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主宰李维 第六章 石板上的预言

时间:2018-11-05作者:爱抽烟的老龙

    “爆体而亡?”李维吃了一惊,瞪着约瑟夫,等待着老人的解释。

    果然,老人将蚂蚁扫落在地,又继续说了下去,“还好,我事先安排了别人与那个可怜的术士保持了心灵连接。”

    “虽然它也当场爆体而亡。”

    “但它是个巫妖”老人看着一脸迷惑的李维解释道,“巫妖只要命匣不破,便可重生。”

    “重生的巫妖告诉我,与那个存在沟通的时间极短,但透露出的信息不少,大概是某种预言。”

    “但能让一位在血战中幸存上百年的术士和活了一千多年的巫妖,同时爆体而亡,这位存在确实是我们已知最强的一位。”

    李维觉得自己像个在听老爷爷讲故事的孩子,什么亡灵术士,什么巫妖,什么爆体而亡,在这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虚无缥缈。

    这与他何干?

    只要自己不作死去摆弄那块石板。

    想到这里,李维站起身来,将手中的石板递向老人,“约瑟夫,我只是个凡人,这么危险的东西,还是你来保管。”

    “稍等,先生”老人没有接过石板,反而表情凝重起来,“我还没说完。”

    约瑟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匣子,火柴盒大小的水晶匣子,递给李维,“这是那位巫妖的命匣,您拿在手里。”

    “它一定要面见您,甚至不惜拿自己的命匣做代价。”

    李维不想接,但老人还是将那个晶莹剔透的匣子放在了他手中的石板上,“请务必拿稳,要是摔了,我们将会失去一位法力高深的巫妖。”

    “请您随我去书房。”

    又要翻转戒指了吗?李维无奈地跟着老人走进小楼,手里紧紧攥着那个水晶匣子,据说这是一条人命?他怀中还抱着那块石板,走起路来别扭的很。

    等李维终于再次坐进书房,他发现对于翻转戒指竟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抗拒,毕竟老人反复跟他说过,这个戒指是主宰下面世界的权杖。

    李维前世是个普通人,普通人都有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如统治世界,比如主宰天下,所谓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他看着左手尾指上那枚纤细的宝石戒指,从落地窗投射进来的阳光灿烂耀眼,使那块洁白的宝石显得无比的圣洁,只要自己答应脑海里的声音,那么主宰天下,对于李维来说并不是个幻想。

    李维摇头笑了笑,右手轻轻按下了戒指上的突起,书房里的光线一瞬间黯淡下来,暗红的光芒笼罩了一切。

    “接受吗?”冰冷的意志不出所料的再次出现,接受吗?李维在内心问着自己,淡红的双眼看着身边的老人,发现约瑟夫满脸的期待。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李维闭上眼睛,咬紧牙关,抵御着脑海中寒意的冲刷,他心里明白,自从那天晚上翻转过一次戒指,自己内心里便被悄悄种下了一粒种子。

    至于种子什么时候发芽,李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吾主”阴冷沙哑的声音让李维终于睁开了眼睛。

    约瑟夫站在窗边,巨大的落地窗紧闭着,老人似乎已经知道李维不太习惯外面的热浪和硫磺味道,早早就把窗户关上了。

    李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紫红色紧身长裙的女性正跪伏在自己面前,成熟而优美的曲线在暗红的光芒下显得极有韵味,棕红色的头发很长,如盛开的花儿绽放在地面。

    只是身边环绕着肉眼可见的寒冷气息,李维分明看见紫红裙摆周围的木地板上已经开始有薄冰在蔓延。

    “吾主必将主宰一切。”那阴冷的声音从棕红的头发里传来,“艾达愿为吾主奉献所有。”

    “起来吧”约瑟夫拯救了李维,老人明显看见李维坐在书桌后面表情很不自然。

    “吾主。”地下的女人终于抬起头,双手提着长长的裙摆缓缓站了起来,曾经美丽的脸孔,现在如同死人一样惨白,怪异的暗黑色花纹遍布双颊,巫妖的眼睛始终低着,不敢直视眼前的李维。

    “吾主,艾达在石板上看到了预言,那位存在传达的预言。”

    李维没有声音,他有些恍惚,眼前的女人给他的感觉不是恐怖,而是不真实,自己像是跳脱在外,看着一场魔幻的电影,即使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个巫妖散发的寒意。

    “吾主,那位展示了一段画面”紫红的巫妖,看向李维身边的老人,约瑟夫点了点头,“你开始吧。”

    名为艾达的女巫再次向李维鞠了一躬,然后从长长的衣袖中伸出灰白修长的手,在自己面前轻轻一挥,顿时有白色的烟雾随着手掌的轨迹,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小小的云雾瀑布。

