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主宰李维 第九章 杂乱的信息

时间:2018-11-05作者:爱抽烟的老龙

    “先生,我是马丁”狼人的声音相当的豪放,但仍然彬彬有礼,小心翼翼地扶着惊魂未定的李维,走向卧室,“我刚下飞艇,那该死的飞艇延误了。”

    “竟然跟我说是什么有要客来临,普通飞艇需要避让,简直鬼扯,雷港这种乡下地方能有什么大人物会来。”

    “整整耽误了六个小时,要不然,怎么可能让那个贱货进入您的书房。”

    “好在芬妮发现不对,及时赶来通知了我。”这个狼人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声音又大,吵得李维头发涨。

    “谢谢你,马丁”李维抓住狼人推开卧室的机会,真诚地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在狼人出现后,他的情绪开始平复下来,但还是脚发软,毕竟不是谁都能在鬼门关走一圈回来,还能谈笑风生。

    “要不是你,我今晚就麻烦了。”他看着高出自己半个身子的魁梧生物,“你这些伤需要处理吧。”

    “没事,只要头不被打爆,这点小伤口自己会愈合。”马丁毫不在乎,弓着身子陪李维进了房间,“倒是那个巫妖,失去了一身法力,刚才又被我来了几下,有她受的。”

    约瑟夫和芬妮很快出现在卧室里,老仆人一脸的震惊与后怕,“该死的巫妖”,他冲到李维面前,“先生,是约瑟夫有错,不该这么轻易地相信那个贱货。”

    芬妮一脸的惨白“我简直吓死了,书房里有动静,可我怎么也推不开门。”

    “约瑟夫也联系不上,还好我知道小马丁今天回来,赶紧驾着马车跑去找他。”

    “多亏了你们”李维不知道说什么好,眼前这三人都是一脸的愧疚和不安,他有心安慰,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先生,怪我们没做好”约瑟夫还是铁青着脸,“马丁,从现在起,你要一直守在先生身边。”

    “是”狼人马丁在约瑟夫出现后,话竟然少了很多。

    芬妮大婶眼睛有些红,扶着李维坐到了卧室的沙发上,“我去给您热点姜茶。”

    “您稍微休息下,我马上回来”约瑟夫安排完马丁,脸色铁青,大步走出了房间。

    狼人马丁则晃晃悠悠随着出了门,随手将门带上,然后盘腿坐在了门口。

    “明天去投诉皇家飞艇公司,竟然晚点了六个小时”他一边嘟囔着,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身上的血渍,“毛上沾了不少血,这可麻烦了,难道又要剃光?”

    “群山之巅那些畜生知道了,一定会笑死。”

    李维靠在卧室窗边的沙发上,脑子晕晕的,刚才那一幕实在让他有些后怕,“这不是自己原来的世界,不是那个一切运转在合理规则中的现代世界。”他暗自告诫自己,在这个诡异的世界,那怕不经意的一句话,都可能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我需要力量,他靠着沙发喃喃自语。

    力量,他需要能自己掌控的强大力量来保护自己。他再次举起仍有些颤抖的左手,银质的戒指在眼前晃动着,这一次,李维的目光坚定起来,翻转戒指,然后答应那个声音。

    没有这枚戒指的保护,现在自己一定早已烟消云散。

    右手轻易地找到了那个突起,轻轻按了下去,整个世界随之翻转。

    窗户的倒影里,原本帅气中带着点学者气息的李维,变得妖异冷峻,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鲜红的光芒,有些粗糙和雀斑的皮肤,现在白皙如玉。

    就连一头乌黑的短发,也卷曲蓬松成了齐耳的样式。

    倒影中的李维,比原先妖异和帅气多了。

    “答应吗?”冰冷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接受吾的传承?”

    而这时,似乎还有人大声地在李维身边呐喊,“不要!千万不要!”

    这一次,李维不准备听从潜意识里的警告,刚才的那一切,吓坏了他,他需要保护自己。

    可就在他准备答应的时候,听见了有东西坠地的动静,伴着约瑟夫低沉的话语“先生,这是艾达的头颅。”

    李维吓了一跳,艾达的头颅?连忙回过神往地上一看,果然厚厚的羊毛地毯上有紫红色花朵盛开,长发缠绕之中,露出巫妖惨白色的面孔,李维一下子觉得胃部极其的难受。

    她不是跑了吗?

    地毯上的头颅切口整齐,却没有一丝血液溢出的痕迹,那张脸扭曲变形,瞪大的绿色眼睛里满是惊恐。

    约瑟夫肃立在沙发前,满脸寒霜,“这是她留在地狱里的替身,就是上次来面见您的那个,刚才试图穿越冥河,被河上的船夫发现了。”

    “船夫没留手,几下便这样了。”

    李维转过头,有点想吐,“那为什么不留下她审问明白?”

