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许一一傅霆琛 第三卷 潮涌: 第288章 丧心病狂

时间:2018-11-05作者:许一一

    小孩儿哈哈大笑。

    “太好笑了,姑姑你骂人。”

    心心看着他坐在椅子上手舞足蹈的样子,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却不再是那样木木呆呆的神情。

    三堂嫂在一旁忽然开口道:“看来心心还挺喜欢跟我们家石头玩儿的。”

    “他叫石头?”

    许一一心中一动,放下手里的碗,给心心擦了擦嘴,一边问道。

    女人点头笑道:“是小名儿,大名叫许季凯。”

    许一一回了她一个笑,没有再接话,回头看张婶在厨房那边已经吃完自己早餐了,于是喊她出来换手,把心心和石头都带去客厅那边玩儿。

    张婶把两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端出来,放在两人面前,然后把心心抱起来,又要去牵石头。

    石头却把身子一缩,大叫一声便往妈妈身边躲,一双大眼睛戒备的看着张婶,压根不让她碰。

    “婶婶也会讲故事。”张婶和缓了声音,哄着他。

    小孩儿眼睛眨了眨,姿势仍然没变。

    三堂嫂知道许一一要张婶带孩子走,是要跟她说话的意思,于是柔声劝道:“妈妈就在这儿坐着吃面,你跟婶婶去厅里听故事不好吗?你看,妹妹一直在看着你呢,你要有哥哥的样子才行呀。”

    她这么说完,石头又抬眼看了看张婶,还有靠在张婶怀里静静看着他的宝宝,这才犹犹豫豫的站起身来,拉住了张婶伸过来的手。

    他们离开了,餐厅中剩下许一一和三堂嫂,她挑起一筷子牛肉面,招呼道:“先尝尝张婶的手艺。”

    三堂嫂客气了一句,也动了筷子。

    汤头香浓,面条劲道,张婶的手艺已经越来越好了。

    只是她吃下一口,脑子里想到的,却是在星城时余味粉面馆的味道。

    忽然就少了些胃口。

    许一一捧起碗慢慢的喝了一口汤,放下碗后,看着三堂嫂,发现她也吃得并不怎么快。

    “不合胃口吗?”她问。

    “没有没有。”三堂嫂急忙回道,“很好吃,不过我早上一般吃得清淡,所以吃得慢一点,真是好吃的。”

    她那张柔弱的脸上此刻满是惶惑的表情,越发透着一种楚楚可怜。

    许一一笑了笑,问道:“上次听你说,你是洛家人?”

    三堂嫂点头:“我叫洛舒沅,是洛舒意的大堂姐,我嫁到许家来的时候,她跟她妈妈还在洛家呢。”

    听到这名字就倒胃口,许一一索性搁下了筷子。

    洛舒沅说了这么一句之后,看许一一都不吃了,讷讷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提她,只是……”

    只是觉得洛舒意是劝服许一一帮她的唯一切入点了吧?

    自从上次她在花园说出那句话,许一一已经晾了她好几天,今天这么早就找过来,想必她已经很急了。

    洛舒沅嫁进许家也有好几年了吧?

    难道在许家没有别的助力吗,何至于都急得一次又一次的求到她头上了?

    许一一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摆了摆手道:“没关系,你先吃饭吧,我去看着孩子们。”

    说完,许一一便要起身。

    洛舒沅忽然站起身一把拉住她,语气恳切道:“你相信我,我手上真的有洛舒意的把柄,我可以帮你对付她的,真的!”

    许一一挑了挑眉,看着她没有说话。

    洛舒沅急急道:“你是不是觉得洛家现在都已经没人了,所以我的话不可信?我告诉你,洛舒意有一个大把柄在我们手里,只要你帮我,只要你帮我!我就把它告诉你!”

    许一一笑了笑:“说实话,我跟洛舒意是有过结,不过,现在对于我来说,她不过是一只惹人厌的苍蝇罢了。为了拿一只苍蝇拍,我得惹一堆不必要的麻烦,好像不是很划算吧?”

    “如果她不只是一只苍蝇呢?如果她根本不打算放过你呢?”洛舒沅忽然语气激动起来,“你不知道吗,她最近在星城公布了你和傅霆琛的合约,又大肆抹黑你在星城的经历,你以为她做完这些,下一步就会偃旗息鼓了?你真是太不了解她了。”

    洛舒沅看着许一一,双唇颤抖道:“洛舒意,是个变态,是个疯子,她一旦盯上了你,不是你死,就是她亡,她不会放过你的!”

    她松开箍着许一一的手,颓然坐下,嘴里喃喃道:“你看看洛家这两年的下场,你就明白了。”

    许一一原本淡然的表情被她这样激动的一番言语惹得也有几分波动,不由得问道:

    “洛家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很惨。”洛舒沅道,“你知道洛家以前是靠着傅家起来的,自己有工厂做建材,前几年在星城也算得上数的。但是自从洛舒意她妈妈离婚,靠上了欧洲那边一位老钱家族的继承人,洛家就越来越惨。”

    “怎么回事?”

    “先是工厂订单出问题,傅家的项目不再跟洛家合作,其他的大客户也跑了好几个订单,然后有关部门不停的来人说要检查,说工厂生产流程不规范,排污节能做得不到位,勒令停产好几个月,再后来,就出了个大事故……”

    许一一挑眉:“大事故?”

    “是。烧成车间忽然喷窑,几百度高温的水泥从六个车间门中喷射出来,瞬间烫伤了正在作业的十几个工人,而且……”洛舒沅说到这里,脸色也禁不住变得苍白,薄唇紧紧的抿了抿,才继续道,“当时洛家好几个人正在陪着官员视察工厂,其中就有我父亲,还有洛舒意的爸爸。水泥狂喷的时候,他们就在现场,我爸重度烫伤,她爸爸直接被喷射的水泥喷满头脸,当场就窒息死亡,另外还有几个人伤情程度不一。”

    洛舒沅深吸一口气:“从那次事故之后,工厂直接关停,洛家陷入了赔偿官司的泥沼,再加上主事的人受伤毁容,一家子,最后都没有能出来撑场面的人了。而这一切,都是洛舒意和她妈妈的杰作。”

    “而她们做这些事,仅仅是因为,她爸爸为了给她妈妈添堵,坚持不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洛舒沅看着许一一道:“现在你还会觉得,她仅仅只是一只苍蝇吗?”

    许一一回望着她,心中一时震撼无语。

    她知道洛舒意是个偏执狂,但真的没有想到,那女人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