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许一一傅霆琛 第三卷 潮涌: 第315章 【番外】胎记2

时间:2018-11-05作者:许一一

    没有人回答他。他只能耐下性子,看着眼前的场景一幕一幕变幻。

    每一天,在差不多的时间来到校门口,站在丝毫不起眼的角落里,有时候拿出课本来温习,一边看一边等着年少的那个他出现。他出现了,她便默默的跟在背后,注视着他的背影。

    上课的时候,他一贯不怎么听讲,大部分时间都在看自己带的课外书。也会有白目的老师看不过眼去,偏要点他站起来回答问题,然后,就会有同学给他传小抄过来。

    纸条上的字迹清秀端正,以前他从来没注意过到底是谁写的,只给传条儿的同学点头说过一声谢而已。

    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她给的。

    有一次突然下雨,家里的司机被堵在了路上,他原本准备不等了自己出去打车,走到教学楼下了,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带伞。

    那个年纪的他,真是不爱理人,更别提要跟人借东西了。

    于是他就只是站在那儿,插着兜漫不经心的看着眼前的雨帘,静静的等司机过来。

    有平时比较脸熟的同学走过来,递给他一把伞,说是自己多带的,让他尽管拿去用。

    那时候,他便接过伞,颔首道了谢,便撑伞离开了。

    压根没有注意过,身后有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跟着他走了一段距离,因为没有打伞,雨水将她的头发淋得湿湿嗒嗒,而她也只是将书包抱在怀里,嘴角微微翘着,很开心的模样。

    那把伞后来去哪里了呢?

    好像拿回家之后,家里佣人觉得质量太差,直接就帮他当垃圾扔掉了。

    他也再没有想起来过。

    他忽然有些焦躁,这种意义不明的回忆场景,到底是想要他做些什么?他怎么才可以回到正常的状态?他甚至都有些厌烦再去看这个女孩儿的一举一动,纵然那些举动,有许许多多竟是跟年少时的他有关的。

    可他根本不记得啊?!同学了那么久,他的脑海中关于这个人的记忆真的是一片空白。她做这些事是为了什么呢?她喜欢他吗?那为什么不跟他告白?为什么不吸引他的注意?是因为不敢吗?她害怕吗?

    可是连表白自己的勇气都没有的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啊!

    他厌烦了看这种懦弱生物自我重复自我感动的戏码啊!

    他疯狂的呐喊着,可谁也听不到,他就像透明的空气,只有自己能感知到自己的存在,而周遭的场景还在继续的变换,任由他闭上眼不去看,他仍然能清楚感知到目前进行到了哪一个阶段。

    他们毕业了。

    女孩儿考上了大学,居然硬生生的凭着分数考上了家里早就给他安排好名额的最高等那座学府。

    他们又成为了同学。她跟他修同样的课程,报了他顺手随便报的兴趣社,每周三晚上去篮球场,看他打球。

    而他,那时候的他,居然还是没看到过她的存在。

    他并不太爱玩,但在他们自己的圈子里,总也有自己的交际,所以更多时候,他并没有在学校,而是出入各种顶级会所,然后开始去家里的公司实习。

    她进了其中一家会所当兼职服务生,很奇怪,明明那里对普通服务生的颜值要求也很高的,不知道怎么会让她这么不起眼的人也进去了。

    她甚至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将酒端进包间,给他开过一瓶酒。

    那时候,他正捏着快要蹭到他身上来的小嫩模的手,冷冷甩开道:“别碰我,脏死了。”

    后来,大学毕业了。

    他从实习生直接坐上了总监的位置,不是不忐忑的,所以他用心做着团队负责的项目,一边费心跟属下打成一片。

    只是部门几十个人,他也不可能每个人都那么熟悉认识。

    在出游的大巴车上,他们将他拱坐在了第一排第一个位置,让新入职的女职员坐在了他旁边。

    她就坐在了他旁边。

    在钢材穿透那扇玻璃窗,朝着他直直的刺过来的时候,她几乎想都没想,就站起身来冲到了他身前,用手和身体挡住了那根尖锐的管子。

    穿过她的身体,带着她的血液,刺入了他的眉心。

    他就受了这么一点点轻伤,然后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说,真是上天保佑,他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菩萨保佑。

    他问,她呢?

    大家怔愣,谁?啊,那个倒霉蛋啊,她被车子晃得没坐稳,一下子站起身来,结果就倒霉悲剧了,不过也正好替总监挡了这次灾祸。哎,都是命。那倒霉蛋命不好,刚进公司就碰到这种事,估计保险都赔不了,不过听说她父母早就去世了,一直是靠着公司之前的慈善项目捐赠上学生活的,这怎么说呢,好人有好报,总监这也是收到了福报啊,万幸万幸。

    他闭上了眼,只想起最后那一刻,她隐忍着却终于没有忍住的,那一声闷哼。

    妈妈,好疼啊。

    她这么小声嘟哝了一句。

    可她自始至终没有转过头来看他,她一直在他身边静静的待着,直到这一刻,她也不回过头来,让他好好的记住她。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他疯狂的搜索着那一幕幕翻过去的记忆,掠过那些她为他守候的点点滴滴,终于在记忆最开始的时候,他看到一个蹲着玩沙子的小娃娃。

    “一一,别玩儿啦,回家吃饭啦。”有悠长清脆的声音在不远处呼唤。

    小娃娃扔下手里的工具,扬起脸来抿着嘴笑,清脆的答应了一声。

    傅霆琛就这么醒了。

    他把依偎在他怀中熟睡的女人轻轻的翻过身躺平,慢慢扯掉盖住两人的薄毯,露出她美丽的弧线。

    借着幽暗的灯光,指尖一寸一寸下滑,抚到她胸间,往下一寸,那儿有一块深红色的印迹。

    他俯身过去,湿热的唇舌顺着那个印迹一点一点勾勒舔舐,轻轻的吸吮,不一会儿,就引得女人发出了模糊不清的音节。

    她的手指插入他的发间摩挲,他抬起头轻声问她:

    “许一一,这是什么?”

    “胎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