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王牌御灵 第十七章 灰恶蟒纹

时间:2018-11-05作者:熬夜白熊

    人潮涌动的城门口,原本面带微笑的护城军全都有些担忧地望着一旁的拐角,其中几人脸色阴晴不定,仿佛是在因为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而发愁。

    “准备好迎接死亡了么?”

    涌起的风吹拂着栗色发辫,约翰眉头一挑,瞧向对面的壮汉,尽管话语冷漠但依旧带着如沐春风的笑意。

    “哈――?”听到约翰的话,罗纳微微一愣,随后像是炸开了油的锅底一般,疯狂抖动着赘肉,抚掌大笑道:“有意思,就凭你这几条斗气经脉也想跟我动手?”

    旋即笑声骤止,罗纳大脚一跺,全身上下浮起如若游蛇般的灰色线条,直到盈满了整个身子,握着长枪的手臂陡然一颤,魔纹猛闪,赫然是只差一步便能踏入第一境界。

    狂风拍打着衣物,一圈奇异之力笼罩在长枪之上,突生异变,漫着的灰色纹路四处溅射,幻化成了吐着芯子的阴冷毒蛇攀上枪尖,朝着约翰露出一阵阵恶意。

    “害怕了吗?这就是本大爷的幻灵,灰恶蟒纹!给你个机会……”

    罗纳邪异的目光一扫,猥琐地咧嘴大笑道:“乖乖的放弃抵抗吧,我会好好的疼爱你的!”

    轻笑不语,约翰望着隐露噬意的蛇形灰气,不由加快了魔力的注入,终于,随着只有他能听到的一声呜喵后,魔纹旋即撒出一股莹光,凝聚成一只睡眼朦胧的黑猫。

    原本还在警戒着约翰的罗纳,在看清楚他的幻灵之后,倏然一颤,皮球似的身子仿佛爆炒的豆子般剧烈抖动,聒噪的笑声惹得旁边护城军一阵白眼,但也没敢说些什么。

    “喂,这只丑陋的猪猡想干嘛?”

    微微皱眉,莎可揉了揉脸蛋,眉宇间那一缕疲倦极为显眼。

    它不悦地看向不断咆哮的灰蛇,要知道如果搁在以前,像这种低等级的幻灵别说瞪了,看都不敢看它一眼,哪还能像这样张牙舞爪。

    苦笑着,约翰无奈地摊开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他也想不到暮光城原来还有这样的人,看来之前的那句夸赞还是收回了吧。

    “小姑娘,想清楚了么?”

    罗纳扛着长枪,瞧着越来越多的目光注视过来也不在意,他可是克劳斯家族的人,在这暮光城,那就是土皇帝,就算被直系族人发现了也没关系,他自有办法解决。

    “作为护城军,你就是这样对待民众的吗?”一手拖着莎可,约翰佯装发怒,右手却悄悄地捏着黑色猫掌,注入微弱的魔力。

    听到质问,罗纳哈哈大笑,肩上的长枪朝着来往的平民划出一道半圆,锋利的灰气吓得人群一阵骚动,但也只能咽下这口苦水,默默贴着另一面墙进入暮光城。

    “哈哈,看到这群软蛋了吗?”随手抓起一个瑟瑟发抖的中年人,罗纳再猛然朝人群扔去,挑衅道:“别说像你们这种贱民了,就算是暮光城人那又如何?今天你必须从了我!”

    说罢,旋即舞出一阵枪花,指着枪杆朝约翰抽来,力度并不大,看样子是要将其打晕,然后带到隐秘一处好好享用。

    “嘭!”

    这时突生异变,倏然探出的一杆长棍与枪体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所料不及的罗纳脸色一变,连忙划后一道半步,将武器上传来的力量化解,神色阴沉。

    “哈哈,原来大名鼎鼎的克劳斯就是这样管理暮光城的吗?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来人身材挺拔,着一身华服、鼻高眉宽,手中盘着金属花纹的长棍舞得虎虎生威,全身陡然升起的气息更是调动了汩汩斗气,看样子比之罗纳还要更强上一分。

    “小家伙,想在暮光城玩英雄救美,可是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涌出斗气不断补充着灰色气体,罗纳悄悄退后了两步。

    闻言,华服男子旋即一笑,目光不断在罗纳那身雪狼盔甲上扫视,逐渐变冷,一挥袖笼,露出手腕上的白色手镯。

    “这是……储物镯!”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惊呼声,视线在白色手镯上流转,尽是希翼之色,像这种用五级矿石“空间矿”制作的储物道具,在市场上可是供不应求。

    “储物镯?!”

    低吟一声,尽管罗纳已经在猜测男子的身份,但显然还是低看了一眼,拥有这价值万金的储物道具的人,家族势力不容小觑。

    华服男子并未在意旁人羡嫉的目光,凭空一抓,一张通体泛黄的金属腰牌便出现在手中,在那来回曲折的奇异纹路上,镶嵌着龙飞凤舞的“战争”二字,隐约啸着冽风。

    “你是战争神所的人!”

    瞧见这意味着无上地位的腰牌,罗纳尖啸一声,才是真正感觉到了棘手,不过据他所知,在肯尼亚洲可没有战争神所,那……

    双目怒瞪,华服男子竖起长棍指着眼前想要撤退的罗纳,眉角微皱:“我伯伦·爱弥勒沙,以神所教徒的身份宣告,尔等罔顾法纪之辈,将被战争审判!”

    话音刚落,倏然响起一声轰鸣,原本腰牌上磅礴大气的“战争”二字仿佛镜花水月一般,荡漾起一圈圈波纹,将罗纳笼罩,在其惊恐万状之下化作一枚印记浮上眉心。

    瞧着此状,与约翰站在一旁的莎可微微一惊,有些怪异地望着英姿焕发的伯伦,心中默念道:“审判烙印?看来战争这个老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吃嫩草啊。”

    与莎可心神相连的约翰听到这话,有些好奇,便问道:“能详细地说说吗?”

    “怎么……”黑猫狡黠一笑:“你也想得到那个老女人的垂怜?不是我低看你,你这小身板可不是她喜欢的尺寸哦。”

    “额,说说审判烙印吧。”嘴角一抽,约翰按住隐隐作痛的左脸,再次问到。

    “呵呵,不逗你玩了。那是一种正式教徒才有资格学会的特殊秘法,可以将神所特有的烙印刻在目标的身体中,无论对方逃到何处,都会被感应,无法遁形。”

    莎可舔着舔爪子,便继续补充到:“而眼前这个人明明只是‘脉络盈满’的境界,却能习得这样的秘法,可不是被战争偏爱了么。”

    听着自家幻灵的解释,约翰点了点头,想来这也是神所中人用来抓捕罪犯的手段之一,看来想要真正的研习魔法,还是得去神所中修行。

    而这时,与伯伦对峙的罗纳也终于行动起来,他隐约猜到了这个烙印的作用,只是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一点都不顾忌克劳斯家族的面子,直接出手。

    “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了!”

    罗纳愤愤说着,臃肿的身体卷起阵阵尘埃走到护城军中,往腰间一抹,拿出一顶头角泛黑的号角,不顾旁人的阻拦吹奏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