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45章 她想拥有这个男人,完完整整的拥有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姚桐心里有气,掐着一点肉,狠狠的拧。

    “你......”贺铮寒震惊过度,一时忘了反应,眼睁睁的看着她迅速撤走。

    “和施老先生约好了时间,商谈医署的事情。爷,我先走了。”姚桐逃离他的桎梏,笑盈盈的说,掩不住的得意。

    宽大袍袖的遮掩下,悄悄揉了揉发疼的手指,这人一身肌肉,连腰上的肉都那么紧,掐着真是不容易。

    见他长腿一动,姚桐飞快的跑到门口。

    恰此时门外响起一阵对话,赫然是施老先生,在打听她是否在里面。

    “施老先生,我在。”

    姚桐扬声,对上贺铮寒幽暗的眼瞳,扬眉一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她可没说谎,她忙着呢。

    顿了片刻,贺铮寒忽的一手握拳,低低笑出了声。

    大步走了出去。

    “我要去看望受伤的将士,你们带路。”他既然来了这里,就没有不看看伤兵的道理。

    “世子来了医署,不是今日才回城吗?世子真是神速。”两人坐在廊下商谈医署之事,施仁亭忽然看到贺铮寒走了出来,吃了一惊,瞧见姚桐脸上忽的飘上了抹绯红,又笑着捋须。

    “医署若要长久的运作,最缺的就是银子,毕竟日日消耗的药材是笔大数目。”姚桐装作没有看到施老先生的揶揄,余光里那抹高大的身影渐渐消失,正了正神色,说起要事。

    “你说的是,这才几日,已将世子拨下来的银两用了十分之一了。”施仁亭点头,“这种专门建个医署,花费的确要比以往大。”

    “不过,效果也好上许多。以往有些受伤的将士,本不必落下伤残,但因养伤环境恶劣,落下残疾。老夫看着也甚是痛心。”

    施仁亭身为医者,心肠柔软,“要银子的事情,老夫去和世子说,毕竟是为了受伤的将士。”

    “施老先生,我听说在各地藩镇中,世子麾下的冀州军,无论是饷银还是其他待遇,都是出名的好。”这些话,不仅天权等贺铮寒的心腹说过,一些最底层的士卒说起这些,也都极是感激。

    “的确如此。”

    “如此。”姚桐微微一笑,“恐怕世子不好在为军医营增拨银子。”

    施仁亭一愣,恍然明白过来,这大军一动,银子哗哗的淌海水的花出去,哪里都需要银子。世子在军医营这里拨下的银子本就在各处藩镇中数一数二,怕是真的不能再增加了。

    老先生忧愁了,切身感受过医署的好处,他真的割舍不下了。

    “我倒是有个法子。”

    “夫人有办法?快说。”

    姚桐一笑,背挺腰直,眉眼静定,声缓而坚定的将她想出的方案说了出来。

    这时她不得不佩服谢九的情报网的速度,她刚到凉州城的第二日,就收到了谢九的书信。他送上大笔军粮,终于让贺铮寒松了口,许他名下的谢氏产业在整个河北道重新开张。

    而谢九的胃口不止一个河北道,贺铮寒打下了凉州城,凉州地处西北,和北狄毗邻,更是西域商道的咽喉之地,这条路虽然高山戈壁、大漠黄沙,极为艰险,可却是一条能带来无数好处的黄金商道。

    谢九怎能不动心!

    他的书信绕过贺铮寒直接送到了姚桐手里,他也是个心胸格局阔大之人,许下五五分成的巨利。

    西北,在许多人眼里贫瘠荒凉,土地都不是能产粮食的,但姚桐知道这里蕴藏的巨大商机。

    战马、良驹、皮毛、矿产,甚至大片大片的土地,只要用得得当,都能换成银子。

    她知道这个,看到谢九的书信,无法按捺的心动了。

    这个世道,她一个没有娘家做后盾的弱女子,想要立足,只能靠自己。她知道在时人眼里,她和贺铮寒身份差距极大,一个是权重天下的冀王世子,一个是有娘家不如没有的孤女,这桩婚事,冀王府不承认,她身份尴尬。

    她更知道,在贺铮寒眼里,她或许只是一株依附他活着的菟丝子,他们两人的地位不对等。她的自尊无法让她永远的处在这种尴尬的位置,只有彼此平等,才能换来他的尊重。

    这将近一年来,她看似柔顺,心中一直不平,有把火越烧越旺。

    她不要他高高在上的施予,逗弄玩物的恩宠,她要他的心!

