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主宰李维 第一章 一切的开始

时间:2018-11-05作者:爱抽烟的老龙

    剧痛似潮水般袭来。

    李维蜷缩成一团,身体不住地颤抖,剧烈的疼痛在身体的每一处神经末梢上不停地翻滚。

    这就是窒息在深海的感觉?

    李维大脑一片空白,闭着眼睛不敢睁开,眼前却晃动着人群惊慌失措的身影,以及山岳般倾倒下来的巨浪。

    舱内灯光不停地在闪烁,乱哄哄的哭泣和诅咒声包围了李维整个身体。

    然后一片漆黑。

    “完蛋了!”有人在歇斯底里地咒骂,李维也想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只有身体在黑暗中不停地下坠。

    凌晨两点的大洋上,无边的恐惧笼罩着李维,拽着他冲向漆黑无底的深海。

    “啊!”压抑不住的恐惧终于让李维撕心裂肺的喊了出来。

    “先生?”耳边有声音在不停呼唤,“先生?”

    李维一下醒了,他猛地睁开眼,模糊的视线里,似乎有人影在眼前晃动,“您终于醒了?!”

    醒了?李维有点懵,不是失事沉船了么?

    他想伸手揉揉眼睛,却发现自己整个人躺在厚厚的被子里,被裹得严严实实,身体又软又烫,湿漉漉的全是汗,刚想抽出手来,却被人在被子外面按住了。

    “先生,您别动”声音苍老而沙哑,“我帮您擦汗。”

    很快有冰冷的毛巾在李维额头上轻轻擦拭,清凉的感觉让他原本昏涨的脑袋一下清醒不少,渐渐的,他也终于看清眼前的人影是位老人,正关切地看着自己。

    是个外国人?穿着那种中世纪侍从衣服的外国人?李维呆住了。

    老人高鼻深目,一头白发整齐地梳向脑后,铅灰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忧郁和不安。

    “您昏睡两天了,本来以为您得的是疟疾。”

    “可前几天医生开的金鸡纳霜一点不起作用。”老人将已经开始发热的毛巾拿在手里,重新浸入冷水中,“先生,艾伦牧师刚下飞艇,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这些该死的庸医,差点害了您。还好昨天下午我给正在伊斯塔城述职的艾伦牧师发了电报”老人语气极快,带着典型大陆首都口音,“伊斯塔城今天凌晨有一班皇家邮政的飞艇过来,芬妮已经出发去接他了。”

    李维再次愣住了,自己会点英语没错,可都是结结巴巴的应试英语,什么时候自己的听力如此之好?这起码得是专业八级的水平吧?

    而且这是英语吗?英语什么时候有那么多的卷舌音了?

    自己得了疟疾?金鸡纳霜是什么东西?皇家邮政的飞艇是什么?还有什么大陆首都腔?

    活下来的巨大喜悦被这莫名其妙的一幕冲击的无影无踪,李维睁大了眼睛环视着四周,暖暖的灯光从屋顶上悬挂的精美水晶吊灯上散发出来,将下面的家具和房间照的明亮无比。

    房间不大,可那些摆放的家具,让李维觉得自己是躺在家具城中的欧式家具馆里。

    还是那种普通人压根不敢进门的高档地方。

    而身边的老人依旧在唠叨着,老人换了盆热水,将毛巾烫了好半天,然后掀开被子擦拭着李维湿漉漉的身体,“先生,您这次差点就”老人有点激动,手上的力气也大了起来。

    “请您以后外出游历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

    “这次您偷偷跑去大沙漠,要不是我得到消息及时赶过去”老人声音激动的有些颤抖“大陆尽头的大沙漠,那是被诅咒过的地方,可您还偏偏跑了进去。”

    “就连最凶狠的当地人也不敢靠近,您可好,竟然还从里面带了东西回来。”

    “您要是真的出了事,约瑟夫拿什么去跟您母亲交代”老人说着说着,眼中竟然有水汽出现“那些石板什么的难道比您的生命还重要吗?”

    “先生您可知道,当从沙子里把您挖出来的时候,我这个老迈的心脏简直停止了跳动。”

    李维被滔滔不绝的老人说的头晕,他想说话,但是不敢张口,他生怕自己一张口就是莫名其妙的语言。

    就在他犹豫不决,不知道是不是该开口解释一下真实情况,或者是单纯安慰下这个老人的时候,外面传来了马匹的嘶叫以及人们匆忙的脚步声。

    “先生,一定是艾伦牧师来了”老人放下毛巾,向躺在床上的李维躬身致意,“我下楼去迎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李维想坐起来,可浑身上下忽冷忽热,一点力气没有,只能躺在那里盯着头顶的吊灯发呆。

    吊灯造型精美,只是水晶制成的灯罩里,不是灯泡,也不是蜡烛,而是一个个细细的管子,像一把小小的喷枪,喷射着明亮火焰。

    这难道是烧气的气灯?李维想起以前见过的户外煤油灯,自己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方?

    “男爵现在怎么样?”有声音从外面传来,这次不是首都腔了,而是带着西北高地那些山地佬的口音,李维很想捂住自己的耳朵,脑海中的反应让他实在是有些害怕。

    “刚刚醒过来”这是老人的声音,“那该死的庸医,说是什么疟疾,让先生吃了那么多金鸡纳霜。”

    “吃了药还是高烧,一直不退,而且从昨天晚上开始,还不时会大喊大叫。”

    “叫的什么?听得明白吗?”

