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61章 离开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帐子里昏暗,看不清她的表情,那股子抗拒,贺铮寒实实在在的感受得到。

    无声的沉默里,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贺铮寒忽然起身,动作幅度极大,一把撩开帐子,将燃着的烛台全部熄灭。

    屋子里彻底的暗了下来,姚桐不自觉的睁大眼睛,看不清他的样子,只隐隐能看到高挺的轮廓。

    帐子又一晃,床上一沉。

    “睡吧。”

    淡淡的两个字,贺铮寒平着躺下,闭目睡了过去。

    姚桐规规矩矩的躺好,闭着眼毫无睡意,硬扛着没有动一下。听着他的呼吸声,脑子里纷纷杂杂,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

    第二日一早,到了往常起床的点,她猛的醒来,连忙转身,另一边空空的。

    贺铮寒已经离开了,还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离开了。

    眼睛忽然一阵酸疼。

    果然是昨夜没有睡好。

    听得她起床的声音,候在外面的丫鬟鱼贯而入,“换成练功服。”

    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迎着朝日练了一套功夫,出了一身汗,郁积的心情好了大半。

    对着新开的鲜花,深深吸了口气,姚桐露出了大大的微笑。

    吃了早膳,又沐浴了一番,用了醉霓裳那边送来的花露和香膏,不止润泽肌肤,用来洗发,发干后也有淡雅清新的花香。

    再挑了一套浅浅淡绿的衣裳,发上只簪一支垂着几缕流苏的玉钗,在这夏日暑热中,如同一支新荷般亭亭动人。

    自来了凉州,姚桐一直没有着意打扮过,她一直很忙,似乎有什么一直在催促着她,逼迫着她,让她不敢松懈。

    她真的有些累了。

    “夫人真好看。奴婢看着夫人,就觉得天儿也不是那么热了。”

    姚桐看着镜子里的眼梢眉角蕴着丝哀愁的女子,绽开一个微笑,先是唇角,再到脸颊,直到眼中也染上笑意。

    女为自己而容,打扮的漂漂亮亮,心情自然容易好。

    这一日,看书画图,她过得舒缓愉悦。

    直到晚膳时,贺铮寒身边的亲兵过来传话,原来他一早就去了甘州巡防,今儿不回来了。

    姚桐已将西北的地理志看完了,甘州在凉州的东北,快马也要一个日夜才能来回。

    当天夜里,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忽然觉得身下的床,太大了,大得有些空荡荡了。

    天亮后,沈四少遣了身边丫鬟送了个消息,原本要到达凉州的施医女一行人,在陇州附近,遇上了一伙下山劫掠的匪徒。

    她身边不仅有瑶光等人还有谢家商行派的护卫,轻松的就将那伙匪徒击溃了。

    只是那伙匪徒掳掠了不少女人,其中有些受伤极重,施医女动了恻隐之心,便在那边停了脚,给那些女人治伤。

    本以为能尽快见到她,姚桐也知道遇到了那种事,以她的脾性,定会留下来。

    接下来几日,她终于习惯了一个人睡一张大床,日子也过得悠然有趣起来。

    “夫人,大名府来人了。”

    直到这一日,冀王太妃派来的人,来到了府门前。

    “奴婢们奉太妃之命、王妃之命,来这儿教导......姚夫人规矩。若有得罪,还请夫人体谅。”过来的两个嬷嬷,穿戴得一丝不苟,说话一板一眼,一看似乎就是规矩的化身。

    这两人坐的马车,刻着冀王府的徽印,随行的护卫是冀王身边的得力之人,两人手上捧着据说是太妃亲手赐下的杖板。

    那杖板是紫檀木做的,上面镶金嵌玉极是华贵,然再华贵的板子,打在身上一样的疼。

    清亮的目光掠过两人,姚桐淡淡开口:“两位既是太妃派来的人,便好生待在刺史府吧。”

    自从这两人到来,姚桐身后就像是贴上了狗皮膏药。每日天未亮,门上就响起叩叩的敲击声,她受惊而醒,脸上带着未睡足的疲惫。

    那两人平平的声音便会响起,“姚夫人,时辰已到,该起床了。”

    魔音穿脑下,她再也无法睡着,只得起床梳洗。

    就连看书画图的时间也没了,一句太妃身子骨有恙,王爷孝顺,在佛前发下愿,愿家中儿孙亲手抄写九十九份《金刚经》。

    “姚夫人也是出身大族,读书识字,一笔字也写得极好。若能诚心抄写经文,太妃的病也能好得快些。”

    《金刚经》经文不算短,有五千多字,一份抄写下来,几乎就要费去一日功夫。

    到了晚上,还要拿针绸缎过来,要她学女红。

    “姚夫人心灵手巧,做的衣衫也比旁人精致。醉霓裳的名声,都传到了太妃耳里。这妇工一项,夫人做的极好。只是,却不见夫人做给长辈的针线,到底是不妥。还请夫人不拘什么,做件针线,孝敬太妃。”

    姚桐不善针线,连个盘扣都不会缝,这个事情冀王府上下无人不知。

    太妃这是摆明了刁难她。

    姚桐捏着那根细细的绣花针,刚一动,指肚上就滚出一颗血珠,刺刺的疼起来。

    每次结束,她手上都不知扎了多少洞。

    从早到晚,那两人用这种细碎的法子,折磨着她。

    可每次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以孝道逼迫她。而且,虽然这两人时时刻刻将太妃赐下的那根紫檀杖板带在身边,却一下都没有打过她。

    就算她起床迟了,两人也只在门外等候。抄经累了,两人还让人端来滋补的汤粥。晚上也陪着她熬,无论多晚。

    这种姿态,让原本愤愤不平的丫鬟护卫都无话可说。

    她们摆明了让她有苦也说不说。

    这一日,姚桐一起床就身子不舒服,抄经时,更是难受的厉害。

    从小腹向下,酸胀的厉害,她难受的蹙起眉,左手捏拳,抵在小腹上,那里一下下针刺似的疼。

    “姚夫人,抄经贵在诚心。太妃身边侍候的姑娘们,每次抄经必焚香沐浴,跪坐在蒲团上抄写。”站在她左手边的嬷嬷,拉着脸,提点着她的错处。

    “俗话说心诚则灵。若这心都不诚,菩萨怪罪下来,反而损太妃的福气。姚夫人,你瞧瞧自个的动作,对菩萨大不敬,还不磕头认错。”

    下半身疼得要撕裂,耳边还在聒噪个没完,姚桐双耳嗡嗡作响,痛苦极了。

    “你要如何?”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