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81章 等着她的信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p>奶嬷嬷擦着眼泪,上天还是眷顾公主的。

    西羌死掉的那个可汗,对公主极为痴迷,若不计较他蛮夷的卑贱地位,他对公主不可谓不好。

    可是,有一次公主生病烧糊涂了,不慎叫出了贺世子的名字,落入了他的耳里。

    那蛮夷勃然大怒,当场砍杀了公主身边的贴身丫鬟,不顾公主正在病中,狠狠折腾了她一场。

    奶嬷嬷想起往事,止不住的后怕。当时她也险些成为刀下亡魂,是奄奄一息的公主保下了自己。

    公主病中受辱,病势加重,那蛮夷痛悔不已,召来族中大巫,日夜守护,直至公主病愈。

    公主本就待他冷淡,病愈后,越发不待见他。这彻底激怒了那蛮夷,竟用那种法子折辱公主。

    西羌白龙雪山上生有一种草,三年潜埋在地下,在第四个夏季到来,迅速破土而出,开出血似的红花。

    这花只开一天,必须赶在太阳落山前采下,装在玉盒里。

    这种红花的汁水,浓稠似血,一旦沾染,极难清洗,却是羌人眼里的圣物。

    而那蛮夷让大巫用这汁水又添了其他的秘药,配成了能渗入肌肤的妖红之色。

    配成之后,不顾公主的哭喊乞求,将这妖红涂在公主腰腿之上,绘成西羌的图腾。

    公主曾经在水里泡了一天,皮肤都皱了,可那渗入肌肤的妖红,不仅未褪色,反而越发鲜亮。

    公主痛哭失声,恨不能不要这幅脏污了的身子。

    后来,纵使那杀千刀的蛮夷死了,公主身上的痕迹还在,每每脱下衣服,看到那屈辱的妖红,都情绪失控。

    好多次,都拿刀戳刺,恨不能剥了皮。

    每次,她都拼死夺下刀,主仆抱头痛哭。

    也是因为这个,公主绝不肯见贺世子一面。

    现在终于好了,葛神医配的药能消了这妖红图腾,这痕迹一消,公主的心病也就好了。

    奶嬷嬷喜极而泣,背过身擦了泪,笑着说:“公主终于想开了,贺世子要是知道公主肯见他,指不定多开心呢。”

    宁国长公主水眸带笑,双颊羞红,“嬷嬷,那日我没有见他,不知道寒哥哥生没生我的气”

    奶嬷嬷见她拿起道袍披在身上,连忙从衣架上拿出一套精美的宫装,“哎呦我的公主,贺世子对你什么样,你还不知道。那是怎么心疼都疼不够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眼下到了年根,宫里处处喜庆,皇上越来越依赖公主了,特意说了,这些天,让公主穿宫装。”奶嬷嬷比划着繁丽鲜亮的宫装,杏黄色织锦缎裁的,尤其衬肤色,凝脂一样的白。比那老气素淡的道袍,好看太多了。

    精致漂亮的衣裳,宁国长公主也喜欢,然再喜欢,她也只看了一眼,仍然穿上了道袍。

    “那个女人还在,她毕竟是皇弟的生母,母子血缘,我这个姐姐暂时还动不了。”宁国长公主柔美的眉目间染上森冷,虽然宫里得了小皇帝的濡慕,朝里有太傅的支持,更借着祈雨名声大显。

    可是还不够,她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和太后对抗。对付敌人,宁国长公主最擅长一击毙命,在等待最好的时机到来之前,她可以长久的忍耐。

    “公主,这是小祥子默出来的折子。”

    宁国长公主穿戴整齐,一回到厅堂,早已候着的女官,弯腰递上一沓纸。小祥子是她送到小皇帝身边的小内侍,十五六岁,眉清目秀,有着超脱年龄的沉稳,小皇帝很喜欢他。

    端茶倒水、磨墨铺纸这些事,小皇帝喜欢让他做,比旁人合心意。而这个闷嘴葫芦一样的小祥子,天赋异禀,过目不忘,只要趁着侍候小皇帝的功夫,瞅一眼折子,就能将上面的内容默写下来。

    有了他,宁国长公主的消息才会越发灵通,不出府门就能知道无数事情。

    而这等好用的人手,是寒哥哥为她寻来的。

    宁国长公主一页页的看着,唇角翘起,嬷嬷说得对,寒哥哥真的心疼她,他在临都的势力和人手,自己可以任意调用。

    越是接触权力,越是痴迷,宁国长公主新潮澎湃,等她彻底铲除了太后那个浅薄的女人,取而代之。到时候,坐在皇帝身后发号施令的就会变成自己,她就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到了那时,她和寒哥哥之间,再无阻碍。

    遥想的场景十分美好,宁国长公主脸上的笑容也越深。

    直到看到冀王府的折子,她脸上的笑一点点变冷。

    “请封世子妃糊涂东西,这折子他定是抄错了。”

    宁国长公主一把摔了手里的纸。

    她生气之下,气势冰冷,连奶嬷嬷都不敢在这种时候说话。

    她转来转去,踱了两个来回,拿起那纸,沉默的看着,“姚桐”

    喃喃念了这个名字,脊背一寒,全身窜起一股敌意,这是来自女人的直觉。

    这个女人,越来越让她感觉到威胁。

    “给小祥子带个话,压下这封折子。”

    ..............

    河东道行营。

    贺铮寒麾下大军骁勇善战,两场大战,挫了狄人膨胀的锐气,救下了沧州。又连番追击,将狄人赶出了河北道,战线直接推进到了河东道。

    狄人早已攻陷了河东道数个州府,而云州府拼死抵抗,城破后全城被屠的惨状,吓坏了其他的州府,一见不敌,纷纷开城门降了。

    这些降了的州府,没有经过多日守城,城中的粮食还都充足。

    狄人有了这些粮草,后备充足,北狄统帅突利可汗,见了这繁华膏腴之地,心生贪婪,和贺铮寒打起了持久战。

    而大雪连降了四日,酷寒难当,自前些日子一场正面遭遇战,双方互有伤亡,这几日天气太冷,军士冻伤严重,便都扎紧了营盘,除了小规模的袭扰,没有再打硬碰硬的仗。

    “今日可有书信”

    贺铮寒裹着一股冷气入帐,周身萦绕百战沙场的血气。

    天枢摇了摇头,“或许是天气太冷了,传信兵在路上耽搁了。”

    “嗯。”

    淡淡一声鼻音,他脸色依然冷峻,看不出有何变化,但天枢还是从他眼神中看到了失望。

    算算时间,大名府那边是有段日子没有传信过来了,难怪爷主动开口询问。

    天枢汇报了情报,识趣的退了出去,他可是感觉到了世子爷发出的冷气越来越冷。

    贺铮寒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抽出那封已翻出了毛边的书信,低低一笑:“小骗子。”

    说要在他生辰时送上礼物,他生辰都过了好几天了,连封信都没收到。

    又将早已了然于心的信看了一遍,深眸凝在最后那几行字,冷峻的面容起若有似无的笑,“爷也想你。”

    “世子爷,大名府来人了。”天枢一脸喜色的冲了进来,触及自家主子冷冷的眼神,被狂喜冲晕的脑袋清醒了下来,“信也到了,夫人的信”

    “拿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