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主宰李维 第二章 到底忘了什么?

时间:2018-11-05作者:爱抽烟的老龙

    李维在床上躺了七天,每天昏昏欲睡,一方面是那天晚上的经历实在太过惊悚,身体消耗不小,另一方面,他也需要时间来消化别人留给他的东西。

    前任留下的记忆不少,但大多零零碎碎,而且很多牵涉隐私的地方都是空白,李维这几天像是在一本被大量删减过的日记,体验及其糟糕,很多地方他得翻来覆去的拼凑,好在他现在有的是时间。

    万幸语言和书写像是天生就会,李维运用起来毫无障碍。

    第八天的上午,李维穿着厚厚的棉质睡衣,腿上还搭了一条细密的毛毯,靠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外面天气晴朗,空气也很通透,远处的海湾里,墨色的海面上有一道道的白线在永不停歇地行进,这是北大西洋疾风掀起的海浪。

    这就穿越了?李维喃喃自语,窗户玻璃的倒影里,是一位脸色苍白的黑发年青人,可惜,面孔却是个典型的西方英俊小伙。

    他现在可以下床了,老仆人约瑟夫搬来一张单人沙发,放在卧室的窗边,好让李维养病的时候可以看看外面风景解闷。

    这几天,他不停脑海中的记忆,还断断续续与约瑟夫聊天,再结合自己偷偷从书房拿到的地图集,终于搞清楚了自己的位置。

    雷港,这是自己所在的地方。

    1799年,这是自己所在的年代。

    然后呢?李维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手边茶几上放着的地图集,有些磨损的暗绿色羊皮封面上,是漂亮的描金花体文字,费尔萨斯皇家地理学会全球地图集。

    地图集是前任主人的心爱之物,大约一年前从首都邮购回来,很多地方都被画上了各式各样的标记,李维看不懂,也暂时不准备去搞明白这些标记的含义。

    他关心的是这本地图集本身。

    地图的精度很高,有些城市区域比例尺甚至达到了一比十万这一惊人的尺度,简直像是拥有着卫星和gps时代出版的东西。

    而从首页的全图上看,这个世界似乎同地球没什么两样,只是,大洲和大洋出现了变化,原本欧罗巴的位置,不再是破碎的岛屿和零落的国家,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巨大的陆地。

    费尔萨斯帝国,这个世界最强悍的霸权,统治着大陆的全部。

    而在大陆的上方,隔着一条宽阔的海峡,是一片辽阔的冰原,那是维埃冰原,小小的伊凡利亚公国守护着将近三百万平方公里的冰封之地。

    在费尔萨斯的东面,隔着辽阔的大洋,则是一个称之为夏的帝国,幅员辽阔,占据着星球的东方。

    大陆的南面,则是一块巨大的沙漠,无比精细的地图在这个区域,比例尺急剧缩小,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不少了空白。

    “由于人力和技术手段不足,目前大沙漠地区的地图资料尚不完整。”这是那页沙漠地图最下方的注解。

    而自己所处的雷港,坐落在帝国大陆西北方的大洋之中,接近十万平方公里的冰与火之地,厚厚的冰层与积雪,遮掩住了大地上连绵的火山。

    如果不是这本地图,以李维这些天的所见所闻,他还以为自己来到了十八世纪的维多利亚时代,毕竟身边的人和物都像是从那些古典歌剧中走出来的一样。

    穿越平行世界吗?李维以前也关注过一些物理学的前沿,知道一些诸如平行世界,多元宇宙之类的名词,当然,仅仅停留在酒后吹牛的水平。

    窗外穿来嗡嗡的低鸣,声音低沉,从李维的头顶缓缓掠过,他将视线转向窗外,天空中一个雪茄型的巨大身影划过蓝天,正往辽阔的海上飞去。

    这是飞艇,尽管看过很多次了,可李维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艘在空中奋力前行的巨大飞行器。

