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62章 不要爷抱?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姚夫人你不肯给菩萨磕头,老奴一个下人,也不敢难为你。只是这个错处,菩萨定会看在眼里。为了太妃身子早日安康,姚夫人你就受些委屈,跪坐在蒲团上抄经吧。”

    说着,亲自动手,用强力将她按跪在蒲团上。

    她本就难受,这个跪坐的姿势,更是让她痛楚难当。

    可是,周围都是王府送来的人。而且,这些日子,天权等护卫瞧着这两个嬷嬷没有动一根手指,不像是动私刑的样子。

    再者,他们身为男子,也不好守在后院,就只留了几个丫鬟瞧着情况。

    “姚夫人,身为世子爷身边的人,给太妃经文,这是你的荣耀,你怎么还做出这副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奴磋磨你了。”

    小腹一阵巨疼,一股热流涌出。

    姚桐疼得半晕,这是癸水来了。

    她这身子有个毛病,每次癸水来都能疼掉半条命。而且她癸水日子不准,多则半年,少则两三个月,才会来一次。

    这次突然而来,她毫无准备,且自这两人来到,她睡不好,吃不好,又日日受气,这次比往常更要痛。

    “我......身子真不舒服......给我杯滚烫的茶水......”

    她痛得弯着腰,声音细不可闻。

    “放下,不许倒水。”厉声呵斥了听得里面声音不对,从外间过来的丫鬟,“为了表示恭敬,姚夫人先将这卷经文抄好了,再喝水。”

    “你......我受不了了......见大夫......快叫大夫......”

    回应她的依然是声色俱厉的喝声。

    姚桐勉力睁开眼睛,黑漆漆的瞳仁,眸底燃着怒火。

    她想要开口唤人,可疼痛消磨了她的力气,她连喊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额上汗珠滚滚,背上也出了一层汗,可她却冷得哆嗦,那股子冰寒从小腹直接到了四肢百骸,钻进了骨血之中。

    “来人......”

    眼前阵阵发黑,耳中嗡嗡的响声越来越大,她看不清听不见这些人的嘴脸声音,摔倒在蒲团上,眉头深深的蹙着。

    长廊上响起咄咄的声响,这是马靴踏在木板上发出的响声。

    “世子爷。”

    守在门口的婢女,一脸的惊慌。

    贺铮寒瞄了一眼,发现这些婢女都极为陌生。

    “开门。”

    “世子爷,夫人特别嘱咐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打扰她。奴婢先去禀报一声。”

    他冷冷一眼瞥过去,婢女腿一软,跪了下去。他气势骇人,单是站着,就有一股森森的气场,“开门。”

    “回......世子爷的话,这门......从里面锁上了,奴婢没有钥匙,开不......”

    “砰。”一声巨响,那扇门被他一脚踹烂了半扇,秋风落叶似的倒在地上。

    长腿一迈,贺铮寒大步走了进去。

    他一回来,就听说了王府派了人过来。虽然,天权禀报来人还算规矩,但他心里仍是不安。

    他本就是带着一腔说不清道不明的郁气,去的甘州。一到甘州,他就挨个军营巡视,每天都忙忙碌碌。

    可一旦得了些空,强压下的事和......人,更鲜明的出现在脑海里,无孔不入。

    他日夜不停的将甘州巡查了一遍,不知不觉的比预计的快了一半。一众将领跟着他东奔西跑,累得半死,完成了差事,却见他脸色阴沉,不由都心头惴惴,不知哪里没有做好。

    贺铮寒感觉到手下人的不安,终于有了理由,立刻离开甘州,快马加鞭的赶了回来。

    他内心里这种犹豫曲折的心事,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也没人能猜得到。

    但,眼下他的汹汹怒火,在场的人都知道了。

    “谁......世子爷......”大声喝问的那个老嬷嬷,瞧清了进来的人是谁,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眼看到倒在蒲团上的人,黑眸骤然紧缩,“她怎么了?”

    “回世子爷,太妃身子不适,姚夫人为表孝心,亲手抄写经文为太妃祈福。只是,没想到她身子骨这么弱,才这么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贺铮寒看都没看她一眼,飞步冲了过去,双臂一揽,一手摸上她的额头,一手的水。

    她的脸色白得透明,一脸的憔悴。

    “速去医署请施大夫,立刻去。”

    他一声爆喝,声音里的焦急,众人听得明明白白。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刀子似的锋锐鹰眸,刮了一圈,被他眼神扫到的人,从脚底板窜上一股冷气,抖如筛糠。

    “是姚夫人自个体弱,抄了卷经都受不住了。老奴也有错,不该想着这卷经书不能一气儿抄好,对菩萨不够诚心,无法为太妃祈福......”

    双臂一抄,贺铮寒将她横抱在臂弯里,这份重量轻飘飘的,似乎又瘦了。剑眉不满的蹙起,泛着冷意的眸子不经意的扫到蒲团。

    泛黄的蒲团上,一滩血迹触目惊心。

    “老奴也没想到姚夫人这么不中用,本想为太妃祈福,倒先让她病了......”

    那嬷嬷还在给喋喋不休,话里话外都是姚桐的错。更在贺铮寒抱着人一脸怒容的大步走出去时,仗着太妃身边老人儿的身份伸手去拦。

    “混账!”

    贺铮寒大怒,一脚踹了过去。

    他盛怒之下,力道毫无保留。惨叫一声,那嬷嬷整个人都被踹的飞了出去,犹如断线风筝,砸在了墙上,跌落到地上。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噗通噗通,剩下的人跪了一地。

    煞白着脸,手脚骇的冰凉,不敢再说一个字,跪地目送杀神离开。

    直到再听不到脚步声,才软着手脚去看那倒在地上的嬷嬷,见她脸色青白,双眼紧闭,竟像是死了一般。

    ......

    贺铮寒抱着姚桐一路走回卧房,暖暖的阳光一晒,驱散了些身上的冷寒。姚桐动了动,下身又是一股热流涌出。

    这种量,这身单薄的夏衫怕是要浸透了。

    微一垂眸,贺铮寒看到她睫毛乱颤,知道她醒了。日光下,她脸色越发的白,步子就迈得更大了。

    他步子一大,颠簸更甚,姚桐抿紧唇,只觉下面热流汹涌。

    “到前面那个亭子......放我下来。让丫鬟抬顶轿子。”

    贺铮寒盯着她,“不要爷抱?”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