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39章 禁欲多年,终于破戒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姚桐面色如常,细看去就能看到她脚步虚浮,像是喝多了酒。

    “我渴了,水在哪里?”

    白嫩的指尖揉着额头,喉咙里着火似的干,眼前的人在她眼里只是个模糊的影子,娇软的嗓音微微的哑。

    她这具身子不善饮酒,已是注意了,没想到那碟白米糕里,馅料竟是用得醪糟,她一时不察,多吃了几个,不想,就有些醉了。

    贺铮寒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她唇前。

    “你别晃,端好了。”

    红唇张开,噙着杯沿,却喝不到水,姚桐发急,按在他捧杯的手上,怒嗔。

    眼看就要喝到水了,杯子却忽然不见了。

    “我的水!”

    贺铮寒沉沉一笑,衔上杯子,作势欲喝。

    一双杏眸瞪得溜圆,皎白面孔染上一层薄怒的红,“你还我。”

    姚桐扑了过去,伸手欲夺。

    斜刺里忽地伸出一条长腿,她不妨绊了上去,直直摔在他身上。

    手下肌肤硬实灼热,男人的眼神危险至极,姚桐惊喘一声,本能的要后退。

    “这就还你。”尾音消失在双唇交缠中。

    水渍沿着麦色的肌肤,一路下滑。

    他以这样的方式,将那杯茶水还给了她。

    然而,这水却似浇在火上的油,将身子里的烈火烧得越来越旺。

    纤长有力的手指,抽掉发上的钗环,解开了衣带、衣襟,如云堆发绸缎似的落在胜雪的肌肤上,美得惊心动魄。

    炽热的气息,落在耳边,“阿桐。”

    姚桐仰脸承受着落下来的炙热,双臂搂住劲瘦有力的腰身,“我在。”

    “啊——”姚桐痛呼,不可思议的望着悬在她身上的男人,“你......”

    某人一脸紧张,一脸薄汗,在她注视下,暗眸里染上羞恼。

    她笑出了声,无比的愉悦,谁能想到位高权重的世子爷,解人衣裳那么娴熟,到了这最后一步,竟然如此生涩。

    “不许笑!”

    麦色的肤色很好的遮住面上的红,暗哑急喘的嗓音却暴露了他的根底。

    真好,姚桐心里开出了花,她挺了挺身,紧贴着的身子带来的摩擦,让上面的男人隐忍的哼出声。

    “哼。”锐利的疼突然袭来,姚桐痛哼了声,一口咬在他肩上。

    一滴滴热汗落下来,姚桐喘着气,看着身上面色紧绷的男人,他一动不动的撑在上面,有力的臂膀鼓出一块块肌肉,“你怎么了?怎么不动?”

    一双着了火似的鹰眸,终于有了反应,贺铮寒右手抚在她心口上,掌下心跳一下下有力,“你.....流血了......”

    他这个样子很不正常。

    仿佛她流血是件极其重大的事情,他说着这话时的眼神,就像她快要死了一样。

    心里忽然涌上说不清的感觉,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吗?那层膜破了,或多或少都要流血,这种事情男人不都是很得意吗?

    以他的身份、地位,怎么会不知道这种事?

    “你在担心什么?”

    她的手扣在宽厚结实的背上,那里出了一层的汗。

    身上的男人突然一震,暗沉的眸子牢牢的锁住她,脸上的那抹脆弱像是遇到朝阳的晨雾,一瞬消失殆尽。

    若不是她一直看着,几乎以为刚才那是错觉。

    “唔......”

    姚桐痛得一抽,再也无法多想些什么。

    夜渐渐深沉,红烛滴下一串串的烛泪,床上的帐幔不停的颤动,间或传出男子的闷哼声和女子的轻吟声。

    .............

    这一夜,姚桐感觉自己就没有睡。

    禁欲多年的男人,一旦开了闸口,食髓知味,一次次的折腾,不知疲倦。

    “不要了......”当又一次被逼着睁开眼,“疼.....”

    她红着眼角软软的求饶,贺铮寒深吸一口气,从她身上翻下来,忽然想到了什么,掀开纱被,一脸紧张,“是不是伤到了?”

    边说边凑上去看,一眼看到被单上盛开的那朵血花,下颚猛得抽紧。

    翻身下穿,挺拔高大的身子不着存缕,背上一道道渗血的划痕。

    “来人。”

    他一声低喝,守在院子外的侍卫连忙跑过来听令。

    “抬一桶热水过来。”

    姚桐以被掩面,她觉得明天不用见人了,待听到贺铮寒要人去请施大夫时,大惊,掀了被子就冲了过去,“不要,不要!”

    她强烈反对,贺铮寒总算是信了她没事,不用看大夫。

    泡在热水里,姚桐一想到进来的仆妇,那一脸的暧昧,脸上一阵阵的发烫,忍不住打了下水面,水花四溅,“这一闹,怕是要昭告天下了。”

    直到水开始泛凉,她才出来。

    穿上的狼藉已收拾了,重新铺上了条干净的床单,贺铮寒换了身干净的寝衣,“过来,还能睡会儿。”

    .............

    在肃县整休完毕,大军继续出发。

    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辆宽敞的马车。

    窗子上的竹帘拉了起来,风吹进去,薄纱飘舞,形成了一道穿堂风,里面很是凉爽,并不会热。

    躺着睡觉的女子,眉眼舒展,红唇微翘,睡得很是舒服。

    马车未停,车里忽然震了一下,姚桐懒洋洋的睁开眼,果然是贺铮寒跳了进来。

    “别......竹帘还没放下。”

    贺铮寒吸了口气,唰唰两下将竹帘子放了下来,车厢内一下子暗了许多。这里也成了一处封闭的空间,和外面的车马喧嚣隔绝了开来。

    “唔。”

    滚烫的吻密密的落下,当那炽热的鼻息落在脖子上,姚桐急忙推他,“不要,落下痕迹,我怎么出去?怎么给人写信?”

    贺铮寒闻言吮得越发用力,昨天一整天她都跟在后面,跟着施仁亭学认草药,甚至给旁人读书念字,明明知道他在等着。

    “我调了几个书吏过去,这两天你先歇着,不用过去了。”

    幸而,她这辆马车坠在辎重车的后面,在高高的粮草掩映下,没人注意到贺铮寒跳了上来。

    “不许弄疼我。”

    “不许弄脏了衣裳。”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