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主宰李维 第七章 水晶命匣

时间:2018-11-05作者:爱抽烟的老龙

    我还想知道呢,李维挺郁闷,冲着老人说了句“约瑟夫,你让我静静,过些时间告诉你。”

    “先生,这个很关键,请您理解我的苦衷。”

    “黑袍会的事情,您先缓缓。”

    “至于艾达说的那些,我先去召集几位大领主做些准备。”约瑟夫弯腰行礼,快步走向门口

    “即使那个怪物降临,地狱也会敞开烈火之门热烈迎接它的。”

    可为什么那个见鬼的怪物要我的命?李维目送着突然激昂起来的老人离开,有些想不明白。

    如果先前巫妖展示的画面没错的话,那山岳般的怪物为何在意自己这种小的不能再小的蚂蚁?

    从暗红色的世界退出来,莫名的死亡威胁才如滔天的潮水,开始不断在李维胸腔中翻腾。

    按照约瑟夫所说,距离大海结冰,还有3个月的时间?

    那会发生什么?会有山一般的怪物从天而降?

    李维开始害怕了,好不容易重生,他比一般人更重视自己的生命。

    虽然刚才约瑟夫离开时的话,给了他点信心,但李维胸口还是很压抑。

    沙漠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前任说过他在沙漠里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东西,那到底是什么?

    他一下子靠在椅子里,两眼无序地扫视着宽大整洁的书房,高大的书架环绕着他的四周,上面摆满了各色书籍和奇异的标本。

    李维费力地在自己脑海中搜寻,凌乱的记忆如同无数闪亮的碎片纷纷从大脑最深处浮现出来,各类声音、画面以及乱七八糟的气味充斥了他的全部身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光线已经暗淡下来,李维按着剧烈疼痛的额头,长长叹了口气,一无所获,有关大沙漠的记忆干净的像一张白纸。

    “该死”李维一拳砸在书桌上,好好地记忆你删掉干嘛,这个见鬼的前任现在一定在某个角落看他笑话。

    记忆里找不到,那书房里呢?李维发了狠,开始搜寻前任留下的文字记录,日记、草稿、文章、信件,他一一过目,直到深夜,实在是累的腰酸背疼才瘫倒在椅子里。

    然而一无所获。

    约瑟夫也不在身边,老人晚饭都没露面,估计他也有自己的渠道来和下面联络,李维看着书桌上摊着的一堆东西发着呆,那是前任留下的笔记。

    前任确实多才,留下了大量的笔记,李维发现了十来本厚厚的牛皮笔记本,写的满满当当,大多都是历史、地理和博物学的内容。

    这可是个大工程,这些笔记光翻上一遍,就得七八天的功夫,李维从中随手抽了一本,准备等会去卧室床上躺着看会。

    房间的气灯早已经点上,现在李维知道,那是瓦斯灯,明亮的光线下,李维双腿翘在宽大的书桌上,身子后仰在椅背里,他伸出左手,仔细地打量着尾指上的戒指。

    要不接受灌注?获得与世匹敌的力量和怪物大战一场?李维笑了起来,他今天是累坏了,竟然起了这样的念头。

    不知不觉地,他的右手开始摩挲着戒指,食指准确地找到了那个微小的突起,轻轻搭在了上面。

    按还是不按,李维犹豫了,他移开视线,目光在书桌上巡视,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一会,乱糟糟的书桌上,有样东西突然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那是约瑟夫留下的石板和水晶匣子,小小的水晶匣子搁在石板上,通体透明,不知是什么材质,里面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紫色气体。

    石板李维现在根本不会去碰,所以他从椅子里探出身去,伸手将水晶匣子拿了过来。

    李维小心地用手捏住水晶,在眼前仔细观察着,这么小小的东西,竟然可以决定一个千年巫妖的生死,那一丝紫色气体如云如雾,在里面缓缓旋转。

    而那位身材极好的巫妖,竟然就这样干脆的交出它,仅仅是为了取得李维的信任,这个老妖确实不简单,李维感叹起来。

    这一丝气体不会是巫妖的一部分灵魂吧?李维盯着匣子里的紫色云雾,那云雾中有极细微的东西在闪烁,宛如云朵后面的星辰,这难道也是巫妖的记忆?

    李维想起自己脑海那些闪光的碎片。

    可惜没有办法这位活了上千年女士的记忆,李维笑了起来,窥探别人的隐私,好像有些过了。可下一瞬间,他愣住了,眼前的那些细微的闪光像是活了过来,云雾中无数的星辰开始飞速移动,忽而散开,忽而聚集。

    最终,小小的水晶匣子里,出现了暗淡的光芒,闪亮的碎片组合起来,形成乱七八糟缠绕在一起的蚯蚓样符号,浮现在云雾之中。李维瞪大了眼睛,这个他太熟悉了,这是恶魔语的字母,十来个字母组成了一个单词。

    “引导。”

    李维下意识地用恶魔语读了出来,顿时房间一暗,有寒风从李维指尖四溢。

    等李维发觉不对,已经晚了,闪烁的灯光下,身前书桌上的石板随着李维那声引导,忽的腾起一股黑色的烟雾,一下子将他笼罩在内。

    李维眼前一黑,鼻腔内一下子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像是被人按在了腐烂多时的海货堆里,他挣扎着想站起来捂住自己的鼻子,可随着眼前大放光明,整个人呆在了椅子里,就连刺鼻的臭味似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巨幅的画面跃动着,在李维眼前徐徐展开。

