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主宰李维 第十一章 雷港的螃蟹

时间:2018-11-05作者:爱抽烟的老龙

    李维又在家里休息了两天,因为很不巧,艾伦牧师这几天在接待贵客,所以他这几天便是呆在书房里,仔细那十几本牛皮笔记。

    或者,便是念出拗口的咒语,召唤出那具铠甲,让马丁拿着干布将它擦拭的干干净净,这是约瑟夫的请求,一方面李维可以熟悉召唤法术,一方面也是惩罚这个总爱偷懒的狼人车夫。

    平日里的马丁果然是个英俊的帅小伙,一头卷曲的棕褐色头发,身材高大健壮,除了嘴巴有些啰嗦之外——这一点就连李维拿他也没办法,在家里马丁似乎最怕约瑟夫这位老人。

    至于那条小龙古奇,每天只会趴在李维肩膀上睡觉,自从滴血认主以后,即使是约瑟夫靠近李维,小小的幽影红龙也会冲着老人龇牙咧嘴。

    到了晚上,李维便会翻转戒指,用银针刺破手指,挤出一滴金黄的血液,喂给小龙,这同样是约瑟夫的请求。

    “您的血液可以加速古奇的成长”李维没说什么,只是留意到老人说这句话时,脸色有些古怪。

    有点像是在奶孩子啊,有时候李维看着蜷缩在自己枕头旁的的小家伙,一点都看不出这个小家伙是来保护自己的。

    而这两天,李维总是听见老人嘀咕着,什么这个地方太远,那个地方可能会有灵恩教的探子,某处岩浆的硫磺味太冲,某某洞穴靠近冥河可能有恶灵干扰诸如此类的埋怨。

    看着约瑟夫愁眉不展却又极端兴奋的样子,李维也只能随他去了。

    两天的时间很快,所以到了约定的第三天,李维在芬妮的帮助下换上了礼服,这还是李维第一次出门,而且是去拜访一位牧师,自然得正式一些。

    穿上纯黑的毛料燕尾服,带上洁白而光滑的丝质手套,提着高高的黑色礼帽,他实在是不习惯戴上这玩意,在马丁的陪同下,李维坐上家里的马车,前往雷港的圣安东尼教堂。

    “为什么叫做圣安东尼教堂?”李维坐在平稳行驶的马车里,透过车窗问向驾车的狼人,这位车夫正无聊的将双手放在脑后,嘴里叼了根不知哪里折断的树枝,正打着盹。

    “先生,安东尼是女神的首徒,您不是以前还说过女神十二门徒里,安东尼最为凶狠吗?”

    “而且传说他入教前正是附近海里捞海蟹的渔夫,所以雷港的教堂自然以他的名字命名。”

    马丁突然回过头,冲着李维神秘地说道,“捞了十几年的帝王蟹,他忽然有一天在海底得到女神的启示。”

    “海底?”李维心中一跳,这样的神启也太诡异了,什么样的神要在海底给信徒启示?

    马丁谈兴似乎被激发了起来,满脸的八卦表情,“这位女神似乎特别爱给什么海上的渔夫,山洞里的矿工和大漠里的向导启示。”

    “您上次不还跟我说,您喜欢探险,不也是学着那十二门徒行事吗?”

    “什么未知才是最大的信仰,是这句吗,先生我这人脑子笨记得不是很清楚,但老约瑟夫听了您这句话可是真气的够呛。”马丁笑的差点连嘴里的树枝都掉下来了。

    “是吗,大概最近事多,我脑子糊涂了。”李维现在脸皮也厚,只是微微笑笑,继续问了下去“艾伦牧师这个人,你怎么看?”

    “浑身铜臭味的恶棍。”狼人的回答简洁有力。

    “有趣的描述”李维想起那个高举权杖驱魔的牧师,怎么也无法将浑身铜臭这个形容词套在那位发福的中年人身上。

    马丁嘴中忽然吹了短促的几声口哨,两匹马儿则乖乖地放慢了速度,从下山的砂石路上拐了出来,车厢轻微晃动了几下,驶上宽敞的青黑色石板路上。

    “我昨天去雷港拿芬妮定的熏火腿,店里的老板跟我说,萨金来了大人物,雷港的贵族们都陪着呢。”马丁忽然楞了一下,“难怪我跑去港口投诉,那个绿衣服的小妞不搭理我,真有贵客来这乡下?”

    “还真是见鬼了”马丁往地上啐了口,继续说了下去,“艾伦压根连教堂的首席都不是,竟然也舔着脸跑去了”

    “还不是为了自己能攀上贵人。”马丁又开始八卦,“这圣安东尼教堂首席去年死了,艾伦早就想接任,大伙都看在眼里呢。”

    马车跑很快,李维一边听着马丁唠叨,一边怀疑自己家里这两匹雪花灰的挽马,是不是有点地狱的血统,这跑的也太快了点,车厢两旁的景物飞速向后掠去,才出发不到一会,便能看见隐隐绰绰的建筑出现在不远处。

    前方,墨色的大洋躺在臂膀似的海湾里,云朵般的海鸟们在帆影和海浪间盘旋,海湾的正中间,密密麻麻的船只随浪起伏,露出后面一大片低矮的建筑,这便是李维此行的目的地,雷港。

    现在已经是八月末,若是在李维前世生活的城市,正是烈日炙烤的季节,而在这个异世界的雷港,却四溢着深秋的凉爽,碧蓝色的天空下,到处是金黄的草甸和晾晒在房前屋后的各类海货。

