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25章 搽药油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贺铮寒效率极高,第二日再去演武厅,贺铮寒指着一位中年女子,“这是段师傅,是段家九段锦的第五代传人,阿桐,给段师傅见礼。”

    姚桐知道这时代对教导功夫的师傅极为敬重,见贺铮寒这般郑重,便知道这位段师傅应是个有本事的人,而且不是随便敷衍她的,否则若是大户人家的女眷游戏般学些花拳绣腿,贺铮寒是不会让她给这位段师傅见礼的。

    姚桐行了个弟子见师傅的礼。

    那位段师傅神色不变的受了礼,而后又对贺铮寒行了礼,“属下谨遵世子之命。”

    “夫人,若是出手重了,还请夫人海涵。”这是对姚桐。

    贺铮寒点了点头,“隔壁已经收拾出来了,阿桐,以后你和段师傅去那里练功。”

    姚桐做好了吃苦受累的准备,可她没想到才一天下来,就浑身疲惫,肌肉酸痛,连回去都是让丫鬟架着的。

    晚上沐浴后,姚桐浑身酸软的瘫在床上,锦霞捧着个瓷瓶进来。

    “夫人,这是段师傅让人送来的药油,说能缓解酸疼。”

    姚桐咬牙撑起身子,她身边就锦霞、紫电、青霜三人,偏偏她们手上都有伤,做不了这搽药的活儿。

    “去找个嘴严实的丫鬟过来。”

    新来的丫鬟手法温柔的给她上了药,饶是这样,姚桐也出了一身汗,沉沉睡去。

    第二日,姚桐疼上加疼。

    第三日,姚桐痛不欲生。

    ......

    第四日,姚桐趴在床上,让丫鬟上药,每到了这时,她就恨不得封闭五感,所以,身后忽然寂静时,她浑不知异状。

    贺铮寒挥手斥退丫鬟,这三日她的状况他看在眼里,按说不该如此,那药是他常用的,睡前用了,一夜过后,身体的疲累便能消了大半,她怎会毫无效果。

    见了这丫鬟搽药的动作,他才知问题出在了哪里,这药要大力揉搓进去,才能起效,那丫鬟轻柔的仿似擦水的动作,能有用才怪。

    贺铮寒仔细的净了手,准备亲自给她搽药。

    用松江布擦干双手,又在熏笼上烤了烤,直到手心发热,贺铮寒才把药油倒在手心,用双手揉搓,使药油均匀的沾满整个手掌。

    夜深人静,姚桐趴在床上,脸孔埋在柔软的枕头底下,这搽药,就像打针,等待第一下是最痛苦的,偏偏这一次,等的尤其久。

    “小喜,怎么了?”闷在枕头上的声音有些沙哑。

    贺铮寒顿了顿,没有出声,动作极轻的坐在床边,弯下一点腰,双手落在她细嫩白皙的肩上。

    随着贺铮寒火热的手掌落在她的肌肤上,姚桐不自觉的颤了一下。

    大掌有力的揉搓着她肩上纠结的筋络,每一个都按在酸疼的地方。

    “啊……”

    姚桐疼得叫出了声,怎么小喜的手劲这么大了?

    她一出声,揉按的动作一顿,姚桐立马瓮声瓮气的开口,“继续,别停……”

    刚那几下,虽然疼,可却让她沉重的肩膀一阵松快,看来是按对了地方。

    贺铮寒吸了口气,一双手沿着骨骼筋脉的走向,从上到下,一点点揉按,每一下都很用力,姚桐觉得火辣辣的疼,酸胀难言的疼中又有着轻快舒适,痛中带着酸爽,她紧闭着眼睛,手指紧紧抓着枕头,忍不住了就哼一声。

    按完背部,贺铮寒用袖口擦了擦汗,苦笑了下,他出的汗不比她少。

    “翻个身。”

    低沉暗哑的男声,惊雷一般,姚桐心跳都停了一瞬,惊骇的扭头,震惊的看着身后高大伟岸的男子。

    不是小喜?

    刚才给她按摩搽药的是……贺铮寒……

    “腿上的筋也要揉开,翻身。”

    贺铮寒轻咳了声,可再开口,嗓音还是那么低哑,剑眉蹙了蹙,他肃了脸孔,严肃的望着姚桐,努力打破这暧昧无比的气氛。

    姚桐一颗心七上八下,身上火烧似的不自在。

    可腿上一阵阵抽筋似的疼,在在的提醒着自己,眼下不是害羞的时候。

    还好腰间盖着软纱被,她急忙扯高了些,像浴巾那样系在胸前。

    贺铮寒君子的背过身,耳里听得一阵窸窸窣窣声,身子更热了些,他深深敛眸,默默背诵着《道德经》,等身后声音停了,才慢吞吞的转身,慢慢的坐在床边脚踏上,双腿悄悄的合拢。

    姚桐低垂着眼睛,目光凝在眼下三寸处。

    贺铮寒手劲极大,腿上的筋又板结的厉害,一下一下疼得姚桐一下子红了眼圈,却咬紧嘴唇不发一声,可身子控制不住的一下下轻颤。

    贺铮寒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压抑的呜咽,暗暗低咒一声,只觉更要命了。

    好容易将她双腿上的筋脉揉开,贺铮寒觉得比打一场仗都累,丢下一句,“睡一觉,明天就能消了大半的疼。”就匆匆而去。

    ......

    翌日,姚桐果然觉得身子轻快多了,再跟着段师傅扎马步,重心也稳了很多,不再因为双腿胀痛而摇摇欲坠了。

    只是见到贺铮寒,难免脸红尴尬,可她体会到了这同样的药,不同人的搽药手法,效果的天差地别,还是真诚的向他道了谢,并表示以后多辛劳世子爷了。

    贺铮寒不置可否,然晚上还是给她搽药。

    除了贴身伺候姚桐的锦霞几人知道世子爷日日快来,只是给夫人揉药,并没有其他。

    可这事情落入旁人的眼,便不是这么回事了,她们只看到世子爷日日夜间都要进姚夫人房间,一待就是近一个时辰,由不得人不多想。

    流言从来都是传得最快的。

    腊月二十那天,姚桐在演武厅没有见到贺铮寒,略有些失望。

    “今日是世子爷生辰,昨儿晚上,就回了王府。”

    姚桐知道今天是他的生辰,她也备好了送他的生辰贺礼,只是……这礼物怕要明天才能送出去了……

    不成想,下午时,一辆印着冀王府徽印的豪华马车停在了别院门前。

    “老奴给姚夫人请安。”这次来的老嬷嬷一张团团脸儿,天生带笑,“今天是世子爷二十四生辰之喜,这在咱们冀州是个大日子,王府办了宴席。夫人伺候世子爷,也是极大的功劳,王府里太妃和王妃都说世子爷性子冷,身边一直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她们做长辈的,心里一直挂念。现在有了夫人伺候,两位长辈心里也放了心,也都念着夫人的功。今日,要老奴来接夫人入府,两位长辈好好瞧瞧夫人。”

    姚桐见到一块来的有贺铮寒身边侍候的小厮墨松,知道推脱不得,只得和这礼数周全,满脸带笑的老嬷嬷来回客气了几句,装扮了一番,做了马车,去了冀王府。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