    “以商养医,夫人这想法可行。”听完她一番话,施仁亭重重一点头,“只是负责此事之人,不仅要精明能干,更要心思灵活,尤其西北民风悍勇,一般人怕是做不了此事。”

    “施老先生觉得沈四少爷如何?”

    沈四少爷,出身将门沈家,家族在西北镇守多年,天然有军中关系,和军中将领打交道的事是不必担心了。据说又不喜军事独爱商贾一事,小小年纪,已走南闯北,能力如何不言而喻。

    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若是沈四少爷,可事半功倍矣。”

    姚桐起身,行了一礼,“这事必得要老先生亲去和世子爷说,姚桐代一众将士谢过老先生。”

    “这是夫人想的计策?为何不亲自和世子爷一说?”

    摇了摇头,露出一抹苦笑,“老先生,我一介女流,若我自己去说,就算世子爷能听进去,那一众将领心里,怕是不服。”

    “他们背后如何编排,我倒是不怕,就怕损了世子爷的英明。”

    “夫人思虑的是。如此只得老夫去说。不过,夫人也不必自谦,老夫相信,假以时日,他们看到夫人的能力,定会改观。”施仁亭相信自己的看人眼光,这位姚夫人绝不是池中之物,更难得她还有一点慈心,这才是他如此看重她的原因。

    商谈已毕,看了看天色,日已正午,老先生捋须一笑,“不知道世子是否还在医署中,夫人请和老夫一块过去看一看。”

    这医署原先是凉州城练军之处,占地极广,房屋也多。新建一个医署要花费一大笔银子,姚桐瞧着这儿基础的东西都有,就直接改成了医署。

    医署前面是办公之处,后面才是伤兵住的地方。

    沿着青石板路,两人走了小半个时辰,见一处地方,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更有轰然叫好声传来。

    “这是做什么?”

    只见那些伤兵,胳膊上包着厚厚白纱,甚至一条腿伤着,拄着拐杖的也好,聚在一起,围观着什么,神色激动。

    “姚夫人来了。”

    “施大夫来了。”

    围聚在一起的伤兵,见到他们二人来了,连忙打招呼,极为恭敬,又推着前面看得入神的人,“快让让,姚夫人和施大夫来了。”

    眨眼间,刚刚还围得密不透风的人群,让开了一条小道,让两人畅通无阻的站在了最前面。

    “世子爷!”

    只见无数人聚焦之处,贺铮寒打马狂奔,在奔马之上,手持强弓,羽箭飞射而出,每一箭都正中靶心,身姿凛凛,让人敬服。

    人群中发出剧烈的鼓噪之声,他们以着狂热敬仰的目光,望着他们强悍无匹的主帅。

    “大将军威武。”

    “大将军威武。”

    贺铮寒在冀州军中的身份从来不止是冀王世子,而是让他们不畏死的跟随的大将军。

    羽箭全部射出,一支追着一支的都射在同一个地方,靶子不堪承受重量的倒地,贺铮寒掣马而立,手臂一扬,“儿郎们,好好养伤,回来还是军中好汉。”

    “是,大将军。”

    巨大的声响震得耳膜嗡嗡发响,姚桐看着马上那人,强大悍勇。以贺铮寒的脾性,他来看望伤兵,绝不会仅仅嘘寒问暖一番,他是战场上杀戮出来的王者,他只需稍稍展示他的强大,就能鼓出他们胸中血勇,追随他,悍不畏死。

    姚桐屏住呼吸,看着烈日笼罩下,那人挺直的脊背,黑色的战袍下,坚实的双腿,蕴满力量的双臂,眼睛眨也不眨。

    这时候的贺铮寒,动人心魄、让人目眩神迷,心跳加剧,她忽然涌出一股冲动,想要拥有这个男人,完完整整的拥有!

    马上的男人似有所感,鹰眸牢牢锁住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