    李维盯着那道翻滚的烟雾,暗红的视野里,泛着红光的烟雾开始闪烁起来,然后开始有闪动的画面,出现在宽大的书房里。

    云雾的瀑布缓慢倾泻,闪动的画面逐渐清晰稳定,李维仔细盯着画面,上面出现的是模糊的密密麻麻的亮点,像是老式电视机没了信号,满屏的雪花点。

    雪花点跃动着,轨迹杂乱无章,无数的亮点逐渐在汇聚,最终李维眼前一亮,云雾中出现了一座灰白色庞大的山岳,山岳之大,简直要冲出云雾。

    这是什么?一座山吗?李维看着眼前的画面,上面的山岳在逐渐变大,像是摄影机的镜头在极速拉近,这不是山,李维瞪大了眼睛。

    镜头快速拉近山岳,又飞速从山岳上掠过,哪是什么山岳,那是一个庞大的超越了空间和距离的怪物。

    苍白的外壳如同起伏的山丘,布满了整个躯体,山丘之间是黑褐色的沟壑,如同缝合尸体留下的巨大伤痕,流淌着浓绿色的河流。

    无数黑的白的触手,密密麻麻林立在山丘与河谷之中,怪物的躯体在缓缓蠕动,顿时掀起一片触手的海浪。

    “这是什么?”李维看向身边的约瑟夫。

    “先生,整个地狱里没有人认识这个东西。”

    “难道是那个存在?”

    “也许吧。”

    画面仍在继续,镜头又重新拉远,怪物的全貌再次出现在李维面前,然后迅速变小,就如拍摄者在飞速逃离,眨眼间山岳变成了苍白的光点,在漆黑的星空中闪烁,周围是点点的繁星,以及一个李维熟悉的星球。

    蓝色的星球,有着蔚蓝色的海洋与绿色的大陆,这是李维现在身处的地方。

    最后一个画面,便是那个苍白的光点,拖曳着长长的尾迹向着地球飞去。

    书房中一片寂静,云雾的瀑布悄无声息地崩塌,散去。

    “吾主,这便是艾达看到的全部。”巫妖再次鞠躬,垂着棕红色的头发等待着李维。

    “艾达的所见,我已经吩咐几个大领主在研究”约瑟夫冲着李维微微躬身,然后转向巫妖,“艾达”

    约瑟夫的声音冷了起来,“你坚持面见吾主,有何原因?”

    冷冰冰的声音回响在书房里,“若是故弄玄虚,冥河必将是你的最终归宿。”

    “艾达不敢。”巫妖一下子跪了下来,“吾主,艾达在与术士的心灵连接中,还听见了一句低语。”

    李维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看一场魔幻的戏剧,自己才是这幕戏的主角。

    “你说”李维斟酌了半天,终于模仿着刚才约瑟夫的口吻,沉着嗓子问了句。

    “低语很晦涩,但艾达听懂了两个词和半句话。”

    “吾主的名讳。”

    “冰海。”

    “即将到来的死亡。”

    李维打量着眼前的女人,活了一千多年的巫妖,看起来也就三十岁不到,正是女性熟透了的年纪,可是搭配上那张惨白的面孔和周身环绕的寒气,李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

    “你告诉过别人?”约瑟夫一下子变得极其冷峻,站在李维身边,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起了李维放在书桌上的水晶匣子,放在手中仔细端详着,仿佛那是什么稀世珍宝。

    “艾达不敢”巫妖身体颤抖起来,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担心,“艾达今天是第一次说出来。”

    “那就好”老人点点头,“还有什么事要与吾主启禀?”

    “没有。”巫妖又缓缓跪伏在地上,“此事万望约瑟夫大人不可掉以轻心,吾主身系众望。”

    “知道了”约瑟夫看向李维,眼中的神情很冷,李维有点明白老人的意思,防止泄露消息,杀人灭口吗?

    李维没有理睬老人,只是冲着巫妖轻轻点了点头,“回去吧,命匣过些日子给你。”

    “是。”

    巫妖走了,书房里重新陷入寂静,李维看着窗外暗红的天空发着呆。

    刚才那紫色的巫妖,胆战心惊,诚惶诚恐的模样,给他的震动实在是不小。

    李维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这样跪在自己面前,一个成熟的女性,一个千年的怪物,恭恭敬敬跪在地上,那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而且李维丝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刚才稍不满意,身边的约瑟夫会毫不犹豫的捏碎那个匣子。

    即使它是个千年的巫妖。

    这就是权力的滋味?

    李维有些害怕,而他的内心那颗种子,似乎稍微裂开了一丝缝隙。

    反而,刚才巫妖最后说的话,那所谓的即将来到的死亡,对李维几乎没有震动。

    “先生,您怎么看?”老人的声音惊醒了李维,他摩挲着手上的戒指,好半天终于按下了那个突起,灿烂的阳光随即洒满了整个房间。

    “巫妖后面说的那些吗?”

    “李维,冰海,即将到来的死亡?”他看着老人,语气平和“那个存在想杀了我?”

    “命匣在我手中,巫妖不敢骗您。”

    “而且,您上次在大沙漠遇险,沾染恶灵,估计都是这个原因。”

    “雷港附近的海面,每逢冬季便会冻上”老人脸色严肃,“距离那个时候,最多还有三个月。”

    “先生,您能否告诉我,您为什么要去大沙漠?在那里您又遭遇了什么?”老人低沉的声音在书房里回荡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