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主宰李维 第五章 只有疯子才会被关注

时间:2018-11-05作者:爱抽烟的老龙

    李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姑娘可以笑的这么好看,笑的他有些头晕,但李维还是摆出了严肃的表情,“小姐,我是认真的”。

    “李维先生,您真有趣。”艾米莉捂着嘴笑了好一会,总算发现自己在李维面前这样大概不太合适,于是继续红着脸,将请柬递给了李维,“期待以后能够有机会,能和先生一起探索不可知的秘密。”

    这话听着暧昧,但李维还是准备再次婉拒眼前的少女,他摇摇头,并没有如少女期待的接过请柬。

    自己要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不是和什么不可知生物打交道,而这时他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先生,您在这里?”

    “刚收到大漩涡杂志社的信,上个月的稿酬也到了。”老仆人约瑟夫兴冲冲从小楼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封信,“芬妮上午刚从邮局拿回来的。”

    “哦?”

    李维开始怀疑老人是不是和眼前这位金发少女有什么亲戚关系,自己刚拒绝了艾米莉,自家的仆人便拿着大漩涡杂志的信跑过来补了一刀。

    大漩涡杂志,刚才少女说了,那是黑袍会的官方杂志。

    他刚刚想起来,自己前世定期投稿的正是这家杂志,难怪人家找上门来。

    “啊?先生,您一直给大漩涡杂志投稿吗?”少女表情很有意思,惊讶中带着一丝气恼,小巧而笔挺的鼻子微微皱了起来,“那您还和我开玩笑。”

    “大漩涡杂志我每期都有订阅,您用的是笔名?”

    “当然,我们先生笔名是伊文思?路西恩”约瑟夫今天有些奇怪,李维看向身边,老人正一本正经的向艾米莉介绍,“基本每月都有文章发表,小姐回去后可以找找。”

    “伊文思?路西恩?就是那位写不可知遗迹探索专栏的路西恩?”艾米莉似乎有些激动,眼睛更亮了。

    “正是”约瑟夫神色自若地接过少女递过来的请柬,李维则是目瞪口呆地站在一旁,看着少女冲着自己挥挥手,小鹿般轻快地跳上那辆两轮车。

    “周末下午的沙龙,请您务必参加。”少女带着笑意的声音夹杂在两轮车厚厚的白色蒸汽里,很快消失在嶙峋的岩石与苔藓之中。

    “约瑟夫,你需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李维实在想不通,自己这位素来稳重的仆人,今天行事为何如此的奇怪。

    “先生,您确实有一封刚刚来自大漩涡杂志的信。”约瑟夫将那张金色的请柬交给李维,耸耸肩膀,“而且也确实收到了1磅12先令零5便士的稿费。”

    “先生,我可没说错什么。”老人铅灰色的眼睛带着淡淡的笑意。

    “再说拒绝一位美丽女士的邀请,实在是不符合您的身份,而且先生,”约瑟夫微笑着看着李维,“您也快到给下面那些家伙找个主母的年纪了。”

    “约瑟夫,我们能不再谈这个了吗?”李维看着眼前的老人,实在是有些头疼。

    而老人笑了一会,摇摇头,换上了李维熟悉的正经面孔,继续说了下去:

    “先生,黑袍会这个组织,我留意很久了。”

    “黑袍会诞生不到二十年,成员大概两千人左右,遍布整个帝国大陆,据说遥远的东方也有他们的分支。”

    “专门研究不可知的神秘生物,不少成员具有强悍的能力和极为怪异的个性。”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李维看着手上的请柬,烫金的封面上,用墨绿色印刷着一个简略的漩涡图案,猛一看上去,像一只巨大的眼睛。

    “您想,您以后必将主宰下面的世界,虽然那些家伙灵魂里被烙下了戒指的印记,不得不臣服与您。但他们毕竟是恶魔”老人表情严肃起来,“想要得到他们的忠心是非常困难的的,必须具备强大而有效的控制力才可以。”

    “所以你想让我用黑袍会试试手?”李维一下子明白了老人的意思,简直有点哭笑不得,这个约瑟夫成天就想着让自己统治书房里的地狱,现在竟然抛出了这样让人无语的办法。

    “没错,先生。”

    “而今天这位小姐将机会送上门了。”

    “黑袍会是您练习掌握人心技巧的绝佳地方”约瑟夫说的兴奋起来,“人数虽少但难以驯服。”

    “而且,这个组织算是比较隐蔽,外人一般不注意”老人忽的一笑,“即使出了什么岔子,也方便处理。”

    “方便处理?”李维身子一寒,总算想起来自己名下不仅仅只有三个仆人。

    李维无语了,转身往小楼走去,还是乖乖去背今天的单词算了,与约瑟夫这些奇思怪想比起来,恶魔语那些蚯蚓一样的字母真是可爱多了。

    “先生,我刚才说的有些急了”背后的约瑟夫声音慢悠悠的,“您不必动用下面的力量。”

    “您不是从大沙漠带回来块石板吗?”

    “石板?”李维站住了,上次艾伦牧师来的时候也提起过地下的石板,“那是什么东西?”

    “您忘了?”约瑟夫笑了起来,“我把您从沙子里面挖出来的时候,这块石板您可是死死抱在怀里的。”

    李维转过身,阳光下,约瑟夫满脸的微笑,手中还拿着一块半本书那么大的石板,灰扑扑的,就像李维以前见过的城砖,只是薄了许多。

    “这块石板将是你掌控黑袍会的钥匙。”

    李维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那块灰色的石板,被砂砾和时光冲刷过的表面上,似乎刻有模糊的纹路,可他的记忆里压根没有这块石板的印象。

    “您看看”约瑟夫将石板递给李维,“我前几天让下面的亡灵术士和几个魔鬼检查过,绝对安全。”

    “你不是个凡人吗?怎么还能找到那些……?”李维有些吃惊,“要是可以找那些家伙帮忙,为什么那晚你还要请牧师来驱邪?”