    约瑟夫闻言竟然笑了笑,“先生,地狱里,无论是凡人还是恶魔,无论是活,还是死,只要曾经有过灵魂,都有许多办法让他开口。”

    “我让摄魂怪直接搜索过替身的脑子,信息不多,但可以明确地是,这个替身那个贱货很早就准备了。”

    “最起码一百年前,地狱里的巫妖艾达便一直是个替身。”

    “我已经吩咐过,无论是谁,只要能找到这个贱货,吾主必将有极大的赏赐。”

    “那是应该的”李维点点头,“这个你看着办。”

    “是,先生”,老人接着伸出右手,手掌中有一小块水晶,“这是替身残留的记忆”,李维看向水晶中的淡淡云雾,里面似乎有女人惨叫与抽泣声。

    “我展示给您看。”

    “不用了,约瑟夫”李维的声音干涩的很,他扭过头去,看向窗外沉沉的夜色,“麻烦你把这个弄出去。”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是。”

    老人躬身行礼,带着那个惨白的头颅,悄无声息地出去了。

    李维在沙发里靠了半天,不时回想起下午跪伏在自己面前的巫妖,那紫红色的长裙,冰冷沙哑的声音以及惨白布满花纹的脸。

    还有那个在夜色中站在窗口,摇曳着向自己走来的女人,碧绿的眼睛里闪动着疯狂与饥渴,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李维长叹一口气,无论自己愿不愿意,这样的事,以后一定还会有很多,自己戴上了这枚戒指,杀人,或者被杀,将永远伴随着他。

    难怪前任毫不留念这个身体。

    李维看着手中的戒指,轻轻按动戒托下的突起,将黑色的宝石翻转下去,现在是彻底没心情了,他脑子乱的不行。

    喝了口芬妮送来的姜茶,他沉思着,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脑子里被塞的满满当当。

    石板上的预言、星空中的怪物、被自己下意识读出的恶魔语以及那个巨幕呈现出来的一切。

    大漠,金字塔,骆驼上的年轻人和他嘴中呐喊的话语。

    缠绕在身上的黑色触手,戒指上爆发出的刺眼光芒加上那位疯狂巫妖深深的一吻。

    这一切,让李维陷入了重重漩涡。

    他需要整理下思路,李维到了这个世界以后,似乎一直是被人推着往前,踉踉跄跄,身不由自。

    丝毫得不到喘息。

    既然与自己有关,那一切便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即使是死,也要死个明白。

    想到这里,李维站起身来,找出了纸笔,开始罗列自己面对的问题。

    现在他面临的最大问题,便是前任在那个该死的沙漠里,招惹了古怪的存在,不知为什么被它給惦记上了。

    李维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用的是汉语,现在还是小心点好。

    李维,冰海,死亡,他写的很慢,脑子里似乎又出现了巫妖的惨白的头颅。

    另起一行,他写下了种子,深海,女神,毁灭,灵魂。

    第三行,只有两个词,女神与毁灭。

    李维又拿出一张纸,写下了沙漠,金字塔,石板,想了想,他又增加了一个词,漩涡

    看着眼前的两张白纸,李维沉默了半天,提笔在女神上画了个圈,又在冰海和深海上划了个圈,女神这个词,李维亲耳听见过一次,看着前任的口型猜测了一次。

    女神?李维不由得想起自己刚来的那天晚上,艾伦牧师权杖上的雕像,那个银质的双手合十的女神,有着一双幽蓝色的眼睛,李维呆了半天,在女神边上又写下了艾伦的名字。

    灵恩教的牧师,上次来的时候,竟然会对邪恶的石板感兴趣,说不定这是个很好的突破口。

    冰海和深海都是海洋,但李维似乎没有什么更好的渠道来了解,他现在接触的人太少。

    还有那个漩涡,石板上的漩涡和请柬上的漩涡,那眼睛一样的图案几乎一模一样,于是李维在漩涡边上又写上了黑袍会三个字。

    这便是李维知道的全部。

    看来,艾伦牧师和黑袍会自己不想打交道都不行了,李维苦笑了一下,看向手中的白纸,通过艾伦去了解灵恩教侍奉的女神,通过黑袍会去打探不可知的存在,这是李维现在能想到的办法。

    至于戒指,现在李维理清了思路,便没有刚才那么急切,还是明天向约瑟夫问清楚再说,他还是有些害怕,尤其是看见过那双疯狂又饥渴的眼睛之后。

    他害怕接受了戒指传承之后,自己就再也不是原来的自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