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凡新人类 第15章倒计时

时间:2018-11-05作者:千度冰.CS

    看书,踢球,偶尔和同学出去聚会,在地下训练室练习基础剑术,和基础武道课程!

    有时候几天都不出门,宅在卧室里睡觉。

    这就是吴天河表面上的生活,平静乏味,就像吴家后院那条人工湖永远都是那么波澜不惊。

    然而,平静的湖面下也会隐藏着暗流涌动。

    吴天河每天都处于极度的焦躁不安之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不安感越来越严重。

    周围都是监视的眼睛,任何一点不正常的表现都会引起吴不周的怀疑,提前对他下手,他必须将对方动手的时间尽量延后。

    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都对他至关重要。

    所以他时刻展现出人蓄无害的这一面,让吴不周放松警惕。

    除了焦躁,伴随吴天河的只有不间断的训练,体育场健身房,同学聚会完后回家路上某条无人小巷,黑夜里不开灯的卧室,某家酒店内的卫生间,只要是没有人监视的地方,就是吴天河训练的地方。

    此外,吴天河还十分奇怪的敲碎了一栋烂尾楼的玻璃窗,反复在玻璃窗两侧跳跃、翻滚!

    开学季临近,还有两天就是大学开学报道的日子。

    地下训练室。

    “姐,明天我就要去北元大学报道了!”

    “我也要去京都大学报道,京都比较远我得提前点,所以今天就走!”

    吴天河走到兵器架拿起合金剑:“走之前,最后再陪我练一次!”

    “好啊!”

    吴亚蕾将披散的头发扎起:“今天我会拿出两成的实力,你要小心了哦!”

    刷,吴亚蕾摆出一个起手剑的姿势。

    吴天河顿时一惊。

    一个月前,吴天河刚刚开始进行剑术基础训练时,吴亚蕾也是这样起手的,她的握剑姿势一点都没变。

    一个月后,同样的起手剑势,在他的眼中看起来却大不同。

    吴亚蕾的起手剑极其简单,握剑旋转,通过旋转将剑柄调整到最佳抓握角度,旋转的过程她的手掌仿佛装了一块磁铁,将合金剑牢牢的吸住。

    并且将剑刃调整到最佳攻击角度。

    吴天河看着她手中的合金剑,这一瞬间仿佛被对方锁定。

    或者说,在吴亚蕾起手的这一刻,如果她想,自己已经死了!

    吴天河没有客气,弓步剑刺而出。

    铛~

    吴亚蕾迎了上来,剑向右侧稍稍移动了一指的距离就化解了吴天河的攻势。

    吴天河并没有按照三段式剑法出招,而是绕着吴亚蕾连连刺剑,只把吴亚蕾当做铁制假人模型。

    以吴亚蕾对武道的理解,现阶段吴天河所掌握的任何招式在她面前都是简单的套路组合,没有任何意义。

    速度,对于吴天河来说他只有这一个擅长!

    短短三秒钟时间,吴天河已经将自己的奔跑速度提升到极致,同时手中之剑化作道道剑影。

    刺剑,劈剑,三段式剑法,甚至甩匕首的方法,他随心所欲的将自己所学施展出来。

    毫无规律的施展!

    吴亚蕾纹丝不动的双脚突然间开始微微腾挪移动,原来只移动半指距离的合金剑开始大幅度的在身前格挡!

    大约十秒后,吴亚蕾嘴角微微一笑,看穿了吴天河的意图。

    吴亚蕾手中剑光一闪,吴天河快,她比他更快。

    合金剑剑身如蟒蛇尾巴敲击下来,吴天河只觉虎口一麻手掌仿佛都要被震碎。

    当啷~

    吴天河的剑被震飞,手臂剧烈颤抖。

    “姐……我输了!”

    吴亚蕾收起剑,没有丝毫轻视的道:“我用了三成的力量,你输是必然的!东海市高级中学包括老师在内,能扛住我三成力量的人,恐怕不会超过三个!”

    听姐的意思,似乎对我评价很高?

    “不过,你忘记我曾经和你说过的话了!”

    吴天河不解的看着她:“什么?”

    “任何武器都是对武者肢体的延伸!”

    吴天河还是不解,吴亚蕾走过去将吴天河的剑也捡了起来:“如果这是一次剑术考试,你无疑是成功的!”

    “如果这是一次实战厮杀,你将一败涂地!因为面对强者时,你未战就已示弱!”

    吴天河猛的抬起头:“我懂了,武器是对武者肢体的延伸,当手中没有武器时,武者的肢体就是武器,只不过延伸距离变短了而已!”

    “方才我应该继续进攻!”

    吴亚蕾微笑着点点头:“失去兵器并不意味着战斗结束,方才你至少可以将输的时间延后三秒!”

    “二小姐,再过半个小时我派人送你去机场!”陈方在外面敲了敲门轻声提醒道。

    吴亚蕾缓步走到吴天河身边,将他的脑袋按在自己身上。

    然后像之前很多年那样,揉揉了他的头发:“天河,我就要走了!不管在北元大学还是其他的什么地方,如果被人欺负,记得告诉我,无论多远我都会亲自去替你教训他们!”

    吴天河一动不动用力将头埋在她那温软的身体里,深深的呼吸。

    在这个家里,只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感觉到片刻的轻松和温暖。

    吴亚蕾拍拍他的后背:“好了,我走了!”

    “等等!”

    “还有什么事?”

    吴天河嘿嘿一笑:“姐,大伯的身体指标是多少来着?如果指标合适的话,你走以后我想找他陪我一起练习!”

    北元大学距离东海大约五小时路程,可以经常往返。

    吴亚蕾微微一愣:“待会我把他的体检报告发在你手环上,这次体检还是我陪他去的呢。”

    “他的身体指标下滑的厉害,你是该陪他练练剑,对他的身体好!”

    ……….

    夏末季节的夜,微凉。

    吴天河紧紧的将自己裹在被子里,还是觉得全身发冷。

    牙关咯咯的止不住打颤。

    天河fc的事,自从上次吴不周向自己提过两次被否定后,就再也没提起过。

    这意味着,吴不周已经放弃说服自己,只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将自己除去。

    即便同意出售天河fc,吴家还有大笔的遗产掌握在吴天河手中,不如一劳永逸的解决!

    只要自己死了,吴不周就是吴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方才,吴天河清楚的听到,吴不周下达了动手的命令。

    时间就在明天,送他去北元大学的路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