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40章 夺了本汗的阏氏,就留下他的女人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姚桐一条条的不许,当身子软成一滩水时,全都忘到了九霄云外。

    一场情事酣畅淋漓。

    贺铮寒餍足的躺在竹席上,见身边人青丝铺泄,肤白胜雪,心情极好的吻了吻她汗湿的额头,“刚刚,舒服不舒服?”

    “舒服。”姚桐睁大眼睛,也不矫情。似乎那夜贺铮寒一直耿耿于怀,很有一雪前耻的意思。

    听得她的话,他果然露出了笑,起身从水盆里捞出一条帕子,拧了半干,亲自给她擦拭干净,穿上衣裳。

    “旁边有一片野花开得绚丽,昨天见你很是喜欢,走,我带你去看看。”说完,抱着她马车上跳了下来,吹了一声口哨,他座下那匹神骏的黑马颠儿颠儿跑了过来。

    “驾。”

    两人一马,很快消失在密林中。

    “真漂亮。”

    姚桐看着面前一大片叫不出名字的花,全都是色彩艳丽的红黄二色,鲜丽至极,又有着野生野长的勃勃生机。

    她就喜欢这种花儿。

    满满摘了一捧,抱在怀里笑得开怀。

    贺铮寒微微笑着,气势凛人的面孔柔和的不可思议,他到底做不出跑到花海中的举动。但胸中涌动着的那股暖流越来越激荡,忍不住摘了一片叶子,放在唇边,吹了起来。

    这种乡野之举,是他十六岁在军营中和身边的袍泽学来的,在这之前,他会弹琴会吹笛,却从不知一片小小的叶子也能吹出曲调。

    “这是什么调子?”

    姚桐捧着花走过来,这调子说不出的缠绵,缠绵中又有着苍凉,听着听着,心就像被攥了一把似的。

    一曲吹完,贺铮寒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只记得落日西斜,那个伤势沉重却一脸平静的袍泽吹了这首曲子,只一次,他就将这曲子记了下去,却没有去问这是什么曲子。

    只依稀记得,他是收到了家里未婚妻的来信,而吹了这首曲子。

    之后不久,就伤重病逝了。

    贺铮寒见天色暗了下来,落日余晖,眉头蓦地一拧,扔了手中叶子,这曲子的来历他自然不会讲,兆头总是不吉。

    “伙头兵应该埋灶做好饭了,走吧。”

    ......

    姚桐很喜欢这花,回来时还捧着这一捧花。

    “世子爷,属下有紧急之事要汇报。”刚回来,就见瑶光候在车旁,见了他们回来,一脸焦色的上前。

    “何事?”贺铮寒伸手将她抱下来。

    “西羌那边传来了信。”

    抱着她姚的手突然用力,姚桐微微皱眉,不解的看着他一瞬绷紧的下颚。

    “我有要事处理,你待在这儿。”

    贺铮寒将她放在地上,神色匆匆的打马走了。

    姚桐抱着花,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远去,徒留下一地烟尘。

    施仁亭老先生来时,看到的就是姚桐抱花目送的场景。

    真是郎情妾意,情意绵绵啊。

    轻轻咳了声,老先生捋须而笑,意味深长,昨日有几个不懂事的病小子,摘了几支花捆了一束,要送给她看个新鲜,今儿世子爷就带着她抱了一捧回来。

    世子爷......总算是有点热乎气了。

    “老先生,你怎么来了?”姚桐愣了下,将花放进马车里,迎着这带着一脸高深莫测笑容的老先生,笑着问道。

    “有桩事,老夫觉得要和夫人说一下。”想起来的目的,施老先生收了面上的笑。

    姚桐见他郑重,便也肃了神色。

    “先头探路的军队,剿了一伙山匪,从匪窝里救出了一些女子,就在刚才带了人过来。那些女子都是匪贼劫掠的,其中有些是附近乡民的女儿,虽说遭了这档子事,但眼下世道乱,能留一条命就不错了,乡下人也不甚在乎,这些女子也都说了家中地址,想来世子会命人将她们一一送回来。只是.....还有几个......是被劫去的官宦之家的女眷,她们......不肯说出来历,问得急了,还有一人夺刀欲自刎......年纪轻轻的,老夫看着不忍......”

    “糊涂,性命比什么都重要。”姚桐明白了施仁亭的意思,“我这就过去看看,她们被劫到匪窝里时,都能活着,就不是那种想不开的人。这里面怕是有其他的原因,老先生放心,我这就去看看。”

    ......

    第二日,贺铮寒也知道这事,听人说了姚桐挨个和她们说了一通话,那几人或一番痛哭,或面无表情,但无人再说寻死之事。虽然依旧不说来历家世,但身上沉沉死气都去了,还有两人开始跟在她身后。

    “你和她们说了什么?”他有些好奇。

    姚桐包了一个薄饼,里面都是他爱吃的菜,递给他,轻声说:“也没什么。就是告诉她们,身子是她们自己的,命也是她们自己的,不是她们的父族或夫族的,她们没有玷污什么,照样能活得堂堂正正。”

    贺铮寒放下薄饼,垂眸看她,想起那封信,五味杂陈,心如刀绞,“你倒是想得开。”

    若那人也如此看得看该多好。

    再没有胃口,转身离开。

    姚桐瞪着他大步离开的背影,以为他也是那等认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愚夫,狠狠皱了眉头。

    接下来的日子,贺铮寒忽然忙碌起来,姚桐甚至见不到他的人影。

    行军速度也突然加快了,姚桐注意到,军中人马越来越少,大批精锐被贺铮寒调遣了出去,不知执行什么任务。

    留在队伍中的大都是伤兵和伙夫,真正的精兵,并没有多少。

    不过,距离凉州城只有不到一百里了,这么近的距离应该不会出问题。

    没想到,变故来得如此快。

    “报,前方十里处有敌,至少两千骑兵......”唯一一个逃回来的斥候,背上中了一箭,撑着一口气说完军情,就没了呼吸。

    “世子爷不在军中,夫人,属下护着你离开。”

    留下的天权,当机立断,立马下了决断。

    “来不及了。”瑶光幽幽的声音响起,“来得人是羌人。”

    闷雷似的马蹄声响起,黑压压的敌骑呈扇形包抄,而这边留下的精骑,冲在了最前面,和这些凶神恶煞的羌人对峙,后面的步卒,也不畏惧的排好了阵型。

    一阵狞笑声响起,这伙羌人骑兵的首领掣马上前,不畏弓箭手拉满的弓弦,打马而来,坐在马车里的姚桐,一阵不适,就像是被猛兽盯上了一样。

    她从窗子望去,见这人越来越近,甚至能看清他的容貌,粗犷的脸上覆满络腮胡,高高的鹰钩鼻,深深的眼眸里嵌着一双狼似的绿眸。

    这人果然是向着马车而来,蓦地对上他的眼睛,只一眼,姚桐就觉自己上上下下都被他刮了一遍似的,一股凉意从脚底蹿上来。

    “留下这辆马车,本汗放你们离开!”

    出乎意料,这胡人一开口,竟说得一口流利的官话,连一点口音都没有。

    天权等人眼瞳一缩,紧紧护在马车旁,“放肆!”

    “贺铮寒要夺了本汗的阏氏,就将他的女人赔给本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