    “作为您的仆人,指使几个家伙干活还是没问题的。”

    “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您要知道地狱里的那些家伙们,心思狡猾多变,要是被他们知道您身体有了问题”老人表情严肃起来,“您虽有戒指,但在未接受灌注之前,他们仅仅也是勉强臣服于您。”

    “而且,灵恩教会的眼线无处不在。”

    “所以请您务必早点接受传承的灌注。”一点没错,老人没几句话就会拐到戒指上来,李维现在已经习惯了,他只顾着观察手上的石板,那上面有一个他才见过的符号。

    果然,李维将那张烫金请柬拿出来一看,石板上的符号与请柬上的漩涡十分相似,现在李维越看那个旋涡,越觉得这个东西像个某个生物的眼睛。

    “约瑟夫,为什么你说这块石板将会是把钥匙?”

    “有位术士在检查这块石板过程,发现了些相当有趣的信息”老人引着李维在花园里坐了下来,“在介绍这位术士的发现之前,不知道您对黑袍会了解有多深?。”

    “基本没有”李维回答的很干脆,他压根是今天才听说黑袍会。

    “前面我说过,黑袍会是个追寻神秘生物,有着两千人的组织,这是给世人看到的表面”约瑟夫站在李维身边,看向远处的大洋,“他们还有个隐秘的核心,我称他们为深潜者。”

    “人数未知,但我估计不会超过20人,这些人才是掌控黑袍会的幕后。”约瑟夫顿了下,“为了得到这个消息,近几年地狱里损失了成百的亡灵和魅魔。”

    “而其余的人,只不过是他们放出来遮掩的烟雾,这些深潜者则躲在烟雾里,从事些沟通不可知生物的勾当。”

    “比如召唤恶魔?”李维看着老人脱口而出。

    “不是的,先生。”

    “恶魔、魔鬼、亡灵以及那些低等的吸血鬼狼人之类,是或多或少存在于凡人历史上的真实”老约瑟夫摇着头,叹了口气“而那些深潜者探寻的不可知生物,是从来未曾在历史上出现过,甚至也从来未有人准确描述过的怪物。”

    “见都没见过,他们怎么知道这怪物存在呢?”李维看向手中的石板,刺眼的阳光下,那模糊的漩涡状眼睛似乎也在凝视着他。

    “因为这些深潜者,通过某种手段,能够与怪物沟通,从而获得了不同寻常的能力。”老人声音有些沉重,“其中一位,曾经使用这种能力,直接将地狱里的一位炎魔吹灭了。”

    “吹灭了?”李维有些不理解。

    “您可以想象成自己一口气吹灭了一座火山。”

    什么?李维无法想象这是什么样的情形和能力,只能继续问下下去,“那这些深潜者的目的呢?”

    “据我掌握的情报,他们没有具体的目的。”约瑟夫低头看向自己的脚下,青石铺就的地面上,几只虫子在阳光下爬来爬去,“先生,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只是觉得这件事非常有趣。”

    “那可真是一群疯子”李维顺着老人的目光,注意到了地上匆匆忙忙的小虫,冬季要到了,这些小家伙在四处寻找食物。

    “没错,先生。”约瑟夫点点头,“有些情报显示,这些深潜者曾经都是些造诣深厚的艺术家,作曲家、画家、小说家之类,或者是某些拜物教的狂热份子。”他用手指指自己苍白的脑袋,“这些职业盛产疯子。”

    李维没有吱声,他只是盯着脚下那些虫子发着呆,那些黑色的小虫正合力抬起一小粒石板中的食物残渣,形成了密密的昆虫兵团,裹挟着残渣从李维脚边爬过。

    “而那些不可知的存在,很可能是喜欢和疯子打交道,或者说狂热的疯子反而更能引起它们的注意。”老人继续在李维身边解释。

    这时,李维注意到那些密密麻麻的小虫子中,竟然有一只脱离了队伍,顺着李维的鞋底,开始试图向上爬。

    “确实,只有疯子才能引起那些存在的注意”李维弯下腰,用手指小心捏住那只疯狂的小虫,举到自己的眼前,这是一只米粒大小的,带着翅膀的赤红色蚂蚁,在手指中冲着李维疯狂扭动着。

    李维端详了一会蚂蚁,又将它放了回去,不过这次他没将蚂蚁放回它的同伴中间,而是将那只疯狂的蚂蚁放在了身边的椅子上。

    你现在是蚂蚁中的王,李维莫名其妙的嘟囔了一句,看着蚂蚁在高高的椅子上爬来爬去。

    “那这块石板与深潜者有什么关系?”李维直起腰,看向约瑟夫,发现老人也在盯着椅子上乱爬的蚂蚁,“能够沟通不可知的存在,是成为深潜者的通行证。”

    “您带回来的这块石板,经过那位可怜的术士检查,发现可以和某位不可知的存在进行沟通。”

    “而且很可能是最强大的一位。”

    “那为什么不让那位术士直接进入黑袍会呢?”李维有些不解。

    “那个可怜的术士,只支撑了短短3秒钟,便爆体而亡了。”约瑟夫叹了口气,探下身子,随手将已经爬到椅背上的蚂蚁扫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