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57章 孙家闹事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外地藩王,手握重兵,权大势大,偏安一隅的朝廷,根本节制不住。

    这些来冀王府宣读圣旨的太监,都极是客气,压根不敢在王府主子们面前摆天子家奴的架子。

    冀王太妃这声打断宣旨的怒喝,若在往时,妥妥的大不敬之罪。

    可这时候,这些太监非但不敢发怒,还陪着笑脸解释:“没错儿,这是内阁大学士奉命拟的旨,皇上御笔批了,加盖了玉玺,绝不会有错。”

    “王公公,这圣旨一共几份?”

    冀王发问,王公公连忙恭敬的回话,“回冀王爷,就这一份。”

    “一份?这么说这圣旨先到了大名府,而后才到凉州?”冀王发问,声音里不辨喜怒。

    “奴才得的命令,是这样子。”

    冀王不再发问,走到冀王太妃面前,劝了几句。瞥了瞥太妃身边侍候的丫鬟,“太妃咳疾未好,院子里风大,仔细加重了病情。你们扶着太妃先回瑞萱堂。”

    这是要将冀王太妃劝回去。

    “这旨意本王知道了。冀王府世受皇恩,犬子有些小功劳,也是应当的。报国尽忠本就是我们这些做臣子的本分。”

    冀王说了几句客气话,挥了挥手,管家端了一托盘沉甸甸的荷包上来。

    “天气炎热,从临都到大名府,一路上辛苦。这些银子,你们拿着,买些果子吃。”冀王出手阔绰,且不容人拒绝。

    “你们有皇命在身,本王就不留了。今日就启程去凉州吧。”

    传旨太监目瞪口呆,这冀王府一家子的反应真是出乎意料。

    儿子有了大出息,怎么冀王做老子的这么平静?浑不似开心的样子。

    还有冀王太妃,看那样子,对皇上封赏姚氏三品诰命那么不满。

    “多谢王爷恩赏,奴才们这就告退。”

    王公公人老成精,对这些古怪视而未见,冀王给的东西,他们不敢不要,恭敬的接了下来。

    打发走了传旨太监,冀王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朝里的人,还是使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不派两对人马,同时传旨,偏偏要先到了大名府,再去凉州。

    挑拨他们父子亲情,可恨。

    “王妃多劝劝母亲,有些事看开些,别钻了牛角尖。”

    冀王叫住抬步欲走的冀王妃,淡声吩咐了一句。

    冀王妃神色冷冷,雍容的脸上淡淡的,漠然的应了下来。

    “母妃,你不开心吗?”

    整个冀王府,真正高兴的只有贺福瑗了。大哥立下赫赫战功,天下扬名,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圣旨不仅加封了大哥,还封了姚桐三品诰命,这以后,她就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嫂子了。

    “都是大姑娘了,还蹦蹦跳跳的,一团孩气。”冀王妃揉了揉额头,这没心没肺的孩子,一点儿都不像这王府的人。

    “母妃,笑一笑嘛。”贺福瑗笑嘻嘻的抱着冀王妃的胳膊摇,饶是冷清惯了的冀王妃,都受不住她这样子撒娇,撑不住一笑,“母妃没事儿。”

    “那些人那些事,都随他们去,母妃只要你们兄妹三人平平安安的就好。”

    贺福瑗心口一凉,笑容僵在了脸上,怎么是兄妹三人?

    母妃明明生了四个孩子,大哥、二哥、三哥和她,大哥也是母妃亲生的,怎么母妃一点儿都不将他放在心上?

    心里长了草似的难受,贺福瑗再心直口快,这个话题却无法问出口,只能死死的憋在心里。

    “你父王刚刚的话你也听到了。我这几日身子也不舒坦,你就代母妃多去几次瑞萱堂,尽尽孝心。”

    ......

    “郡主,瑞萱堂闹了起来。”

    这一日,贺福瑗刚刚午睡起来,贴身丫鬟急急慌慌的跑了进来。

    “孙大夫人带着几个妇人来给太妃请安,不知怎么的,那几人见了太妃就咣咣的磕头,哭喊着要太妃做主。”知道自家郡主和姚夫人冰释前嫌了,丫鬟一脸焦急,“奴婢打听了下,牵扯到了姚夫人。”

    “可恶!”

    一听孙家的人来了,贺福瑗大怒,当日她和姚桐嫂子约在了松鹤楼见面。

    结果,她一路不顺,让人拖了进度。等赶到了松鹤楼,包间里空空如也,姚桐嫂子失踪不见了。

    将松鹤楼搜地三尺,才发现那二楼的地板挖空了,能直接跃到底楼,而底楼的房间内,赫然有一地道。

    如此精妙的局,实在是处心积虑。

    幸好姚桐嫂子福大命大,没有出事,还跟着大哥去了凉州。

    祖母袒护母家,这事儿又不能大肆张扬,否则姚桐嫂子的名声就毁了。只暗中训诫了孙琼华一番,足够仁慈了。

    经历了这一事,孙家也老实了一段时间,孙琼华也被关在家里,不许出门一步。

    没想到,前儿才传了圣旨,祖母心里正不痛快,今日孙家就上门闹事了。

    “郡主,您慢点,奴婢还没给您梳头发呢。”

    贺福瑗充耳不闻,一阵风的赶往瑞萱堂。

    “太妃,求求您给民妇做主啊。民妇那侄儿娶妻施氏,那施氏五年都没有生下一儿半女,我们家都没说她一个字。”

    贺福瑗刚走进瑞萱堂,就听到一声声高亢尖利的哭诉声,她皱着眉立在了庑廊上。狠狠瞪了眼守门的丫鬟,不许她们进去通传。

    “只可怜我那侄儿命苦,一病就去了。留下那不能生子的施氏,呜呜呜。”

    觑着太妃的神色,这人又是一番大哭,“想着她年纪轻轻就守了寡,我们都怜惜她,一应吃穿用度,全都是最好的。”

    “我们一大家子这么供着她,能图她什么啊?不就指着她为我那苦命的侄儿守着。那苦命的孩子连个骨肉都没留下,我们就想着过继个孩子到施氏膝下,百年后他们夫妇也能有香火祭祀了。”

    “哪里想到那施氏却闹了起来,大骂我们要图谋她的钱财。天地良心,她一个膝下空空的寡妇,能有什么钱财?还不都是我那侄儿留下的。她却连给我那侄儿过继个孩子都不许,她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冀王太妃冷哼一声,“香火祭祀之事,岂能让她一个妇人做主?你们一家子连个妇人都辖制不住,也是没用。”

    “太妃,这就是民妇要求您做主的地方。”那妇人膝行到冀王太妃身边,哭天抹泪,“本想好好再和她商量,哪里想到......世子妃一纸书信,大名府知府亲自带人上了门,要将那施氏归家。”

    “世子妃高高在上,民妇哪里敢和她争?可那施氏是我家娶来的媳妇,就这么被人强要走了,我那地底下的侄儿,死了都不能安心。”

    “什么?”冀王太妃气得颤抖,一把摔了个茶杯,“一个贱妇也敢称世子妃,谁给她的胆子?”

    “你起来,这个主,我给你做定了。”

    ......

    “阿嚏。”

    凉州城刺史府,姚桐恹恹的靠在美人榻上,鼻头红红的,看着丫鬟端上来的药汁,一脸的抗拒。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