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68章 暴怒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p>“夫人,你回来了。”

    丫鬟急忙迎出来,见她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提着一口气禀报:“世子爷遣人过来,要夫人去书房一趟。”

    朝廷派来的使者正在前院,人多事多,急需人手。那个报信的小厮传了信,便匆匆走了。

    姚桐往常也常去书房,便自己去了。

    看管书房的人手也调了一大半,只余几个洒扫仆人,书房里,只有她一个人。

    乍然得知那位宁国公主的存在,她心气乱,看不进书。白坐着又更难熬,便整理书架上散乱的书籍。

    一本本分类理好,渐渐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直到理到最后一排,这排书架平日极少动,只有一本书歪斜着。她抽出一看,是李义山的诗集,封皮有些皱,显然有人常常翻阅。

    她微微一笑,想不到贺铮寒喜欢看,缠绵绮丽的李义山,和他怎么看怎么不搭。

    将书整理好,却怎么也放不进书架,里面有东西挡着。

    她伸手摸了摸,冷冷硬硬的触感,使劲一拽,拽出一个长匣。

    匣子是用陈年紫檀木雕琢,精巧雅致。拿到光亮一看,匣子上竟然嵌着一枚红玉雕成的红豆,红艳艳的玲珑可爱。

    心口一突。

    她本想立刻将这匣子放回去,却又忍不住猜测这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毕竟红豆的寓意是那么的直白。

    匣子没有锁,只要轻轻一开,就能知道里面有什么。

    可最后一刻,她终于抑住了抓心挠肝的好奇,将匣子放回了原处。

    走几步,放好匣子。简单几个动作,似耗费极大力气,让她长呼一口气。

    人人都有**,不该看的她不会偷窥。

    虽然忍住了没看,可心里还是像猫儿抓一样,她再没了整理书架的心情,又久久等不到贺铮寒。天色也暗了下来,廊下的灯笼一盏一盏亮起。

    她不再等了,起身离开了书房。

    回到卧房,和衣躺在床上,姚桐揉着微微发疼的太阳穴,心气躁。

    脑子里一时回荡着沈璟说的话,原来贺铮寒这么急着扫平西北,是为了将宁国公主迎回临都。一时又是那个嵌着红豆的匣子。

    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

    相思,思的是谁里面又是什么

    胡思乱想了片刻,越想心中越燥郁。姚桐呼的坐了起来,她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眼下的情绪十分不对。

    必须要通过别的事情,将这种情绪排解了出去。

    “来人,抬热水进来。”

    骑马来回了两趟,又在书房理了书,虽然已入秋,暑热已消,可身上还是出了汗,这会不舒服起来。

    热水很快送了过来。

    浴房是她画了图,让人重新改造的,空间大了一倍。浴桶是特制的,不是通常的圆形,而是不规则的椭圆形,里面有坡度,可以坐着,也可以躺平。

    姚桐靠坐在桶沿,一头清洗过了的长发披在背后,她发量多,又沾了水,湿漉漉的有些发沉,便拨到了两肩,横在胸乳上面。

    热水浸到胸口,长发在水中漂了起来,掩映着浑圆的乳若隐若现。

    她整个人泡在热水里,暖洋洋的,这种温暖抚平了内心的燥闷,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她昏昏欲睡时,外面忽然传来“砰”的一声,房门似乎被人一把推开。

    “世子爷,夫人在浴房里,奴婢先去禀报......”丫鬟的声音随之响起,能听出惊慌。

    姚桐睁开了眼睛。

    一阵脚步声响,贺铮寒闯了进来。

    袅袅水汽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从他的动作能看出他挟着怒气而来。

    “爷”

    双手环胸,身子往水里沉了沉,只露出一段修长脖颈,姚桐扬声唤他。

    贺铮寒扫了她一眼,面庞冷峻,一双鹰眸带着醉酒的熏红,“你好大的胆子”

    姚桐不知他怎么突然这么大的怒气,见他似是醉了,又携着怒气而来,有些发毛,“爷为何如此说”

    “是不是我对你太放任了,纵得你无法无天了。”他猛的来到浴桶旁,高大魁伟的身子居高临下,投下一片暗影。

    “爷,先出去一下好不好让我穿了衣裳。”

    姚桐对上他怒气汹汹的醉眸,心口突突的跳,压抑了一天的情绪,翻滚着要爆发出来。她勉力克制着,不和他这醉酒之人置气,好声好气的劝哄。

    “咚。”铁拳重重的砸在桶沿,他力气极大,沉重的浴桶都晃了晃,里面的水线晃动了起来,雪白的**若隐如现。

    “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姚桐在他猩红的眼眸里察觉到了危险,蜷起了身子,用长发挡在身前。

    “你去了书房。”

    他的声音里裹挟着勃勃怒气。

    见她点头,他呼吸又粗重了几分,“动了什么”

    姚桐心头重重一沉,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个匣子,神色也是一变。

    “动了什么嗯。”他逼近她,带着酒气的灼热呼吸扑在她面上。

    “一个匣子......可我没有打开,我只是看了一下,就放进去了,我没有看......”

    她的话渐渐消声,只因他的脸色难看极了,搁在桶沿的铁拳又重重砸了一下。

    姚桐张大眼睛,看着他手背上根根起的青筋,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这拳头下一秒就会落在自己身上。

    “事到如今,你还在撒谎。”

    浴桶又一晃,那一拳头砸在了桶上,姚桐眼中留下一道残影,在这种时候,竟然奇异的舒了口气,没有砸在她身上。

    “我没有。”知道了他暴怒的缘由,姚桐努力镇静了下来,“爷,我真的没有打开。”

    “住口。”

    贺铮寒一声爆喝,大步走了出去,再回来时,手里捏着那个匣子,“除了你,今天没有人进过书房。不是你还会有谁”

    他带着怒气将匣子打开,里面静静躺着一支白玉凤凰簪,凤凰雕得极为逼真,神韵十足,凤尾缭绕着如意纹,一眼惊艳。 :.\\

    可这么巧夺天工的凤凰簪,却断成了两截。

    “你还要狡辩吗”

    姚桐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辩白的语气不急躁,“你以为是我摔断了它。可是,爷这么漂亮的簪子,谁舍得毁了它再说,我为什么要毁了它”

    那双醉意熏天的鹰眸,狠狠的盯着她,里面满是讥嘲,“你费心打探出来那么多的事情,还装出这副无辜的样子,以为爷还能被你瞒过去”

    浴桶里的水凉了下来,姚桐打了个寒颤,一双清澈眸子里也染上了冷意,“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打开过,我没有做过的事情,就不会承认。至于旁的,我打探了什么”

    她忽然倒吸了口冷气,她今天是打听过事情,关于他的心尖上的人,宁国公主。

    眼神一下定在了那支断簪之上,冷水浸肤,冷进了血肉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