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王牌御灵 序章 新福音教会的毁灭

时间:2018-11-05作者:熬夜白熊

    昏暗的神殿中,排列有序的褐色石砖上摇曳着的烛光,忽明忽暗,仿佛若隐若现的鬼影正狞笑着跳着诅咒的舞蹈。

    十三尊狰狞怒目的雕像簇拥着简陋的正殿,在其中心,一个穿着宽大的白袍的少年跪倒在一座祭坛前,缓缓摘下了属于神使的头冠,望着左手边锋利的匕首,眼神颇为无奈。

    “终究还是到了这一步……”

    或是解脱,或是不甘。

    对于两种信仰来说,两者的关系或许从一开始就是水火不容了吧。

    忽的,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逐渐靠近,随后沉重的大门被猛然打开。

    一个蓄着大胡子的壮汉带着满身伤痕冲了进来,哽咽道:“神使大人!圣辉教廷的人冲进来了!快带着教本离开这里吧,他们的目的正是您啊!”

    “没关系的,巴休斯。”

    被称为神使的少年艰难地支起瘦弱的双腿,恢复了仁慈的笑容。他一步一步走向祭坛,两道血痕顺着手臂直流而下。

    “大人,您!”巴休斯愕然止声,随后一股更大的哀恸笼罩在他心中。

    他们所敬佩、所信仰、所爱戴的神使大人这是要和整个教会共存亡啊!

    “吾为仁爱之女神带来了怜悯。”

    少年翻开了被称为《诺尔斯玛》的教本,这本古老的教典中只有一页内容,其余皆是空白。

    而他歌颂的那一页正是被无数新福音教徒奉为真理的《礼赞·创世十三女神》,也正是和圣辉教廷之间的导火索之一。

    橘红色的焰光在少年的脸上跃动,映出了决然却没有映出他心中的哀伤。

    “吾为冰雪女神吟唱了寒风……”

    “吾为火焰女神洒下了希望……”

    低沉的吟唱声掩盖不住神殿外的惨叫,那是他的信徒正在坠入死亡的深渊,可自己却无法拯救他们。

    “龙之女神的怒吼由吾传达……”

    “自然女神的恩赐由吾播撒……”

    “战争女神的勇猛由吾领悟……”

    血液滴入祭坛,少年的脸色越发苍白起来,瘦小的身子有些摇晃,背后巴休斯的怒吼和整齐的脚步声预示了来者的身份。

    “噗呲!”重物倒地,血液涌出。

    殿外一排排手持长枪的神圣武士目光如炬,哪怕身上早已满是鲜血,但那灼热的目光依然没有改变,就好像在自己手中逝去的生命皆是荣耀加身。

    哒,哒,哒……

    身披圣骸布的老人缓缓从人群中走进神殿,望着两侧奇艺的护教雕像发出嘲弄的啧啧声:“约翰·尼斯特·宾格。谁能想到鼎鼎有名的新福音教会的创始人居然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

    少年并没有理会,只是抱紧破旧教典的手越发颤抖,没有血色的双唇轻微碰撞,继续着最后的歌颂:“死亡女神掌管着万物的离去……”

    “哼,这就是你用来蛊惑人心的巫术吗?”

    老人怪笑一声,阴鸷的眼神不断扫过,似乎想将这个胆敢在自己面前妖言惑众的异教徒拆之入腹。

    “星空女神整理着众生的命理……”

    约翰望着身首异处的巴休斯长长叹了口气,面对逐步靠近自己的刽子手们,他并不在意,因为他们什么也得不到。

    “厄难女神谱写着生灵的怨怼……”

    “抓住他!吾主不容得异端侮辱,只有烧死这个异教徒才能让误入歧途的民众们悔悟!”

    “是!”

    妖言惑众?幡然悔悟?

    那就当做这样吧。

    少年死死抱住那本教典,有些惋惜无法将剩下的礼赞做完,既然红袍大主教想要将他处以火刑,那就如他所愿吧。

    火焰、净化的火焰、审判的火焰,也是可笑的火焰,这么多年来所谓的圣辉教廷用这种方式处置了无数敢忤逆他们的人,殊不知自己的信仰早已在权利的漩涡中崩溃、消散。

    仁慈的眼神与锋利的枪尖,少年不恨这些武士,他们也不过是被教廷操控的傀儡罢了,除了圣辉教廷消失,否则这一切都不会改变。

    退后一步,汹涌的火焰蚕食着少年的双臂,随后纵身一跃,没有留恋、不存在救赎的世界也没有什么好眷恋的了。

    轰——哗啦啦!

    灌入重物的祭坛反而喷出了更猛烈的火焰。

    晚了一步的神圣武士们看到坠入火海的少年,脸色剧变,结结巴巴地说:“大,大人!异教徒他跳进祭坛了!”

    “什么!?”

    老人连忙走上祭坛,想要靠近却被一阵灼热的炎浪逼退,仔细望去,原来这个祭坛是由一个深邃的坑洞组成,熊熊烈火正从底部涌来。

    “你们这群废物!连个小孩子都抓不住,要你们有什么用!”

    心中苦涩的红袍大主教只能拿这些武士发泄,没有捉到人又没有拿到《诺儿斯玛》教本,接下来他可要好好想个说辞,弄个替罪羊出来应付教皇的怒火。

    ……

    痛!

    好痛!

    全身要炸开了……

    橘黄色的世界中没有一丝幸福,噬人的烈焰灼烧着约翰每一寸的皮肤,撕心裂肺的疼却因为近要炸裂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在这片真实的炼狱里仿佛连时间也模糊了许多。

    我的生命就要划上句号了么?

    昏沉的意识勉强组成几个词汇,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约翰居然感到了些解脱。

    这短暂的一生他看过太多悲欢离合,而作为一切悲剧源头的他,只能遵守着神的旨意,让这早已被命运女神纺织好的“丝线”断裂。

    这一切都是命运的选择。

    幽蓝的、金黄的、漆黑的火焰不知何时从约翰的胸口燃起,近乎熄灭的意志只是下意识地抱着《诺儿斯玛》,似乎想要将其融入自己的血肉当中,与之一同泯灭。

    掠过的金色火焰缠绕住约翰焦黑的身体,先是左手,再是右腿,最后只剩下一块躯干和模糊了的头颅,这些审判的火焰直到灵魂彻底纯粹是不会放过任何的污秽。

    终于,随着一道沉闷的声音,化为焦炭的尸体重重摔在了祭坛的最低端,不过几秒便碎成了粉末,将“约翰”这个存在完完全全的从这个世界抹杀、不留一丝痕迹。

    但是。

    死亡也是新生的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