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王牌御灵 第十一章 冰心诀

时间:2018-11-05作者:熬夜白熊

    死寂的白色建筑物中,一道佝偻的鬼影拖动着苍白的身子四处巡视,所到之处留下了一条条腥臭的血迹,格外恶心。

    “吼?”突然,它看向左侧的一个角落,拔出蛇形匕首,一瘸一拐地走去。

    那是一处拐角,紧张的气氛骤然横生,口中念叨着什么的鬼影在快要接近的时候忽然加速,血迹斑斑的枯瘦手臂猛然挥出!

    可拐角后面什么也没有。

    疑惑地瞅了一眼,鬼影索性就从这一条路离去,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腥味。

    在这位恐怖的游荡者离开了大概五分钟后,那处拐角的白色墙壁倏然撕开一条裂缝,一只黑猫伸出头开始左顾右盼,在确定安全后才驱使着屁股下的脑袋前进。

    苦撑着酸痛的脖子,约翰压着脚步、蹑手蹑脚地朝相反的方向逃去,小声地问:“殿下,这个方法真的有效吗?”

    “嘁,不过是低级的诅咒空间,要是吾以前,随便震动双翼就能崩碎这里!”

    碧蓝的竖瞳微微一瞪,仿佛看穿了这里的结构,纱可举起小爪子:“走这边!”

    “好。”

    对头上这只高傲的眷兽,约翰还是很信服的,毕竟两人现在是命运共同体,一旦身为契主的他有什么危险,纱可也会消失。

    其实一开始他还有些接受不了,虽然他也曾幻想过拥有一只这样的幻灵,但惊喜来的太突然了就很有可能变成惊吓。

    这让他不得不揣测对方的目的,想来想去也只有仿佛嵌入了他灵魂深处的《诺尔斯玛》教本了。

    朝建筑物伸出前进了五分钟,白色的通道变得狭窄了不少,墙体上的火焰也随之消失,只露出最里面的一点翠绿。

    咔嚓――!

    骨头搓动的诡异脆声再次响起,炸起一身鸡皮疙瘩的约翰不敢回头,快速奔跑起来,那浓郁的厄难气息卷起阵阵阴风,连纱可也有些焦躁不安。

    一跃而起,飞快的钻出了过道,眼前布满植物花纹和一排排祷告椅的自然神殿赫然出现在眼前!

    而在正前方的祭坛旁,一头雪白长发的妙龄女子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们,伸出的白皙皓腕还举着一把和鬼影相同的匕首。

    “你……有信仰么?”

    迷茫到了极致的声音仿佛是迷路了的小兽,女子暗淡下来的美丽眼眸随着身体的溃烂而变得无神。

    望着眼前从天使变成“恶魔”的女人,约翰不敢上前,反而是纱可脸色凝重地注视着她的变化,口中不知道嘀咕着什么。

    咔嚓!

    游离的鬼影也拖动着身体走出了过道,它愕然地望着祭坛上与自己相同的存在,旋即痛苦地哀嚎起来,在地上不停抽搐。

    “该结束了,这肮脏的一生……”

    已经看不出人形的女尸哀伤地抽泣着,低头将手上的一枚戒指放在地上,犹如破风琴的声音刺耳但毅然:“请帮我把这枚戒指交还我的爱人泰尔斯,非常感谢……”

    话音刚落,锋利的匕首瞬间切开了脖颈,一颗挂着泪珠的头颅落在神圣的祭坛之下,好像还在做着最后一次祷告。

    而底下的悲鸣也嘎然而止,鬼影连滚带爬扑到无头女尸身旁,紧紧地抱着那颗头颅,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却因为生命的终结而变得微弱,一丝焦臭骤然而至。

    火焰,净化一切的火焰。

    心情复杂的约翰捡起两堆骨灰旁的戒指,放进了口袋,虽然他并不清楚事情的始末,但并不妨碍他对死者的尊重。

    “这是一千年前的故事了……”

    幽幽叹了口气,黑猫追忆着:“安吉拉王国的自然大祭司你知道吗?就是年仅二十出头,便成为了九阶祭司的那位。”