    飞艇是这个世界重要的远程交通工具,就如后世的飞机一样,每天雷港和大陆之间有七八个定期飞艇航班,给大陆上的富人们带去稀有的毛皮和珍贵的鱼子酱。

    狐狸毛皮和鲑鱼子酱,这是雷港的特产。

    本应该在原来世界十九世纪末才诞生的飞艇,提前一百多年出现,让李维对这个世界的科技发生了浓厚兴趣,可惜自己的前任似乎对这些不太留意,而那位老仆人则只关注李维。

    至于其他人,李维目前只见过家里负责饮食的芬妮大婶,还是在他身体基本康复的第七天,这个身体壮硕、面色红润的棕红色卷发大婶才在约瑟夫的带领下,怯生生地上楼请安。

    除此之外,家里还有一位车夫,这两天似乎家里有些事情,老约瑟夫经李维同意后安排他回去探望。

    “马丁家在大陆中部乡下,小地方您知道的,家里人多事情也多”约瑟夫这么解释。“小马丁是个不错的小伙子,精明能干,上次在大沙漠多亏了他,我能才找到先生的下落。”

    沙漠,这个以前李维去过,跟着乱哄哄的旅行团,骑着臭烘烘的骆驼,在连绵的沙丘底下傻呵呵的合影留念。没想到,现在因为另一个世界的沙漠,自己才有再次重生的机会。

    想到这里,李维猛然发现,记忆里关于那个所谓大陆尽头,受到诅咒的大沙漠记忆,在他的头脑里干干净净的是一片空白。

    看来是有什么原因让前任将这些记忆删光了。

    就在李维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梳理脑海中的记忆的时候,楼下有马车驶来的声音,有客人?李维想,自己病了的这些日子,似乎没有什么人来探望过。

    独身偏居雷港一隅,闲来无事读读书,或偶尔给首都萨金某个杂志投稿,兴致来了便甩开仆人去探险,这些是李维记忆里关于这具身体最清晰的部分。

    甚至还有个男爵的称号,大概是某次冒险过程中获得的荣誉爵位,空有其名,没什么油水,不过李维这几天观察下来,他现在的生活绝对算的上衣食无忧。

    不一会,约瑟夫一脸的高兴,轻手轻脚上来告诉李维,上次那位艾伦牧师来了“得让牧师再给您仔细检查一次。”

    “感谢女神,男爵您现在气色真不错”还是熟悉的所谓的山地口音,只不过今天艾伦牧师没有穿那件灰色的长袍,而是一件裁剪得体的西装,“再过几日,您便可恢复如常了”

    艾伦牧师仔细检查了李维,甚至在约瑟夫的要求下,又拿出了那根权杖,对着李维挥舞了几下,“女神在上,男爵体内绝无邪恶之物。”

    “谢谢您”李维发自内心的感谢眼前这位牧师,要不是他,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

    那天晚上的惊悚,也明确无误的告诉他,这个世界有魔法,这也是李维现在最感兴趣的地方。

    “不知道这位牧师,是不是如甘道夫那般的神奇,或者是和斯内普教授一样潇洒?”李维带着感激看向一身深色条纹西装的艾伦牧师,这位有些发福的中年人现在坐在他的对面,带着微笑,拿着红茶的姿势极为优雅

    除了有些拘谨之外,可以说是个典型的英伦绅士做派。

    “男爵,我今天来,一方面是来看看您恢复的情况”艾伦放下茶杯,身体在沙发里坐正,语速也很缓慢,似乎在斟酌自己的用语。

    “另一方面,不知道能否有这个荣幸。”艾伦上去有些紧张,脸上是努力挤出来的笑容,一点不像那晚高举权杖,大声呐喊驱魔的教会牧师。

    倒像个来谈生意的商人,李维心想,看着他又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接着说了下去“能否允许我欣赏一下,您从大沙漠里带回来的东西?”

    “您放心,我只是以一个纯粹的探险爱好者的身份,来向您提出这个冒昧的请求。”

    “和灵恩教会无关,您看我今天连教袍都没穿。”

    灵恩教会?李维将这个词牢牢记在心中,“从沙漠里带回来的东西?”李维迷惑起来,脑海中的记忆里没有这样东西,但那天晚上,好像听约瑟夫在抱怨自己从大沙漠带回了什么石板。

    于是李维将目光转向一旁肃立的约瑟夫。

    而老人也是一脸的迷茫,“牧师先生,不知道您是从何人那里听说我们先生从那边带回了东西?”

