱说些什么。”锦霞从膳房回来,听到走廊转角处两个婆子嚼舌头,说得极为难听,气得脸都青了,当场发作。

    婆子们虽然私底下议论,但被锦霞当场抓住,也不敢反驳,讪讪的垂了头。

    在锦霞走远后,才敢小声嘀咕,“耍什么威风,她那主子能不能飞上枝头还不一定呢。”

    锦霞气冲冲的回去,进屋子时,再三控制,才勉强没在姚桐面前流露。

    “夫人,你都写了一上午了,歇一歇用午膳吧。”

    姚桐恰好写完,放下笔,揉了揉手腕,抬眼一笑:“一眨眼,就过了一上午,我都没感觉到。”

    她一动,额上的宝石链子流水似的晃动,娇美难言。

    锦霞却眼一酸,急忙低下头,夫人额上到底还是落下了疤。

    “你眼睛怎么红红的”

    姚桐洗了手,将膳盒里的饭菜一一放好,让锦霞端几道菜在下面吃,注意到她眼角泛红,开口询问。

    “没......哦,这不到春天了吗大名府春天风沙大,这是让风迷了眼了......”锦霞边说边拿帕子擦眼,示意她没有说谎。

    “一晃眼都过了冬了。”姚桐有些出神,筷子随意的拨弄着碟盘里的饭菜,并没有多少食欲。

    随着贺铮寒出征的时间越长,她在府里也越来越没有存在感。

    冀王太妃过了年生了一场病,大夫说天气太冷了,她上了年龄,受不住才病的。冀王是个孝子,劝了又劝,终于说动太妃去了温泉庄子过冬。

    太妃一走,姚桐松了一口气,毕竟谁天天绷紧神经,也要累的。

    冀王妃对她一向淡淡的,太妃一走,她也不会整日照看她了,就将她晾在了这里。虽然一应吃穿用度不变,可冀王府的下人们都长着双利眼,都知道她快不得势了,说话做事有些就慢怠了起来。

    “奴婢听说世子爷又打了胜仗,想来过不了多久,就要凯旋而归了。”

    姚桐想到施姑姑信上递来的消息,轻轻蹙起眉,拔野古部的羊群发了疫病,死了很多。若这疫病大范围传播起来,整个草原都避不开,羊群是北狄的命脉,这场战事应该持续不了多久了。

    她怕的是这疫病会不会传到人身上

    ......

    “末将无能,让突利逃了。”

    贺铮寒看着一地尸骨,浓黑的眉深深皱起,闭了闭眼,压下凛冽杀意。突利的铁骑将这片繁华富丽的土地践踏成一地狼烟,却安然撤走,此恨难消。

    “突利不是庸碌之人,拼死突围,你拦不住他,起来吧。”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这场持续了一个冬天的战场,以突利仓皇逃窜结束。然而,贺铮寒心里并没有多少欢喜,没有留下突利的命,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心慌。

    “世子爷,河东道节度使霍大人设宴庆贺大胜,请爷赏光。”

    贺铮寒没有多大兴趣,他只想尽快回到大名府,去见他思念了多日的人。

    “爷,霍大人亲自来了。”

    不想,霍讯如此执着,到底是河东道节度使,贺铮寒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只得压下一腔思绪,先去见了他。

    霍讯这人虽然不能打仗,但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使出诸多手段,硬是让贺铮寒待了好几日。

    等到终于应酬完了河东道一干官员,贺铮寒刚要启程,临都皇宫里的人也到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