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56章 搅乱风雨的圣旨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哎呦。”

    太后忽然起身,头疼加剧,忍不住痛叫出声。

    “你不说,哀家竟然忘了。”太后一拍大腿,她这一急做出的动作,将这些年养尊处优养出的贵气毁了一半,“那时候哀家不得意,只是先皇宫里位份低微的婕妤,宁国却是先皇最宠的嫡公主,威风得紧。”

    “哀家听闻她那时大把的好男儿看不上,偏偏和一个藩王质子要好。”那时她还觉得匪夷所思,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得宠公主,竟然看上了个啥都没有的质子。

    先皇后多骄傲的人儿啊,要是知道自己女儿这种眼光,死了都不能安生。

    后来,先是乱民,又是藩王闹事,连胡人都凑了上来,皇宫都被攻破了,乱得不能再乱。就连宁国,先皇最宠爱的掌上明珠,都为了让羌人出兵勤王,而和亲西羌了。

    那些小儿女情情爱爱的事情,她早丢在了脑后。

    “可不是,那个质子就是冀王府的。他现在可不是当年一无所有的小可怜了,而是掌着冀州大军,威名赫赫的冀王世子了。”

    太后皱了皱眉头,“你要说什么?”

    “奴婢担心。”身为太后心腹,自然要为太后考虑,“先帝朝时,宁国长公主独得钟爱,宫里自贵妃以下,明明是长辈,身为庶母,却要向一个公主行礼。您就受了不少委屈。”

    “是啊。若不是出乱子那会儿,先皇那些年长的儿子,一个个死了,这皇位也轮到我的儿子。”太后很有感触。

    “宁国长公主现在柔顺听话,为了少惹麻烦,主动出家为道。可万一她有了靠山,不知还能否像现在这样懂事?”

    “靠山?你是说冀王世子。”太后一脸怀疑,“她都和亲七年了,年龄也不小了,冀王世子还能看上她?”

    “这可保不齐,先皇后遇到先帝时,也不小了......奴婢不该说这些,请太后恕罪。”

    太后眼神一下子凌厉起来,先皇后一直是哽在她心头的一根刺,碰一碰,都疼得厉害。

    “哀家绝不允许她惹事生非。”

    “快,传话给皇儿,嘉奖封赏冀王世子的旨意先缓下来。哀家要再考虑考虑。”

    紫宸殿里,年仅八岁的小皇帝,穿着整齐厚重的龙袍,小脸上犹带着孩童的稚气。

    “就按照太傅说的,朕这就盖玉玺。”

    虽然朝堂上百官争吵的很多事情都不懂,但小皇帝小小年纪就颠沛流离,那段从长安逃到临都的记忆,一直印在脑海里,那种逃命的恐慌记忆也一直残留在身体里。

    所以,他对于这封捷报,是打心眼里高兴。

    他信赖的太傅也说了,贺世子能征善战,有他守在北边,那些凶狠残暴的胡人就不敢南下中原,他们才能安生。

    “陛下,太后娘娘宫里来人了,请您过去一趟。”

    掌印太监进来,手里并没有捧着玉玺,行礼后悄悄说了句话。

    “母后有事?”

    小皇帝对太后很依恋,一听这话,连忙站了起来,“太傅,朕先去看看母后。”

    太傅微微弯腰,脸色平静,“臣等着陛下。”

    这一等,就等了大半个时辰。

    等小皇帝再回来,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上一脸迟疑,眼神闪躲。

    太傅暗叹一声,小皇帝这样子,他想装看不到都不行。

    太后强势,幼主懦弱,这种局面,非是好兆头啊。

    “陛下,可是有事情要和臣说。”太傅温声问道。

    这句话,给小皇帝递了个台阶,让他大大的松了口气。

    “太傅,朕觉着......贺世子的封赏还要再商榷一下。”小皇帝偷偷的瞄着太傅的脸色,将他还是温温和和的笑着,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

    小皇帝忽然有了底气,接下来的话说得极流畅,“贺世子功劳的确大,但若要封他平凉节度使,那便和冀王一样了,冀王才是河北道节度使。”

    “贺世子身为人子,怎能和父亲平起平坐?朕觉得不妥。”

    这种妇人手段,明显是太后的手笔,太傅心里着恼,脸上却没显露出来。

    “那陛下以为要怎么做?毕竟自从景福年以来,这么些年,贺世子这一战,可是最大的捷报,极是振奋人心,若不大赏,恐怕会寒了将士们的心。”

    小皇帝咬了咬唇,“朕觉得赏他黄金千两,田邑千顷,加封骠骑大将军,位在诸将之首。”

    “朕听说他已娶了妻,甚是珍爱。却因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请封诰命,朕想着一块加封了他那夫人,封她为三品诰命,赏大红缂丝百子图云锦十匹。”

    太傅眉头一皱,强忍着怒气劝诫,“陛下有所不知,他这夫人出身汴州郑王府,出嫁当日,那郑王设了伏兵,欲将贺世子置于死地。冀王府上下对她极为不满,这份封赏怕是不妥。”

    “这事情太后和朕说了。”小皇帝浑不在意,“凡女子嫁入夫家,就是夫家的人了,郑王的事,和他的女儿没有关系。再说贺世子一直留她在身边,显然是喜爱的,朕赏了他所爱,贺世子定会感激。”

    又是太后。

    太傅走出紫宸殿,强压下的愠怒,再也无法掩饰,太后这手伸得也太长了。

    “大人,宁国长公主府上长史求见,在厅里侯了半日了。”

    宁国长公主虽舍身入道,但她和亲西羌,于国有功,朝中大臣极力争取,保留了她的封号和封地。就连道观,都建在了公主府里。

    “长公主殿下?”太傅略一沉吟,就穿着这身入宫觐见的朝服,见了来人。

    “果然有其主必有其仆。”送走了公主府长史,太傅踱了几步,“宁国长公主身份贵重,先皇嫡女,先孝安皇后也是世家出身,这种底蕴绝非小户子可比。”

    眼神落下长公主府送来的精致玩意上,略一颔首,皇帝年幼,他们这些朝臣只能在学业上督促,内宫之中毫无办法。

    太后......出身见识实不足以教养帝王。

    宁国长公主身为长姐,关爱幼弟,是再好不过了。

    念头转了一圈,太傅已有了取舍。

    ......

    临都的暗潮汹汹,传到大名府,则变成了一场轩然大风波。

    不知为何,封赏姚桐的圣旨,先一步到了冀王府。

    “三品诰命?”

    冀王太妃还没听话传旨太监的话,阴沉着脸厉声呵斥,“这旨意怕是传错了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