    “牧师先生,不是大陆通用语,很像是遥远东方那边的语言。”

    “一定是在大沙漠下面沾染了不洁的东西。”嘈杂的脚步和话音越来越近,李维闭上眼,有些不愿面对这些奇怪的外国人,自己这是穿越了吗?

    “男爵又睡着了?”那操着西北山地口音的人已经来到了床边,随着波的一声轻响,一股浓浓的氨水味钻进李维的鼻腔,顿时呛得他咳嗽起来。

    “男爵,对不起,感觉是不太舒服,但接下来的步骤需要您保持清醒。”强烈的刺激让李维不得不睁开眼,发现床前站了位褐色头发的中年人。

    中年人一身灰色的长袍,手中拿了个细长的玻璃瓶正递给一旁肃立的老约瑟夫。

    “男爵,我昨天刚听说您的情况”中年人说话很客气,但表情非常严肃,转过头看向身边的老人,“约瑟夫,你应该早点联系我的。”

    “艾伦牧师,这是我的错”老人一脸的愧疚,“我原本以为先生只是普通的疟疾,没想到会这样。”

    “我再确认一下”中年人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李维努力看过去,牧师手上多了个短小的银质权杖,顶端还立了个精致的塑像。

    那是个女性雕像,李维看着中年人将权杖伸到自己的眼前,雕像惟妙惟肖,表情庄严,身穿长裙,脑后有层层光环,双手合十在胸前,一双眼睛大概是蓝宝石制成,在灯光下闪动着幽深的光芒。

    “和我想的一样”中年人收回权杖,发出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客气,“男爵的症状是典型的恶灵附体。”

    “恶灵附体?”床上的李维脑子嗡的一声炸响,刚才他还在困惑为什么中年人口口声声称呼自己为男爵,可这句恶灵附体彻底吓坏了他。

    什么恶灵附体,那不就是自己吗?从深海中钻进这个身体里,不正是自己这个外来的灵魂吗?

    可李维没看见那古怪的权杖有什么变化,这个见鬼的牧师怎么就判断恶灵附体呢?

    他急得要命,想开口解释,可无论他怎么努力,喉咙里只能发出荷荷的怪叫,李维拼命挣扎起来,想要从被子里钻出来,可惜被人死死按在了床上。

    “约瑟夫,你看”那位被称为艾伦的牧师沉稳地点点头,“恶灵察觉了,它想逃跑。”

    “请您快点,我怕恶灵会拼死一搏,伤了先生。”老人双手按住李维,声音焦急万分。

    李维简直要疯了,他刚从深海窒息的恐怖冲击中缓了过来,现在又要被人当做恶灵驱逐,怎么自己就这么倒霉啊。

    而那位牧师紧盯着李维的双眼,口中快速地吟诵着什么,这回李维听不懂了,牧师的发音非常奇怪,短促有力,到最后简直是在大声呐喊,与此同时,李维身体竟然开始发热发烫。

    如同被丢进了岩浆中,无比的炙热包围了李维,裹住身体的被子像是长出了无数的钢针,狠狠地刺进肌肉里,剧痛中他的视线再次开始模糊,眼前只剩下黄的白的光影在闪动。

    这下要彻底消失了吗?李维疼的简直要昏了过去,可惜鼻腔中浓烈的氨水味始终在阻止他昏迷。

    “先生,先生”有年轻人的声音突然在李维混乱不堪的脑海中响起,“交给你了,先生”那个声音断断续续,像是接触不良的广播,带着滋啦的杂音。

    “谁?”李维挣扎着在心中喊了起来,“谁在说话?”

    “我是李维?伊恩”年轻人的声音还是那样模糊,“很巧,与您拥有部分相同的名字,李维先生。”

    “我得走了,不过我留了点东西给您”李维觉得自己混乱的脑子里似乎有东西闪了一下“一些过往的记忆,供您参考。”

    “李维先生,您的记忆我读过了,那个世界真的非常有趣。”

    “我想去看看,可惜没有时间了。”

    “我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东西,所以……”

    不知为什么,脑海中的话音一下子断掉了,而李维的视野猛地一闪,他便看见那位严肃的艾伦牧师,用一根手指点在自己的眉心,牧师的手指非常的凉,让李维感觉很不舒服。

    可接下来,让李维惊恐的事情发生了,这位牧师一边低语一边开始慢慢向后挪动手指,像是准备从李维的脑袋里拉出什么东西一般。

    而那根手指上确实缠绕了一根黑色的细线,随着牧师移动手指,李维可以看到自己两眼之间有越来越长,越来越粗的黑色浓雾被拽了出来。

    炙热的身体在变冷,热量随着黑雾而去,李维似乎也变得轻飘飘的,刹那间他感觉到体内有什么东西在剥离。

    这就是灵魂?刚才的一切让李维已经麻木了,他安静地看着黑雾逐渐在牧师手指上缠绕翻滚,最后化为一个模糊的身影。

    身影在空中不住地扭曲变形,幻化出无数的面孔和形态,可无论它怎么挣扎,却始终摆脱不了牧师的手指。

    “女神的光辉驱散邪恶!”高地土语在房间里炸响,牧师手中的权杖爆发出剧烈的光芒,整个房间像是突然升起了一轮明日,而那人影般的黑雾砰的一声,炸裂开来,化成无数的尘埃,在刺眼的光线中消散无影。

    “这个世界也很有趣,李维先生,祝您好运。”黑雾爆炸的一瞬间,李维脑海中的那个声音突然再次响起,然后便彻底的消失无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