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34章 失踪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姚桐失踪了,在梅字包间里凭空消失了。

    贺福瑗打开包间的门,里面空无一人,守在门外的铁甲卫大惊失色,他们就守在外面,一点声响都没有听到,姚夫人连带着身边的丫鬟小喜一块消失了。

    “围住松鹤楼,一个人都不许离开,搜!”

    ......................

    姚桐悠悠转醒,后脑上阵阵钝疼,眼前一片黑暗,这是在哪里?

    有细碎的脚步声逼近,“人怎么样了?”

    她连忙调整呼吸,一动不动,装作没有醒来的样子。

    “估计下手的时候重了点,还没醒。那个丫鬟倒是醒了,大呼小叫的,直接灌了药了。”

    姚桐眼皮跳了一下,那是小喜,紫电、锦霞近些日子一直留在醉霓裳,在松鹤楼等了许久,一直没等到贺福瑗,她就让青霜出去看了看情况,身边跟着的只有小喜。

    他们将小喜怎么了?

    “别大意了,给她也喂点药,马上就出了地道,等下从北门出城。”

    说着,摸出了个小瓷瓶,拔开瓶塞,将里面的液体灌进姚桐的嘴里。

    姚桐不敢让他们发现她已经醒了,再勉力抵抗,也吞咽了些药物,不久,昏昏沉沉的就没了知觉。

    “疼......”

    姚桐再醒来,是疼醒的,有人用尖锐的东西一下一下扎在她身上,疼痛难忍。

    “孙二......是你。”

    眼前立着的淡妆素雅的女子可不是孙琼华,只是她神色狰狞,生生的将那身柔弱的仙气给破坏殆尽了。

    “贱人,你终归落到了我手里。”孙琼华一脸阴沉,手上蓦然使力,那尖刺的针尖一下扎进柔软的指甲缝里,十指连心,姚桐痛得浑身打颤,却一声都没出。

    嫣红的鲜血汩汩流出,坠在白嫩的指尖,触目惊心。

    “怎么不说话了?你这张嘴不是伶俐的很吗?鼓动表哥给我订了婚,你是不是很得意?”孙琼华恨怒难消,姑祖母到底还是听了表哥的话,给她订了一门婚事。

    可那个男人,一脸的懦弱相,给表哥提鞋都不配,她孙琼华怎么甘心委身这种男人。这世上,只有表哥那样的人中之龙才能配得上她。

    她不甘,不忿,一腔嫉恨之火全都倒在了姚桐身上。

    “呵。”姚桐嗤笑出声,“你竟然觉得委屈,呵。”

    指上的疼传到心尖上,一抽一抽的疼,姚桐不仅一声疼没叫,还笑出了声,“要娶你这种蛇蝎女子,那家人上辈子得做了多少孽!”

    “世子就是眼明心亮,看清了你的内心和你的皮囊一样丑陋,才......”指上又是一痛,她强忍着,继续说:“送上门都不要!”

    “贱人,贱人,我要缝了你这张嘴。”孙琼华自负美貌,大名府世家闺秀里,再没有比她更美的人,她以为就凭她的容貌,世子表哥一定会看上她。可见了姚桐,她才知道嫉恨的感觉,在这个贱人面前,她一贯自信的容貌,根本无法凭恃。

    “小姐,别累到了自己,来喝口茶歇一歇。”说话的是孙琼华身边最近新提拔的一个大丫鬟,做事伶俐,又会说好听话,遇到了事情还会出主意,孙琼华最倚重她。

    “小姐,一刀杀了她太便宜她了,哪能让她感觉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奴婢以前在外院里听说,那楼子里的姑娘,若是得了那种病,全身长疮流脓,再美的脸,都恶心的让人不想看第二眼。”见孙琼华意动,这丫鬟继续说,“奴婢就好奇,若她得了那种病,眼前这张花容月貌的面孔,到时会是什么样子?世子爷瞧见了,会不会恶心欲呕?”

    “表哥一定觉得她肮脏至极,看一眼都是脏了他的眼!”孙琼华动了心,“你说的对,干脆利落的杀了她怎解我心头之恨!”

    “那种病怎么让她得?”

    到底还是不经人事的姑娘家,再怎么张口闭口贱人,到了真格上,还是一窍不通。

    丫鬟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嘴里殷勤的说:“奴婢也不晓得,就是有次在花园子听到小厮们说了一句,说花匠刘三去了楼子染了一身脏病,又传给了他家婆娘。奴婢想着是不是找个得了脏病的男子,再让他传给......”

