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77章 她伤了,孙儿心疼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p>贺铮寒横了眼嗓门极大的丫头,这一眼看得锦霞心惊肉跳,直到高大的身子消失在屋里,她才捏着汗站起来,快步去找大夫。

    锦被微微隆起一道曼妙的弧度,只能看到露在外边的一头乌鸦鸦的黑发。

    姚桐躲在被子里,听着脚步声越来越大,紧张的攥着被角。

    脚步声停了下来,她听到一声长叹。

    “阿桐,让我看看。”

    贺铮寒盯着被子,尽量温柔的劝哄。

    “不要,太丑了。”闷闷的声音。

    被褥微微一陷,贺铮寒索性坐在了床沿,“阿桐,我就在这儿等着。”

    他铁了心要看。

    被子里空气流通不畅,待久了闷的难受,姚桐本以为他一会儿就走了,哪想到他坐在这里打起了持久战。

    她一急不小心戳到了额头伤口,轻轻嘶了声。

    “阿桐”

    姚桐立马咬住了唇,将那声痛呼憋了下去,“闷得难受。”

    深眸闪过几道厉芒,几乎将那条锦被盯穿,低沉的嗓音里多了几分压迫,“我数三声,要么你出来,要么爷揭了你的被子。”

    “不要你看。”姚桐又疼又闷,他又一味咄咄逼人,一股火腾的窜了上来,“你为什么总是要逼我”

    姚桐伤势稳定了,施仁亭老先生趁空回了家,王府里日夜都有大夫值守,不会出什么意外。

    锦霞急慌慌的去请了大夫,刚回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夫人焦躁不耐的声音,脚下一滑,差点摔了。

    “这......姑娘先去通传。”大夫眼角一抽,连忙退远了些。

    “一......二......”

    贺铮寒没有着恼,嗓音平平的数了三声,手掌抓起锦被,“阿桐,松手。”

    姚桐再用力攥着,这点力气也无法和他相比,被子轻飘飘的被他抽走了。

    “别再闹了。”

    见她忽然转身背对着自己,贺铮寒低叹一声,一手扳着肩头,一手环着腰,迫着她面对面。

    这种霸道的行径,姚桐愤怒不已,先砸了他一拳,结果他胸膛太硬,反而让她手发疼。

    抬头怒视他,“要看什么都给你看”

    一双杏眸漾满泪水,衬得黑眼珠更大,怒气冲冲的看着他,看得他心头一荡。

    “别动。”

    这个姿势,他将她半圈在怀里,一开口,低沉醇厚的嗓音似乎缠绵在耳畔。

    贺铮寒抽出条干净的白纱,小心的擦着她伤口冒出的血,动作格外的温柔。

    这点伤口若放在他自己身上,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可在她身上,他觉得不可忍受。

    白纱上的殷红,是她的血。

    贺铮寒手上的动作越发轻柔,薄唇紧抿,整个人都绷了起来。

    姚桐本是倔强的盯着他,像个浑身是刺的刺猬,时刻准备着和他硬碰硬。可触到他眼中不加掩饰的心疼,被磨的越来越硬的心一下子掉进了醋坛子似的,酸酸胀胀。

    眼前一片模糊,不知不觉眼泪扑簌簌的滚落。

    “弄疼你了吗”贺铮寒急忙停下,懊恼的开口。

    姚桐忽然觉得委屈,这种情绪她许久许久不曾有过了。

    可在这一刻,潮水般汹涌澎湃而来,铺天盖地的将她淹没。

    人一委屈了,这眼泪就像决堤的水,堵都堵不住。

    衣袖都被浸透了,手臂上湿漉漉的,贺铮寒僵在了那里,仿似浸了滚油,滚热的烫,动都不敢动一下。

    “我让施仁亭想办法,无论用什么药,都不许留下伤疤,你放心。”他以为姚桐是为了额上的伤才哭得这么伤心,绞尽脑汁的安慰她。

    可似乎没有效果,她索性下巴趴在他肩头,哭得抽噎。

    “就算真留了疤......”贺铮寒抱紧她,剑眉深蹙,满眼心疼,“也损不了阿桐容色。”

