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王牌御灵 第二十二章 蒙混过关

时间:2018-11-05作者:熬夜白熊

    “什么!?”

    瞧见露薇朵手中隐隐散发着霸道威严的腰牌,两位身着紧身黑袍的诅咒女巫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愕然,要知道战争神所可是远在千里之外的洲域啊,怎么会出现在暮光城呢?

    不过这令牌不可能有假,身为神所的正式成员,灰发女人自然也是有此物,只是光凭气势来看,对方这块比她的要强上许多倍,个人实力也是碾压。

    轻咬贝齿,灰发女人并未将符文收起,反而是对着自己的同伴说道:“祭司大人正在进行仪式,容不得打扰,你快去把副骑长大人请来。”

    “你不信我?”

    露薇朵冷然地美目肆意扫动,那彻骨的寒意连带着她肩膀上的梦魇妖精一齐发怒,只见它恍如恶鬼般亮起的猩红双瞳,仿佛是一把利刃锁定了灰发女人。

    暗自心惊这可怕的威压,这位诅咒女巫终究还是低下了自认高贵的头颅,颤抖地说道:“还望……谅解,一旦仪式被打扰,祭司大人也会有所困扰的。”

    就在此时,一阵沉重但有着异样节奏脚步声蓦然响起,还未露面,一股低沉的咆哮便先至,那带着可怕冷意的气息仿佛一双大手要将锁定之人捏碎。

    冷着脸,芬格跟着受伤的诅咒女巫负手前进,那刚毅的国字脸上隐约闪动着青色狼魂,一呼一吸之间卷动着两侧的花卉,格外可怕,遥望而去,便看到了礼堂前的两人。

    眯眼瞧去,那骇人的气势倏然间崩溃,芬格咧嘴一笑,满是肌肉的大手向上一挥,遥声道:“小露薇朵,你终于来了。”

    “芬格叔叔,别来无恙啊。”

    挽着秀发,露薇朵甜甜一笑,变脸速度之快两人绝对是棋逢对手,不相上下。

    “哎,别提了。你旁边这位是……”皱着眉,芬格认真观察着乔装之后的约翰,在那依稀熟悉的眉眼之间,愕然间有种错觉。

    上前一步,约翰微笑道:“芬格叔父,才两天没见就忘记我了,真让人伤心啊。”

    “约翰!?还真是你!!!”

    二话不说就是一个熊抱,芬格激动到不能自已,双眼也有些泛红,要知道他一直都不愿相信约翰的死讯,那么谦和有礼的一个孩子,怎么会被命运女神所抛弃呢?

    “咳咳!”空气一丝丝抽离,约翰憋红了脸,他不适地拍打着锁住自己的手臂,艰难地道:“松手,芬格叔父快松手……”

    “哈哈,抱歉抱歉。”

    “这是闹那出啊?”被冷落在一旁的露薇朵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能看到一直安然自若的约翰画风崩坏,让她不由轻笑起来。

    瞧着几人认识,两位诅咒女巫也不再阻拦,将门沿上的魔法符文收回后,再次回到了角落当中,继续守护着整座礼堂。

    把成熟了不少的男孩放下,芬格惊讶地看着袖口之下的魔纹,惊叹道:“没想到你不仅活着回来了,还觉醒了幻灵,但是…”

    蒲扇般的大手握住了约翰的手腕,芬格感受着那不同于斗气的粘稠能量,脸色一变,但很快又恢复如初,随后便松开了手,在一旁喃喃自语起来。

    虽说魔力修炼者是要比斗气修炼者更加罕见、强横,但芬格却丝毫不替约翰高兴。

    身为公爵的长子、北风唯一的后裔,约翰将来是要接过克劳斯的责任――远征天灾军团,可在没有强健体魄的保护下,羸弱的魔法师站在最前线岂不是找死么?

    不过现在芬格不会说出这些扫兴话,这一切还是要等克劳斯家主回来,自主定夺。

    三人谈话之间,幽暗的礼堂中绽放出一股股各异光芒,那若有若无的虔诚礼赞声勾着一丝奇韵,仿佛是一眼幽泉流淌,随着四溅的泉水,闪动着奇光异彩。

    “哈哈,看来有不少小家伙成功觉醒了幻灵呢,艾伦和艾丽莎听闻你不知所踪后可是伤心了好久,进去给他们一个惊喜吧!”

