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23章 她要变强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姚桐本以为发生了这些事,会影响睡眠,结果一夜好眠,睡得香甜。

    梳洗停当,镜子里的面容气色极好,眉黛唇红,天然自带颜色,休息的好了,心情自然跟着好了,“锦霞呢。”

    昨天一睁眼就回到了这里,谢怀远那里发生了什么事,锦霞她们又都在哪里,她一概不知。

    “奴婢们不知道。”

    服侍她的丫鬟一问三不知,姚桐也不难为她们,先去饭厅用早餐,吃饱了才有力气。

    “夫人,世子爷不在书房,一早就去了演武厅。”

    姚桐信步走去演武厅,如今进入了腊月,天气极冷,她昨天负气之下裹着斗篷就去了书房,幸好这段时间养得好,又喝了姜汤预防,才没有受凉。

    今天她郁气消了大半,便穿得严严实实,里面是夹袄和棉裙,外面穿着一件里外烧毛的大褂子,双手套在暖筒里,饶是这样,还是感到一阵阵寒气扑面而来。

    “夫人,世子爷在里面,你请在暖间里等一等。”

    姚桐点了点头,暖间里烧着地龙,温暖舒适,这是贺铮寒冬日练武后的休憩之地,布置的风格和他其他的住处一脉相承,简单朴素中泛着一股子冷厉。

    整个演武厅院子里空落落,不见一丝绿色,在这冬日,更显冷寂,“你回去我院子里,端两盆水仙过来。”

    天气刚冷时,她养了好些水仙,到这时都长得郁郁葱葱,开了花了,就是前些日子冀王太妃派人过来大肆搜查,这些花儿也没遭殃,依然长得极好。

    跟着她过来的丫鬟行礼告退,墨松连忙笑,“夫人,那花儿沉重,小的让人过去替这位姐姐搬。”

    “去吧。”

    一时暖间里只有姚桐一人,寂静中,依稀能听到隔壁的呼喝声,等了片刻,姚桐按捺不住好奇,走出暖间,顺着声音走了过去。

    越往前走,听到的声音越大。

    守在大厅门口的侍卫见她只是站在门边望向里面,并没有进去,也不好阻拦。

    贺铮寒在练剑,动作简洁而有力,一下下带起的剑气似要撕裂空气,这样冷的天,他只着薄薄的练功服,却全身蒸腾着白雾,完全没有一丝畏寒的感觉。

    最后一式,长剑入鞘,贺铮寒转眼望了过来。

    长腿一迈,很快就走了过来,“我要沐浴,你来服侍。”

    甩下两句话,贺铮寒大步向暖间后面的浴房走去,走了两步,转身一看不见人跟过来,剑眉一拧,“过来。”

    姚桐吸了口气,压下脸上忽然泛起的红晕,小跑着追了过去。没办法,贺铮寒腿长脚长,走得又急又快,她根本就跟不上。

    等她追到浴房,里面已传出哗啦啦的水声,她站在门口,因为跑得太急而大口喘着气,眼睛快要把靛蓝色帘子盯出了个洞,也没想好要不要进去。

    ‘哗’一下一桶水兜头浇下,温水顺着发端,滑过他匀称结实、纹理细致的肌肉,贺铮寒在脸上抹了把水,长发**贴着脖子,下颌的弧线下是修长的脖颈,肩膀宽阔有力。

    昨夜一场乱梦,让他情绪糟糕至极,再无睡意,索性来这演武厅发泄一番。

    然而,有些事情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了。

    刚刚看到她的第一眼,昨夜那梦中场景,一下子又涌上心头。

    垂眸看了下身下瞬间精神的地方,贺铮寒眉头皱得更紧,因着那件事,他于女色上毫无兴趣。这些年,不是没有人揣测过,妖媚的、清丽的、可人的各色女子,都献到他的面前过,可这些女人,就算能挑逗起他的身子,到了最后,统统觉得面目可憎,失了兴致,从未真正要过那个。

    唯独对她,他的兴趣越来越浓。

    “真是无稽!”

    拿过大澡巾擦干身子,抓了件玄色宽袍穿上,腰带松松一系,贺铮寒走出浴房。

    一掀帘子,对上了姚桐慌乱的眸子。

    “世子……”

    姚桐力持镇静,目光游戏在他深邃的眼眸、湿润的睫毛、高挺的鼻梁上,坚决不再往下看了。

    “那是什么?”