    “李维先生是我亲手从那该死的沙漠里挖出来的,当时他已经奄奄一息,身边什么都没有。”

    “即使有,那种沙暴下,我能将先生背回来,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行李。”

    “没有?”牧师表情有些不自然,还要开口解释,李维伸手打断了他“牧师先生,您也知道我身体的状况,这些日子我的头脑一直不太清醒。”他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头,上面隐约有汗水的痕迹。

    “您看这样,等我身体彻底恢复,头脑清楚了”李维一脸的诚恳,“我一定邀请您来参观我的收藏。”

    “我的书房始终向您开放,毕竟您是我的救命恩人。”

    “牧师先生,您觉得这样如何?”李维面带微笑,内心却有些不自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跟人虚与委蛇,前世李维是个挺爽朗的小伙子,一定是这个奇怪的世界影响了他。

    “那我先谢谢男爵了”表情不自然的艾伦牧师明显高兴起来,“刚才是我唐突了。”

    “不过您一定能够理解,对于一个热爱探险的人来说,能看一眼异域地下的收获,那意味着什么。”

    “那是一定的。”

    李维陪着艾伦又聊了一会天气,不久牧师便借口要去某个贵族小姐家中做客,一脸微笑地走了,而约瑟夫送完客人,又回到了李维身边。

    “先生,这个艾伦”老人的脸色有些奇怪,声音也很严肃“灵恩教会的牧师竟然会对地下的遗留起了兴趣?”

    “他们不是一向视这种东西为邪魔吗?”

    “还是个探险爱好者?”老约瑟夫一脸的不屑。“艾伦不怕教区主教知道了,把他扔进裁判所?”

    啊?李维不知道眼前这位老仆人为何说出这样的话,那天晚上,老人可是把这位牧师当成救世主一般,一直跟在身后,毕恭毕敬的。

    再说一个没权没势人家的仆人,怎么说起话来倒像是李维前世见过的大人物,他哪里来的这么大口气?

    “而且,先生您也不应该随便给他承诺。”老人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李维来了以后,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位老仆人露出这样的神情。

    “承诺?什么承诺?”李维有些畏惧老人这样的表情,那双铅灰色的眼睛让他感觉到了莫名的压力,“是指我答应他参观书房?”

    “先生难道你忘了吗?”老人加重了语气,看了李维一眼,眼中似乎有怀疑的神色在蔓延。

    忘了什么?他心里忽的一跳,感觉自己如果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今天大概过不了老人这一关。

    他可不想让艾伦牧师过来再对自己施展一次驱邪术。

    “当然没忘”李维勉强笑笑,顺便端起手中的红茶喝了一口,脑子则是飞快的翻检着那些零碎的记忆。该死的,到底忘了什么,还是那间书房有什么特殊之处,不能让别人进去?

    可昨天自己拿地图的时候,进去过书房,那里面堆满了书籍和动物标本,除了大了一点,就是一间普通的书房。

    到底是忘了什么呢?李维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红茶,琥珀色的茶水微微在杯中荡漾着,那是自己的双手由于过于用力,开始有些发抖。

    忽的,他眼角余光中有什么闪了一下,李维转动视线,才注意到自己的左手尾指上带了一枚纤细的银质戒指。

    戒指很小,李维这些天甚至没有留意自己一直戴着它。

    银质的镂空戒面上镶嵌着一粒四方的纯白色宝石,刚才就是它反射了光线,引起了李维的注意。

    就是它,李维脑海中似乎有声音在低语。

    鬼使神差的,李维放下杯子举起了左手,右手食指摩挲了几下戒指,找到了戒托下面的极为微小的突起,轻轻按了下去。

    在老人和李维的目光里,白色的宝石无声地翻转,露出了暗如黑夜的另一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