    芬格随手一挥,一股无名之风掀开了半掩着的木门,在幽暗的大殿之中,四根盘着半侧雪狼的支柱浩气荡漾,露出了最深处的一点亮彩。

    在那,一排排穿着宽大衣袍的少男少女,正目不转睛地望着眼前一个带着面纱的紫发女人,看那婉转霞光从其纤纤玉手之中绽放,虽说惊奇,但却没发出半点声响。

    “我等从冰雪之中绽放,降生为雪、飘荡为晶、落地为冰,供奉至高无上之人…”

    素色薄衣,紫发女人伸出白皙的五指,之上一枚冰晶戒指流光溢彩,闪动之下,一把晶莹粉末撒出,落在地面,冰棱凸起,形成一张透明之镜,将好奇的小北风们的神色映入其中。

    也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了探视的目光,她微微侧身,一张清秀的小脸如高原之上的陈雪,虽说冰冷,但那清澈空灵的气质,让人不忍生出亵渎之意。

    “快离开这里!”莎可突然说道。

    细微的声音从心底响起,约翰迈开的左腿略微一僵,勾着唇迎上女祭司的目光,笑容不留痕迹地更盛了几分,直到对方蹙着起柳眉回过头不再凝视,才松了口气。

    “殿下……殿下?”暗暗在心中,询问到,却犹如泥牛入海,没能得到半点回应。

    瞧着情况不对,约翰只好拉住将要走进去的芬格,指了指身上的粗糙衣物,苦笑道:“芬格叔父,我想我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后用热水沉淀一下身体里的疲惫。”

    “嗯……”芬格沉思了一会,便同意了,旋即点头说道:“也是,那你先回去休息吧,不过明天需要早起,有贵客到访。”

    “好的,那露薇朵小姐,下次再见。”

    虽说疑惑,但露薇朵还是提起裙边,温和道:“再见,很期待下次的见面。”

    微笑地挥别了二人之后,约翰神色平静,仿佛无事发生一般转身离去,绕过弯曲的小径,他并没有选择原路返回,而是进入了一片人烟较为稀少的偏殿。

    直到确认没被跟踪之后,约翰才微微喘着气,坐在一处墙角中的石墩庞歇息,那被冷汗打湿了的衣襟黏在身上,带来湿答答的感觉,让人异常难受。

    等平静了一些之后,他才试着用意识问出一句:“殿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过了许久,莎可凝重的声音才缓缓传来,只是语气中还带着丝思索,解释道:“如果我吾没猜错的话,那个女人应该是五阶宝石境界的强者,而且还拥有用于双瞳的宝术,可以侦查到吾的存在。”

    “宝术?”约翰为之一愣。

    “那是生灵感应世间万物推演出来的一种术法,拥有莫测高深之威能,一般只能通过传承习得,非常的罕见。”

    莎可仿佛听到了约翰有些急促的呼吸,不由打笑道:“吾倒也知道一些宝术,等你到达了一阶之后,吾会赐予你一种,不过宝术与魔法和武技不同,能不能参悟还是要看你的天份。”

    听出黑猫口吻中的调侃,约翰将不知何时握紧的拳头松开,可心中那颗想要成为强者的心却越发剧烈了。

    要知道身为死亡眷兽的契约者,在这片土地上一旦被发现,那可是就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到时候被所有神殿通缉的他,又会像前世的结局一样,踏入死亡的深渊。

    而且一旦事发,他的父亲北风公爵……不,整个克劳斯家族也会因为他的存在蒙羞,一蹶不振,沦落为贵族的奴隶。

    叹了口气,约翰的脸上露出一抹少有的哀愁,虽说才来到这个世界一年,但于情于理来说,他都不能将克劳斯推向这个万丈深渊,可眼下却又没有办法:“殿下……”

    “说吧,吾会酌情考虑的。”

    莎可也同样严肃了起来,此事非同小可,按它的看法,最好是马上离开暮光城,反正约翰修炼那方面,由它来指点就够了。

    “殿下……”拳头紧握,约翰清秀的小脸上浮出一抹坚毅之色,他轻声问道:“您上次说的吞噬术,真的可以让我快速到达一阶么?”

    “那是当然,这可是伟大的死亡女神亲自谱写的秘法,可不是什么冰心诀能比的。”

    一说起死亡,莎可就难掩骨子里的狂热,不过吞噬术是给它量身定制的,约翰一个弱不禁风的人类想来修炼,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