    “冬季要到了”李维在车厢里看着外面,冰封的季节即将到来,而自己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未知的危险,但愿今天拜访艾伦牧师能有些收获。

    马车逐渐放慢速度,车窗两边开始有成片的建筑出现,雷港的房屋大多样式单一,普遍都是一两层的石砌深色小楼,房顶尖而陡峭,为的是防止在冬季堆积过多的积雪。

    道路倒是很宽阔,毕竟是港口,各种货物和车辆需要进出,尤其是这个季节,街道上到处是拉着刚下船海货的车辆,马车,蒸汽四轮车,还有各式手推车,将街道塞得满满当当。

    李维关上了窗户,外面全是海货的腥臭和马匹粪便夹杂一起的刺鼻味道,马丁也不像刚才那么自在了,坐直了身子,小心地控制着马匹。

    可即使马丁驾车技巧高超,可以自如地在车流中左右周旋,但马车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先生,前面堵死了。”

    “动也不动。”

    “约的是九点”李维从上衣马甲里掏出一块怀表,低头看了下,“还有二十分钟,教堂距离这里有多远。”

    “先生,远是不远,可您不能自己一个人去,这是出门时老头反复交代的。”

    “没事,我就下车顺着这条路走走,车厢里坐久了不太舒服。”李维打开车门,顿时嘈杂的喧闹声扑面而来,车厢两旁人来人往,十分的热闹,“我也许久没出来了”

    李维打量着眼前的景象,心中有些兴奋,关在悬崖边的小楼里几十天,每天接触的就是那么两三个人,实在是憋得很,他也需要放松下。

    而现在这些穿着各色中世纪衣裳,熙熙攘攘穿梭在充满异域风情的街道上的人流,以及乱哄哄的笑骂与吵闹声,不时还有几个大胆的少女偷偷打量着李维,这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确实生活在这个奇异的古代。

    而那些腥臭味道反而没那么刺鼻了,李维跳下车,冲着有些无奈的马丁挥挥手,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召唤铠甲的钥匙就挂在那里,大声喊了一句,“我在前面等你。”

    与一般海港泥泞破烂的马路不同的是,雷港的道路铺就全是一色的火山岩,这里是火山的故乡,温泉的圣地,而且开港没多少年,所以建设者们就地取材,将路面上铺满了黑色的岩石。

    李维穿梭在大街上的人流中,有那么一瞬间,他恍惚觉得自己是位在北欧冰岛旅游的游客,眼前的一切,让他莫名的舒适,没有暗红色的天,没有莫名其妙一心要弄死他的怪物,更没有什么地狱在等待李维统治。

    他只是自在地随着人流缓缓前行,听着身边的人们谈论鱼获,谈论天气,谈论邻居的轶事,甚至谈论哪家酒馆的姑娘容易上手,身边的面孔或者兴奋,或者喜悦,或者沮丧,人群中弥漫着人种特有的体味,虽然闻起来不太舒服,但李维觉得这才是真实的生活。

    李维没走多久,手里就多了几张路边姑娘硬塞给他的纸片,上面用口红写着潦草的地址,自己从没这么受欢迎过,他摇摇头将纸片塞进口袋,可一没留神,差点撞在别人身上。

    李维抬头一看,原来拥挤的人流不知道为什么停滞不动,身旁开始有人向前跑去,而路中间的车夫开始骂骂咧咧,堵车的时间实在是有些长了。

    “女神在上”前面有人突然在大喊,接着人们乱哄哄的声音像是一阵疾风,从前方刮了过来。

    李维紧走了几步,终于挤到了堵车的源头,这里是个十字路口,两边密密麻麻的人挤成一团,人群中不时发出阵阵祈祷与惊叹声。

    “这东西真大”孩子们的尖叫更加的刺耳。

    “前面怎么了?”巨大的蒸汽四轮车在李维身边发出噗噗的泄气声,司机早就钻出了驾驶室,站在车顶上往人群里张望。

    “先生”络腮胡子的司机看着冲他大喊的李维,做出了个夸张的表情,“真见鬼,他们把深海的恶魔给捞上来了。”

    “先生,这边”马丁不知什么时候跟了上来,李维扭头一看,这位年轻人使劲抽动自己的鼻子,“我在后面闻到了不祥的气息。”

    “所以赶紧追您来了。”

    “我们去看看”李维望着密不透风的人墙,准备硬挤进去。

    “您跟着我。”

    马丁身强力壮,伸开双臂,如同在人海中游泳,划开前方的人群,在连串的痛呼和咒骂声中,轻松带着李维来到了人群的最前方。

    宽阔的十字路口中间,停着一辆庞大的蒸汽八轮卡车,巨大的后箱上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小山一般,用发白的油布盖着,小股水流稀稀拉拉,顺着车厢的缝隙不停流淌而下,在卡车周围形成一片不小的水洼。

    “先生,您看”马丁指着车厢尾部。

    那是什么?李维吓了一跳。

    车厢的尾部,从油布里伸出四截昆虫肢体样的东西,上黄下白,布满了斑斓的花纹,粗壮的如同电线杆似的肢体,还在轻微的活动着,末端则是一截无比锐利的利刃,这是什么怪物?李维观察了半天,心里隐隐觉得这东西看着有些眼熟。

    “是个帝王蟹的腿”马丁在身边提醒李维。

    “这么大的螃蟹?!”

    “那要吃到什么时候?”这是李维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念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