    “是吗”姚桐被他笃定的语气感染,虽然不是为这条伤口哭的,可哪个女人不爱美,不喜欢听她喜欢的男人的蜜语甜言,一开口,哭过的嗓子哽咽的厉害。

    他毫不犹豫的点头。

    姚桐止不住笑了起来,眼睛红红的,又哭又笑,额头还带着伤,看着很是狼狈。

    可贺铮寒像是毫无察觉,点头的干脆利落。

    “爷眼里,阿桐颜色无人可及。”

    他这句话脱口而出,干脆利落,出自肺腑。

    姚桐像是喝了一勺蜜,甜进了心底,连额上的伤口都不疼了。

    “爷就会说甜言蜜语来哄我。”

    她红着眼笑靥如花,贺铮寒心口激荡,情不自禁的吻上她的眼睛,怜爱的舔掉挂在眼睫上的泪珠。

    这个落在眼上的吻,毫无欲色,轻轻一触就结束了。姚桐的呼吸却停了一瞬,脑海里像是炸开了烟花,周身血液激荡上涌,脸上红润欲滴。

    她抬手轻轻抚上狂跳的心口,就在刚刚那一瞬间,这里绽开了一朵花。

    贺铮寒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口却没发出声音,横在她腰里的手臂蓦然收紧,两人贴得极近,能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一个有力如鼓点,一个雀跃如鹿撞。

    咚咚咚,咚咚咚,跳着跳着,合到了一起。

    这种感觉像是醉了的熏然,让人沉醉。

    不知过了多久,贺铮寒不妨摸到了她的额头,手上一凉,悚然一惊,记起她额头伤口还没包扎。

    “大夫”

    候在外面的锦霞忙应了声,领着等了许久的大夫进了屋子。

    ......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姚桐虽然侥幸没有断了骨头,可腿脚上到底受了伤,不能走路,只能慢慢养着。

    身处高位,手握重兵,贺铮寒其实很忙,有无数的要事等着他决断。可军机重事如此繁忙,他每日都要抽出时间来陪姚桐。

    两人也不做什么,只是说说话,一块吃个饭。甚至有时候他太忙了,进来看她一眼,和她说两句就走了。

    姚桐却觉得很满足,她那颗一直起起伏伏的心终于能落地了。

    沉浸在爱情中的女人气色好的惊人,甜蜜漾在眼角眉梢,遮掩不住。

    孙琼华出嫁当日,冀王太妃犯了心绞痛,躺在床上起不来,指名要见姚桐。

    “太妃,请喝药。”

    姚桐额上覆着条二指宽的宝石抹额,不仅将那条伤疤遮得严严实实,更为她娇美的容貌增添风情。

    冀王太妃看着她眼横秋波、肌肤粉润,分明就是受尽宠爱的人才有的,想起苦命的侄孙女,不由眼中带了怨饿憎,挥手打翻了她手上的药碗。

    “跪下。”

    姚桐知道冀王太妃不喜自己,自己也早将她得罪狠了,一声都没有辩白,干脆的跪了下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冀王太妃仿佛忘了她这个人,她不发话,姚桐就得一直跪着。

    而她的腿脚还没有好利落,在这冰冷的砖石上跪得久了,不仅疼痛难忍,恐怕还会落下病根。

    “太妃,门上传来消息,世子快回来了。”

    冀王太妃这才像是想起了她,一脸厌恶的开口:“起来吧。”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换身新衣裳,送她回去。”

    在姚桐出去的时候,高声吩咐:“去请世子过来,今儿的事老婆子亲自和他说,省得再让些贱蹄子挑拨了我们祖孙的感情。”

    贺铮寒来得极快,姚桐离开瑞萱堂不久,他卷着一阵风过来了。

    “祖母。”俊面覆霜,声音沉沉。

    冀王太妃气得哆嗦,“寒哥儿,你有出息了,给你的老祖母脸子瞧。”

    贺铮寒不为所动,深黑暗眸盯着她,“以后祖母要是心情不好了,要打要骂只管找孙儿,孙儿皮糙肉厚,经得住。阿桐娇弱,不要再为难她,她伤了,孙儿心疼。”

    “你......混账”冀王太妃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这个孙子就能说出这种不给她留脸面的话,气得心口一阵绞痛。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