    贺铮寒一直看着她,看着她脸上的红霞渐渐密布,才移开目光,心情却忽然好转。

    眼睛逡巡中,发现屋子里多了两盘东西。

    “噢,是水仙。”姚桐连忙解释,丫鬟奉命端来的这两盘水仙,长得极好,只是都刚刚打骨朵,还没绽放,“我见这里空旷,就让人摆上两盆水仙。”

    贺铮寒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姚桐也不再开口,气氛一点点沉默下来。

    只是这沉默,不是无言的尴尬,而是一种难言的暧昧,越是沉默,越是让人紧张心颤。

    姚桐感觉心跳越来越快,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提了起来,所有的感官都敏锐的不可思议,她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他的呼吸声缠在一起,能闻到他身上的澡豆香味,甚至能感受到他心口跳动的声音。

    这种感觉陌生又可怕,却又有一种巨大的魔力,诱着她沉醉其中。

    一股暗火窜遍全身,贺铮寒双眸幽暗,长臂忽然一捞,将她整个人都捞进了怀里。

    姚桐还没回神,他就俯身欺了下来,滚烫的唇随之覆上粉润的红唇,强势的撬开她的唇齿,入侵席卷……

    这个吻带着令人心悸的侵略感,凶猛又急迫,随着他的吻越来越狠,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似乎要把人嵌进骨肉里才罢休。

    她闭上眼睛承受,脸上酡红一片,睫毛一颤一颤。

    贺铮寒心火愈烧愈烈,灼热的吻一路向下,姚桐感觉领口一凉,锁骨上一阵微疼,睁开雾气蒙蒙的眼睛。

    对上他欲念满满的眼眸,昏昏沉沉的脑子立马清醒,按住他作乱的手,“不要……”

    一开口她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又细又软,甜甜腻腻,一点儿威慑力都没有。

    “不……我有事问你……锦霞她们呢?那日发生了什么事?”

    贺铮寒急喘沉重的呼吸蓦然一窒,从她玲珑优美的锁骨处抬起头,暗眸深寂,“不是你问,爷险些忘了。”

    “爷早就说过,你要听话,你却还和那谢九搅合在一起,他都对你做了什么?”

    姚桐面上的红晕一点点褪去,“你什么意思?”

    “爷的话你没放在心上!”

    气极反笑,原来到了现在他还是这种想法,巨大的失望让她身子微微发颤。

    “我若听你的话,现在已是一具枯骨了。”姚桐看着他冷笑,“你那好表妹受了委屈,太妃怎会放过我?”

    贺铮寒脸色也一冷,却没再说话,他知道姚桐在沈家掌掴了孙琼华,祖母大怒,要拿她问罪,如此一想,她迅速逃离,也不是不对。

    可一想到出了事,她先想到旁人,尤其是那心思叵测的谢九,贺铮寒心里的火不仅没熄,反而烧得更旺。

    但他不是一个任意迁怒的人。

    “孙家的事,爷会给你一个公道。”

    杏眸吃惊的睁大,姚桐没想到贺铮寒说这话,论亲疏远近,他不是应该站在冀王太妃那里吗?怎会说出这话,难道要真为自己讨回公道吗?

    可又能怎么样呢,他还能让冀王太妃对自己道歉吗?那可是他的亲祖母,冀王爷的亲生母亲!

    也不过是给自己一点物资赏赐罢了,就像上次的那一斛珍珠。

    这样子的公道,她不稀罕。

    “太妃身份尊贵,又是长辈,她要教训我,我又能如何,只求保住这条小命罢了……。爷的好意,姚桐心领了。”姚桐福了福身,“只是我的婢女锦霞和紫电、青霜,我习惯了她们的侍候,还请爷把人还给我。”

    贺铮寒目光沉沉的看着她,他给出去的东西,还从未被人如此不在乎的退回来,“墨松,把人送回去。”

    他高声吩咐,门外廊下候着的小厮急忙答应着。

    “多谢世子爷了,那……姚桐告退。”

    姚桐偷偷瞄了眼他的脸色,黑得吓人,连忙垂眸,不敢和他再共处一室,说了声赶紧离开。

    一出去,冷风一吹,浑身发冷,脸上凉凉的,她紧了紧褂子,发现天上飘起了雪粒子,天色一片昏暗,看来这场雪怕是不小。

    果然,如她猜想,大雪下了一天一夜,搓棉扯絮一般,飘飘洒洒,等第二日锦霞三人回来时,地上已积了一尺厚的大雪。

    “你们怎么了?怎么伤了?”姚桐大惊,仔仔细细的看了三人一遍,她们每个身上都带伤,手上、腕上都有烫出来的燎泡。

    “夫人没事就好了,奴婢一直担心着夫人。”锦霞身上的伤最轻,又伺候姚桐最久,见她安然无恙,抹着眼角的泪,嘴角却翘起来。

    “夫人,奴婢无能,到底没能将那些画抢出来,怕是……落入了世子爷手里……”

    原来如此。

    姚桐明白了贺铮寒别扭的原因,心里却不以为意,不过是些画,又不是裸画,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在他心里,到底将自己当做了什么?唯有他自己知道。

    “你们是为了那些画,才烧成这样,真是傻,让我多心疼。那些画随他去吧,无妨。”姚桐叹了口气,若依这个世道的规矩,她三从四德没有一个做到,可她如今好好的活着,为什么?只因为贺铮寒罩着她。

    他是握有实权的冀王世子,他要护着的人,旁的人再恨,也得顾忌着他。

    这个世道,归根结底,靠的还是强权。

    她要变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