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29章 这份礼物,爷喜欢吗?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姚桐再醒来,已是第二日的午后。

    “夫人,你醒了,小厨房里温着粥,奴婢这就去取来。”小喜欣喜若狂,扶着姚桐靠在迎枕上,端来热水擦拭洗漱了,就兴冲冲的去端了饭食。

    “这是世子爷特意吩咐的,熬得鸡丝红参粥,一直在灶上温着,熬得糯糯烂烂的。”小喜打开食盒,将一碗热粥和六样精致的小菜放在炕桌上。

    姚桐看着这一色儿清淡的粥菜,难得的有了些胃口,慢慢的喝着粥,“外面的事情怎么样了?你说给我听。”

    昨夜自家夫人睡了一夜,这王府里可有人彻夜难眠,一夜乱哄哄的不知有多少乱子,今天天色还没亮,王爷就派人来唤了世子爷,不到中午,就传出了四爷和孙家五小姐定亲的消息。

    小喜定了定神,仔仔细细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这么说昨夜王爷和王妃都去了棠院,王妃把王府四爷关进了祠堂,还去了瑞萱堂传孙二问话......”

    小喜连忙点头,“不过,奴婢只能打听到主子们的行踪,不知道具体问了什么。”

    “然后,一早上王爷就把世子爷叫了过去,不多久就传出了两家要结亲的喜事......”姚桐唇角绽出冷笑,“那孙二也完好无损的回了瑞萱堂吧。”

    “夫人怎么知道?”

    她怎么会知道,冀王府这是要一床锦被遮了,孙五嫁入王府,将这场丑事消弭于无形,纵然这事瞒不过所有的人,可最多能传点风言风语,孙家的名声,孙二的名声一点都不会受到影响。

    至于她这个受害人的公道,呵,没出事,就是她的造化了!

    真是欺人太甚。

    “端下去吧。”

    小喜看着还剩半碗的粥,劝说:“夫人再多吃点吧。”

    姚桐摆了摆手,“吃不下。扶我起来,备车回别院。”

    小喜大惊,“夫人,您身子骨还病着,怎么能再折腾?”

    昨夜姚桐到底还是伤了身子,她按了按酸疼的太阳穴,呼出的气体灼热,“这里我待不下去了,马上走。”

    贺铮寒听得下人传话,微微一笑,这脾气还真不小。

    “听她的吩咐。”

    顿了下,又喊住退下要走的小厮,“用我的车送她回去。”

    “夫人,这是府里为世子爷备的车,爷特意让人用这辆车送您呢。”

    姚桐扶着小喜的手上了车,这车外面看着肃穆低调,里面却极为奢华,铺了厚厚的虎皮褥子,四周悬着厚实的织锦窗帘,底座夹层里放着炭盆,整个车厢温暖如春。

    比她来时坐的车子舒服多了。

    ......

    瑞萱堂。

    “表......表哥......”孙琼华惊喜的望着贺铮寒,一夜无眠的小脸上忽然焕发了神采,一声表哥让她叫出了万种柔情。

    贺铮寒却没有一点儿怜香惜玉的意思,睨着她的眼神凛冽如冰,孙琼华在他这种眼神下,眼圈儿一红,眼泪盈盈欲滴。

    “表哥为何这么看着华儿?华儿哪儿做错了吗?”孙琼华颤抖着唇瓣,样子楚楚可怜。

    死死攥着掌心的帕子,不会的,昨儿回来她扑到姑祖母怀里一通痛哭,姑祖母虽然骂了几句,还是马上让人给她收拾了首尾。而且冀王舅舅已经发了话,这事儿和她无关,到此为止,表哥不会查出什么的!

    “你今年多大了?”

    听得贺铮寒开口,孙琼华眼眸睁大了些,心口擂鼓一样的跳,表哥这是什么意思?这男子开口问女儿家的年龄,这......她一脸娇羞的垂头,脸上布满羞涩的红晕,“十九了。”

    “的确不小了。”

    表哥的声音真好听,孙琼华含羞带怯的看了他一眼,喝了蜜一样的甜。

    “该说人家了。”

    贺铮寒冷眼睃了她一眼,淡淡的说出下半句,“女大不中留,孙家该考虑你的婚事了,别留来留去,再弄出一个无媒苟且。”

    孙琼华震惊的抬起身,脸上血色刷一下褪尽,像是受到什么不能承受的打击,整个人都像被抽干了。

    “表......表哥......你说什么......”孙琼华看着他,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滚滚而下,一张惹人怜爱的小脸,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可怜极了。

    “孙家要是没有章程,我来给你挑人。”

    这句话一下子击垮了孙琼华,她腿一软,摔在了地上,满目绝望,“表哥,我这些年的心,你都没看到吗?表哥,表哥,华儿这颗心里只有你,呜呜呜......表哥......”

