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33章 我舍不得爷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那日之后,贺福瑗威逼利诱,终于从母妃身边的嬷嬷口里知道了这桩陈年旧事,心中怒火汹汹,她早感觉出了父王母妃相敬如宾下的冷淡疏离,以及母妃对大哥的漠然。得知了这些,她总算知道了些情由。

    可孙琼华竟用这个来谋害姚桐,她难道不知在害姚桐的时候也是在母妃陈年心伤上洒了一把盐吗?

    “姚嫂嫂,你长得也肖似母亲吧。”

    “你和我四哥长得也有相似之处......她以为谋算成功后,母妃不会生气,甚至会高兴......她将母妃想成了什么人了!”这才是贺福瑗最生气的地方,拿她的母妃当枪使,孙二以为她是谁。

    姚桐惊着惊着反而平静了,只不知要说什么,只得静默不语。

    一片沉默中,前方忽然一阵喧哗。

    “郡主,不好了,刚刚前边传来消息,不知怎么世子爷和王爷吵了起来,王爷生气之下,拿杯子砸了世子爷。”

    “什么?”姚桐霍然起身。

    “大哥为了什么和父王吵了起来,你快去打听。”贺福瑗也吃了一惊,父王一向重视大哥,从来没有当众给我大哥没脸,更何况是拿杯子砸大哥。

    丫鬟领命飞一般的去了,很快又跑了回来,“郡主,王爷身边侍候的人嘴巴严实得很,奴婢只打听到是和北边的胡人有关,其他的就打听不出来了。”

    姚桐焦急贺铮寒身上的伤,面上就带了些出来。

    “我去看看。”

    作为王府里唯一一个嫡女,贺福瑗这任性的脾气一大半是冀王宠出来的,冀王盛怒之下,也只有她敢劝了。

    “妹妹,我心里惴惴不安,你见了世子爷,替我转告他,我在西角门那边等他。”

    ......

    出了王府,姚桐在马车里焦灼不安,直到吱呀一声角门打开,高大英挺的男子走过来。

    “爷,我在这儿等了您好久了,不要骑马了,陪我坐车吧。”姚桐挑起车帘,娇娇的嗔。

    深邃立体的俊脸上浮起一抹笑,贺铮寒扔下手中马鞭,朗声一笑,上了马车。

    “我马上给你换药。”扒开他的外袍,里面白色的中衣都染上了红色,姚桐脸色一沉,在奔跑的马车上,就要给他换药。

    为了便于遮掩,马车上燃着味道浓烈的熏香,这次姚桐的手极稳,换好了药,掩上外袍,抬眸看到他出神的望着前方,眼神温柔,嘴角带笑,神情极愉悦。

    冀王都生气的拿杯子砸他了,他怎么还如此愉悦?

    在他感觉到转眼看过来的时候,姚桐急忙别过了眼,不知为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慌在心底蔓延。

    第二日,北边依附狄人的胡人部族白部鲜卑叛乱的消息传遍了大名府,冀王下令世子贺铮寒领冀州军平乱。

    消息传来的时候,姚桐眼前浮现的是他那一抹神往愉悦的笑容。

    这就是他要的吗?

    姚桐在贺铮寒领兵出发的前一晚去见了他,“爷,能带我吗?”

    “军营中怎能带女子过去?”贺铮寒摇头大笑。

    意料之中的回答,姚桐早有对策,“我有用处的。我画的那幅大名府的地......堪舆图,你也觉得精确不是吗?除了大名府,其他地方的我也能画。军中行军布阵,勘察地形,总会用到这些的对吗?”

    贺铮寒看了看她,摇头,“这些自有军中的斥候来做。再说,你的确画得更为精确,可疆场上瞬息万变,环境恶劣,不是所有的地方都似大名府这般能让你从容的勘察地形。”

    “我不怕,我能吃苦。”姚桐连声说。

    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贺铮寒耐心的解释,“你会骑马吗?你能日夜不停强行军吗?你能上山下水不叫苦吗?你能......杀人吗?”

    他问一句,姚桐头就垂一分。

    “好了,你在这里好好待着,要是觉得无聊了,你不是鼓捣了衣坊和戏园子吗?那些随便你折腾。”

    姚桐一颗心沉到了底,贺铮寒不在的大名府,于她而言,不啻于龙潭虎穴。她静静呼吸了几口气,突然起身走向前,透窗而来的月色如水,她披着这一地月色跪了下来。

    “可......我舍不得爷啊。”她仰望着他,每个字都说得缠绵悱恻。

    贺铮寒仿若受了蛊惑,抬手抚上她的脸颊,“等我平了乱回来接你......”

    回来接她!

    姚桐心头更是忐忑不安了。

    “带着我好不好?我不放心你的伤,让我照顾你好不好?”她的声音越发的婉约绵长,“我舍不得你......”

    贺铮寒久久不出声,眼神迷蒙。

    姚桐心一横,站起身攀住他的肩,堵上了他的唇。

    双唇一触,转眼间主导权就到了贺铮寒手上,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按着她的后脑勺,火热的吻充满了攻击力。

    双唇被吮得发麻,鼻息间尽是勃发的男人味,姚桐能感觉到他的情动,不由得舒展双臂紧紧搂住那劲瘦的窄腰。

    贺铮寒却突然结束了这个吻,握着她的肩膀将她柔软的身子隔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突然而来的空虚,姚桐有些发懵,水雾蒙蒙的眸子茫然的看着他。

    “回去吧。”

    贺铮寒压抑着火热的渴望,哑着嗓子低喝。

    她都投怀送抱了,这个男人都能推开她,贝齿咬着红唇,羞窘涌上面颊,却强撑着姿态,“你的伤口迸开了,我给你包扎。”

    “不用。”干脆利落的拒绝声,沉默的静寂中,他顿了顿又解释,“能出了城,进了军营,那里有大夫。”

    原来,他都有安排。

    原来,的确用不到自己。

    姚桐心中羞恼欲甚,面上却镇静了下来,整理好凌乱的衣物,盈盈一福身,“祝爷旗开得胜,全胜而归。”

    转身,款款离开。

    第二日,朝阳初升,贺铮寒带人离开,别院里所有的人跪地相送,只少了那一人。

    “走吧。”

    贺铮寒停了停,终于一拉缰绳,掣马飞驰而去。

    “回去吧。”

    大门影壁后,姚桐望着渐渐消散的一道烟尘,转身回头。

    ......

    春光飞逝,转眼,胜春的繁花落了一地,叶子越来越浓,更有小小的果子藏在浓叶里,眨眼到了暮春。

    北地平乱的捷报一封封传来,整个北地都震荡不休,贺铮寒的威望如日中天,大名府更是沸腾了,唯有姚桐这里平静的格格不入。

    “夫人,冀王府送来的帖子,郡主邀您去松鹤楼。”

    松鹤楼。

    姚桐到的时候,贺福瑗还没到,便在二楼梅字包间等着。

    贺福瑗一路上连番不顺,耽搁了很长时间,等她终于赶来时,包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这......这是怎么回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