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38章 忽然不想忍耐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姚桐紧张的四处看了看,帘子盖得严严实实,外面也悄无声息的,可她还是怕让人看见。

    “爷,别闹。”

    贺铮寒低低的笑了起来,热烫的指尖挑起她形状优美的下颌,看着这张秀美绝伦的脸上染上一层红霞,嗓音揶揄,“爷让你陪着一块吃午饭,你想到了什么?”

    .............

    “坐稳了。”

    贺铮寒将她抱上马背,一拉缰绳,马儿欢快的撒了蹄子,速度飞快。

    这般风驰电掣,坐得却又这般稳,姚桐第一次体会到骑马的畅快。

    “到了。”

    勒马停下时,姚桐很是意犹未尽,“爷,能教我学骑马吗?”

    “好。”贺铮寒出奇的好说话。

    “真的?”姚桐没想到他一口就应了,扭脸笑问,她就坐在贺铮寒怀里,骤然一转脸,碎发擦着他的脸颊,呼吸交缠。

    贺铮寒身子一紧,矫健的翻身下马,双手箍着她的腰将人抱了下来。

    “怎么谢爷?”声音越发嘶哑,鼻息灼烫,燃火的暗眸中她红唇开合。

    “唔。”

    他低头一口攫住,狠狠的吮,狠狠的吸。

    强势凶狠的似要拆吃入腹。

    姚桐才出口的惊呼,被他连声带音吞了下去。

    直到气喘吁吁,快要喘不上气时,他才放开了她。

    姚桐一得了自由,喘着气急忙退后了几步,唇上麻麻疼疼的,一定是肿了。

    贺铮寒笑出了声,很是愉悦,“这里有种鱼,这几日正是最肥美的时候,走,爷亲自烤给你吃。”

    定睛一望,竟是到了一处水甸子,不远处有个草庐子,里面火折子、盐巴等等一应俱全。贺铮寒让她在草庐子里等着,不多久,提了四五尾清理好的鱼走了进来。

    升了火堆,把串了鱼的木棍,插在火堆旁,来回翻面,不一会儿一股诱人的肉香扑面而来。

    外面烤的金黄,里面的鱼肉雪白腴嫩,咬一口,鲜美异常。

    “好吃。”

    姚桐好不吝惜的夸奖,一口气吃光了一条鱼。贺铮寒治军极严,不许将领克扣兵卒军俸,行军打仗时,自己也不另外开灶,兵卒吃什么,他就吃什么。这些天,给姚桐的饭食,和他的是一模一样,也不是精细的东西。

    吃了鱼肉,姚桐满足的喟叹一声。

    “你倒是好养活。”

    “不许笑我。”姚桐斜了他一眼,“爷今日心情倒好。”

    贺铮寒点了头,“这边已清理的差不多了,明日拔营去凉州城。”

    “那爷能不能派人送信时,顺道将回信带到凉州城。”

    说起这些家信,贺铮寒眼中带了笑,气势极盛的面孔也一柔,“你这做法,极好。”

    “这些士卒跟着我征战,极是不易。军中寄信不便,你为他们写家书,对他们来说,不啻于雪中送炭。你为爷收拢军心,爷要谢你。”

    他眼中神色不似开玩笑,姚桐忍不住撇开了眼,她虽然是尽心尽力为他们写家书,可这里也有她自己的私心,贺铮寒这般郑重道谢,让她有些惭愧。

    “你想要什么?”

    姚桐摇头。

    “你若是想不到,就先记下。等你想到了,无论什么,爷都兑现。”

    ..............

    大军向着凉州城开拔时,那些家书也一封封的递到人家手里。

    其中一封,几经辗转,到了锦霞手里。

    “夫人放心,奴婢一定做到。”锦霞又哭又笑,看完了信,按照夫人的吩咐,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

    这一路并不是急行军,走得算得上悠闲,贺铮寒有空时,便教她骑马。

    “记住,脚要踩进脚蹬里,缰绳要抓牢,身体要放松。剩下的,跟着马的节奏就行了。”他说得轻松闲适,上马下马的动作都极漂亮。

    “记住了吗?来,自己试一试。”

    姚桐走到马身侧看了眼那脚蹬的高度,紧张的心跳都快了,在贺铮寒鼓励的眼神中,一横心,左脚踩上脚蹬,右脚在地面用力一蹬,身体半腾空,落在了马背上。

    “好。”贺铮寒赞了一声。她练了段时间的功夫,身子韧带拉开了,不是软绵绵毫无力气的闺中女子,这个动作虽然生疏,但该掌握的巧劲都掌握了。

    ............

    “瑶光,你站在这里看什么,快去前面注意着路上的情况。”见瑶光目光直直看着马背上的世子爷,天枢不易察觉的皱了眉。

    “天枢,你跟着爷多少年了。”

    没有等到回答,瑶光也不恼,她目光迷离的望向西南,“我在西羌待过一年,爷最放心不下那里。”

    “瑶光,那不是我们该操心的。”

    “天枢,你太无趣了。”

    ............

    沿途府城的官员,无不殷勤接待,尤其是新归顺的那些,更是力求在贺铮寒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但,这一路,贺铮寒并没让大军进城。

    直到经过肃县,这是从北狄手里夺下来的县城,为了宣扬军威,贺铮寒扶起新上任的一干地方官员,带军入城。

    肃县官员受宠若惊,晚上,在县衙大摆筵席。

    因肃县被北狄夺了十多年,沾染了胡人纵情肆意的习俗,晚宴上,体内流淌着一半胡人血统的舞姬,奔放妖娆。

    贺铮寒为了安抚一干战战兢兢官员的心,多喝了几杯酒,能回到住处,一掀床铺,滚下来一个赤条条的少女。

    正是宴上最美的舞姬。

    柔软的身子带着馥郁的香气,紧紧的贴上来,被她触碰的地方,火一样燃烧了起来,贺铮寒一把将人摔在地上,爆喝,“滚出去。”

    他目光狠辣,那少女瑟瑟发抖的被人拖了出去。

    鼻翼间缭绕着淡淡香气,从小腹上窜起来的火苗灼灼,贺铮寒闭眸,一时大意,竟中了招。

    “怎么了?”门外又一阵嘈杂。

    “爷,夫人走错了地方,属下这就送她回去。”

    “站住。带她过来。”

    这些助兴的催情香,以他的自制力,不是不能忍,只是今日多喝了酒,忽然不想忍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