    如果说下午巫妖给他看的预言,是用一台老式电视机播放的画面,那么现在,李维就好比坐在前世的巨幕影院里,再一次欣赏那震撼人心的场景。

    山岳一般的怪兽,在绚丽的星空中前行,那遍布整个躯干的巨大裂痕与林立的触手,纤毫毕现,从眼前缓缓掠过,让李维浑身发冷,头皮发麻,要不是坐在椅子里,他估计早就跌倒在地上。

    眼前的画面一切如同下午,当怪物最终化为光点奔向蔚蓝色的星球,李维猛地站了起来,因为他记得巫妖曾说过,预言的画面结束后,它曾经听到了一句话。

    就是现在这个时候,李维不禁用力握住了双手。

    果不其然,画面黯淡下来,雪花一样的噪点开始在眼前飞舞,李维耳边随即响起了宏大而冰冷的声音。

    “种子。”

    李维楞住了,这和巫妖说的不一样,种子是什么?

    “萌发于冰海之下。”

    “女神毁灭世界。”

    “穿透时空而来的灵魂必将泯灭。”

    完全不一样,除了最后一句,这该死的怪物还是要弄死自己。

    宏大而冰冷的声音消失了,眼前的雪花点忽的静止不动,就在李维以为一切结束的时候,有浩瀚的大漠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画面在沙海上飞速前进,连绵的沙丘在前方不住地放大,然后出现了一群身影。

    那是在沙海中跋涉的队伍,骑着长串的骆队,向着远处的高大建筑艰难前行。

    李维被眼前的建筑吸引住了目光,那是前世熟悉的建筑,李维自己甚至去参观过,而且同样也是骑着臭烘烘的骆驼。

    一座巍峨庞大的金字塔,风尘仆仆,孤零零地矗立在巨大的沙海中。

    驼队突然奔跑了起来,向着金字塔直冲而去,李维注意到,驼队中,有位年轻人扭头看了一眼空中,似乎发现了李维在时空之外的窥视。

    那正是李维自己,或者说是他身体的前任。

    年轻人冲着天空突然笑了笑,李维有些毛骨悚然,但依旧紧紧盯着他,因为他发现年轻人嘴中好像在喊着什么。

    李维双手撑着书桌,身体几乎要爬到了桌子上,努力地分辨着年轻人的口型,他万分地确定,这个年轻人一定是在跟自己说话,或者说穿越了时间和空间,身体的前任有什么信息要交给自己。

    “女神?”得益于最近始终在学习语言,李维终于读出了年轻的人口型,女神要毁灭一切?这是什么意思?

    骆驼上的年轻人还在地面呐喊着什么,而这时,眼前画面突然开始晃动,金字塔似乎在崩塌,沙漠边缘有黑色的沙暴在生成,眨眼间就横扫了整个画面,疯狂抖动的画面中,李维好像看见有巨大而光滑的触手从沙暴的缝隙中一闪过。

    几乎同一时间,包围李维的浓雾猛地一颤,迅速收缩成紧贴李维的薄薄一层,李维惊恐万分,他分明看见这层如皮衣紧绷着自己的东西,开始长出无数细小触手,摇晃着向着自己的皮肤下钻去。

    “种子”有无穷的巨响在李维脑海里回荡着,“最后的种子!”

    这是什么鬼东西?

    触手越来越多,越来越长,李维像是被缠绕的毛线团,摇晃着倒向了地面,要死了,他不敢张口呼救,因为已经有冰凉滑腻的细小触手在试图撬开李维的嘴巴。

    猛地,李维想到了约瑟夫曾经说的话,可怜的术士在探索过石板后,爆体而亡了。

    还是逃不过,李维很想呐喊,但无数冰冷的触手紧紧缠绕着他,身体像是被一张巨手狠狠捏住,李维快要喘不过气,眼睛向上翻去,快要昏过去了,他想。

    然而,他残留的神志,感觉到左手的尾指好像被人狠狠地咬了一口,剧痛从手指上传来,让他一下清醒不少。

    戒指!他想起来了。

    是那枚戒指在发烫!戒指在李维视野之外发出极其刺眼的光芒,洁白的光线穿透了缠绕在李维身上的触手,这些东西迅速在萎缩枯萎,重新化为厚厚的烟雾,翻腾在李维身边。

    李维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不顾一切拔腿向外跑去,与此同时,戒指上有明亮的闪电出现,黑色的烟雾里刹那间爆发出无数紫红色细小的枝丫,密密麻麻在李维身边纵横交错,闪电编织成一道细密的电网,牢牢将他护在里面。

    然后便是无声的爆炸,李维身上有光猛地亮起,如气泡般迅速膨胀爆发,霎时间充满了整间书房,而那黑雾则是彻底消散不见

    接着有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等李维眼前再次恢复光明,手上的水晶匣子已经碎裂成两半,紫色的云雾早已消失不见。

    这下麻烦了。

    李维看着手中破裂的水晶匣子,差点忘记自己刚才经历的一切,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命匣裂了,那个恭敬的跪伏在他面前的巫妖,会不会烟消云散彻底消失了。

    他回身看向书房,书房里静悄悄的,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切似乎没有发生过,巨大的落地窗外,一轮满月挂在半空,远处的海湾,永不停歇的海浪翻腾着,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吾主”,洒满月光的窗口有声音传来,那里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位身材窈窕的紫色长裙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