    “好,你马上去找人。”

    孙琼华雷厉风行,恨不得马上找人过来,让这女人委身在最脏烂的下贱男人身下,再一身脏污恶心的出现在表哥面前。

    “且再容你活几天。”

    这主仆二人的谋划,完全没有避开姚桐。计议已定,孙琼华得意洋洋的剜了她一眼,见她强撑着镇定,眼中恐惧之色却没法遮掩,快意大笑。

    “小姐,这事交给奴婢办就好。您和夫人老爷说得是来寺里上香,若迟迟不归,怕引来人揣测。”

    孙琼华是打着来慈云寺上香的名头出来的,这慈云寺在城外,附近不远处有个破败的尼姑庵。这地点是她一早勘察好了的,让人从松鹤楼里将人带出,带到这庵堂,她悄悄的从慈云寺过来,任谁都不会想到她身上,即便怀疑,也找不出破绽。

    “这桩差事你办好了,重重有赏。”

    孙琼华走了,却留下了好些人,将庵堂看得紧紧的。

    “人找到了吗?”

    “废物,怎么这么慢?多派几个人去找。”

    几乎每隔一个时辰,姚桐都能听到那丫鬟大声斥骂的声音,每听一下,她脑中的弦就距离崩断更紧一分。

    “你竟然用马桶!”

    这日,那丫鬟竖着眼大骂,“这屋子里就一个马桶,你用了我用什么?给我滚出去上茅厕!”

    姚桐面上不显,心里大喜。这丫鬟颐指气使,又好逸恶劳,这几日很是懒怠,每日送饭时,将那干硬的馒头随意一扔就走,今日竟要让姚桐出去上茅厕,她一面往外走,一面不动声色的察看这里的情况。

    “今日怎么只有青菜没有肉,是不是以为小姐不在就克扣我?仔细回府我告诉小姐,剥了你们的皮!”

    那丫鬟很是挑剔,将看守的人遣出去一大半为她买这个买那个。

    这方便了姚桐。

    她已将这庵堂仔细的看了一遍,终于在一处荒草掩映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洞口,这庵堂的围墙是用土筑的,风吹雨淋,年久破败,墙上破了个洞。

    这处又偏僻,姚桐偷偷揣了块打碎的瓷片,趁人不备时,将这洞口越挖越大。

    直到这日,天气和暖,那丫鬟又发了通脾气,将仅剩的两个看守又遣走了一个,命他去看看那群没用的东西为何还没寻到人。

    她自己则躺在了竹榻上睡着了。

    姚桐趁那唯一一个看守去方便的空隙,脚步又轻又快的跑到那处,扒开荒草,从那洞口钻了出去。

    “人呢。”

    那看守回来,找不到人了,急忙跑到竹榻前询问那丫鬟。

    话声未落,脖子上一疼,大睁着眼倒在了地上。

    “总算是跑掉了!啧啧,浪费了姑奶奶这些时间。可得多要点银子!”

    丫鬟看了眼那处荒草丛,脸上神色和之前判若两人,孙琼华若见了她这副样子,再有两个胆子也不敢用她做贴身丫鬟。

    “虽然后面的事和姑奶奶没干系,不过,为了银子,送人送到西,就去瞧一下,可别让那丫头再被人半路里截胡了。”

    看都没看地上的死人一眼,这丫鬟飞快的出了庵堂,沿着山道一路飞奔。

    直到瞧见了一队商队,发现了那丫头果然在里面,意味深长一笑,趁人发现之前,鬼魅般的离开。

    “安嫂,我来吧。”

    晚上商队歇在邸店,姚桐挽了衣袖,想要刷碗。

    “姑娘使不得,你手上的伤还没好,可不能碰水。”安嫂是这商队里的煮饭嬷嬷,也是唯一个女子,很是心善,正是她看着姚桐手指受伤,模样凄惨,说服商队领头人,收留了姚桐。

    白吃白住,姚桐很是不好意思。

    “姑娘,只一看你这一把春葱似的手指,就知道你出身极好。你还没想到自己家在哪里吗?”

    姚桐双眼一暗,“我......回不去了......”

    安嫂叹了口气,她当日形容狼狈,不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儿,这世道......越是出身富贵,越不能接受,“姑娘要是记不得了,就先跟着商队吧。我们要去汴州,等到了那里,姑娘再慢慢谋划。”

    “汴州?”

    姚桐苦笑一声,这真是......不过,她这现在这样子,除非中了大奖,绝不会见到郑王一家子。等她想法子赚点银钱,马上离开汴州就是了。

    她倒不是故意隐瞒,实在是不知要去往何处,贺铮寒在北边打仗,大名府她是不能再回去了,先走一步是一步吧。

    一路上盗匪不断,好在商队里护卫多,每次都有惊无险。

    如此,姚桐见了无数鲜血,从惊惧到平静,终于抵达了汴州城。

    “姑娘,今儿不住客栈了,咱们主家在汴州有宅子,咱们回宅子住。”

    姚桐仰头看了看黑漆大匾上两个有力的大字,‘谢宅’,眼皮子忽然跳个不停,她竟然没有询问这商队的主家是哪一家!

    “姑娘,怎么不进来?你放心,咱们主家素来心善,遇到有难处的都伸手帮一把,你不用难为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