    她哭得肝肠寸断,哭得情深意重,哭得外面的丫鬟都纷纷按了眼角,二小姐只是仰慕世子爷,她有什么错啊。

    “华儿,我的华儿,我的心肝都让你哭碎了,好孩子,你这是受了什么委屈?”冀王太妃从里间过来,一把抱住痛哭的孙琼华,她的眼眶也红了。

    “寒哥儿,你别拉着一张脸,华儿胆子小,仔细吓着她。”冀王太妃拍着孙琼华颤抖的肩膀,“华儿,你别怕他啊,他就爱冷着脸,心里是疼你的。你满月宴时,他还抱过你呢,别哭了啊。”

    孙琼华哭声渐渐止了,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眼,脸红红的,眼皮子也红红的,更是惹人怜爱了,抽抽噎噎的开口,“原来表哥是和华儿开玩笑。”

    “我从不开玩笑。”贺铮寒一点儿情面都没留,“祖母,明天我就把人选给你送来,你挑一个。”

    “不......我不嫁......”孙琼华抱着冀王太妃的腿哭得喘不上气,“姑祖母,我不嫁......我不要......”

    “祖母,孙家的门楣再经不起第二个女儿的蒙羞了。”贺铮寒丢了一句冰冷入骨的话,大步离开了瑞萱堂。

    “表哥!”孙琼华尖叫一声,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华儿,我可怜的华儿!”

    ......

    冀王太妃这里的鸡飞狗跳,远在别院里的姚桐一无所知,她正捧着碗苦药汁,一脸苦大愁深。

    她受寒引起的伤风越来越重,身上滚烫,竟是发了高烧。

    “这药太苦了。”一口气喝尽了药汁,姚桐难受的揉着堵塞的鼻子,“施姑姑要是在就好了,她开的药就没这么苦。”

    “施姑姑回了本家,等过完年,夫人再让她回来。”锦霞连忙端了蜜饯,“夫人吃颗蜜饯,压压味。”

    不大一会儿,药劲上来,姚桐眼皮子发沉,“你们都下去吧,我再睡一觉。”

    贺铮寒回来时,她还在睡,进来看了看她,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有些烫,他还有事,吩咐丫鬟仔细照料着,就去了书房。

    第二日姚桐醒来,挣扎着要去演武厅,她现在深切的体会到身体好的重要性了,若不是跟着贺铮寒练了几天,在冀王府她未必躲得了那碗泼来的桃花羹,虽然到底还是中了暗算,可那也是她实在不擅这些女人争来斗去的阴损招数。

    再说了,要是自己身子骨够好,那几捧雪也不至于让自己染上如此重的伤寒。

    “夫人,不行。”紫电青霜连忙劝说,“过犹不及,你这样会更损身子。”

    姚桐腿软得像两根面条,气喘吁吁的倒在了床上,又在床上躺了半天,躺得她百无聊赖,腰酸背痛。

    偏偏丫鬟们看得严实,她连看看书都不行,说耗费心神,不利于养病。

    难道要成日成夜的躺在床上?

    “夫人,世子爷来了。”

    贺铮寒看着背对着自己,单单留了个后脑勺的女人,默了默,无奈一笑,“听说你给爷备了生辰礼,爷怎么没看到?”

    这语气,前所未有的和软啊。

    姚桐眼珠一转,哼了声,“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怕爷嫌弃,就不拿出来献丑了。”

    贺铮寒朗笑出声,掰住她的肩膀,把人翻了个身,“你和爷置气,犯不着拿它出气。”

    姚桐不妨她动手,又最怕痒,叫了一声,抬起身子就躲,一头扎进他怀里,他刚从外面回来,一身寒气,这冷热一击,她在他怀里连声咳了起来。

    贺铮寒脸上颇有些懊恼,连忙松开她,又给她严严实实的掖好被子,亲自端了杯蜂蜜水给她。

    甜甜的蜜水微温,喝了几口,渐渐止了咳。

    “锦霞,你把那个紫檀匣子拿来。”

    锦霞很快捧了匣子过来。

    “你打开看看。”

    心知这就是她送的生辰礼了,贺铮寒含笑睇了她一眼,估约着是些衣物饰品之类,女子送的礼物,大略也就是这些了。不过,以她的女红针线之差,他还是不要太期待了......

    算了,只要是她亲手做的,管它怎么样,他都很高兴。

    没想到,匣子里竟然是一张纸。

    他竟没猜到。

    贺铮寒兴味浓浓的拿出那纸,一看清上面的东西,霍然站直身子,眼瞳紧缩,“这是哪里来的?”

    他激动之下,动作幅度极大,碰倒了凳子,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我画的啊。送给爷的生辰贺礼。”姚桐泰然自若的回望他,笑容嫣然。

    “你画的!这幅大名府的堪舆图是你画的!”贺铮寒眼神锐利至极,似要将她看透。

    姚桐笑着点头,这是她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送出的礼物,一幅方向、比例尺、图例完备的地图,一幅比现在所有的堪舆图都要精确的地图。

    作为地理杂志资深编辑,她在贺铮寒书房里见到过大名府的堪舆图,更亲自走遍了大名府,有了这些,做这样一幅地图对于她来说手到擒来。

    “爷喜欢吗?”

    绯红锦被下的女子,一张笑意盈盈的脸比三月桃花还要鲜嫩,而那双一眼就让他怦然一动的眼眸,幽静如寒潭,神秘而勾人,贺铮寒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