    闻言,约翰也想起了编年史上曾经提起过的安吉拉王国,对于富有传奇性的故事,文人骚客总是乐此不倦的诉说。

    一千多年前那时还未有如今的人类联盟,大大小小的公国各自为战,每天都有无数国家在夜灵的冲击下覆灭,而安吉拉王国算是其中比较强劲的国家了。

    而九阶祭司更是大陆上的顶尖战力,那时候安吉拉的居民们可是都已有如此强者的庇佑而自豪,更不要说还是一位年轻、长相比之精灵更具有空灵之气的绝世美人。

    但奇怪的是,对于如此强大国家的毁灭,历史并未提及,只是说:

    “那一夜天火冲目,无数夜灵奔袭了皇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功攻陷安吉拉皇城,所有皇室全部阵亡……”

    而九阶祭司的去向则无人提起,只是匆匆留下了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猩红的女皇――艾蕾·伊莫拉。

    天灾军团的十大君主之一,指挥无数女妖覆灭了安吉拉王国的幕后刽子手!

    黑猫看约翰还不是太过无知,满意地点了点头:“没错,虽然吾也不知为何这位祭司没有出现在战争之中,但现在的她只是一个被厄难捕获了灵魂的可怜虫罢了。”

    或是默哀,或是感同身受。

    凝视着仿佛将这一切全收入眼底的神像,约翰默默拾起祭坛上的鲜嫩花朵,欲盖在灰烬之上,却愕然发现,花朵之下竟然藏着数十颗指甲盖大小的晶莹圆珠。

    握在手中,这些看起来质感十足的小珠子却非常的有弹性,隐隐散发着令人舒适的光芒,他不解道:“这些是……”

    “嘁,看来这个祭司还知道点礼数。”

    耷拉着眼皮,纱可没精打采的搓揉着猫脸:“收下吧,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还是挺有用的。”

    既然有事委托,那自然就有报酬,约翰也不是什么迂腐的,索性就装进了衬衫口袋中,手中再把玩着一颗。

    现在的白色世界已经没有了威胁,根据纱可的指引,约翰成功走出了迷宫一样的建筑物,但望着熟悉的巨型枕头,又犯了愁。

    “不是说过了吗?这里是诅咒语的空间?想要找到出口就必须要用自己的意志,来破除这里的迷惘。”

    虚弱到极致的纱可已经连爪子也举不起来了,不然非得要拍上这个蠢货一顿不可。

    缔结了契约之后它自身的魔力便一直在流逝,如果不是本身实力强大,也保持不了这么久的真身。

    更可恶的是。

    它尝试根据契约吸收约翰的生命力作为能量,却发现一堵金色光墙阻止了自己的行为,能量没吸到反而还浪费了体力。

    真是气死猫了。

    “那我试试看。”

    其实一开始约翰就猜测自己是不是中了诅咒语,因为他遭遇到的情况和家族中一本古书籍上所描述的近乎一模一样。

    要知道那本古书籍的撰写者正是克劳斯家族的先祖,而这位先祖曾在与夜灵的战斗中也曾中过诅咒语,最后靠着名为“冰心诀”的秘法解开了诅咒限制,并将这一项秘法传承给了后辈。

    “冰心诀……”

    约翰盘腿坐在枕芯中央,不过几分钟便清空了全部杂念进入了冥想状态,一团肉眼看不到的奇异光晕围绕着身体各个角落运转。

    可当跃动至腹部的时候,一股寒气陡然升起,竟操控着纯洁光晕萦绕着自己旋转,不断将清心之气传递周身。

    尽管这只是一项辅助秘法,但却是不需要魔力来运转,据说一开始就是准备给斗气天赋的族人来淬炼意志的,只是约翰好奇便尝试着修炼了几个月,现在使用者起来颇为熟练。

    “冰雪神所的冰心诀啊……还不如我死亡神所的吞噬术!”哪怕是已经蜷缩成一团了,纱可依然不忘鄙视一下别的女神。

    茫然之间它望着逐渐破碎的白,默默将头挨着约翰的腿,等待着离开这个鬼地方。

    或许……这个人类还挺有用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