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春风吹断前山雨15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就在天纨与林承泽在林中擒杀猛虎,暮云臻险些遇险之时,夏薇悄悄进入了天纨所住的帐篷。

    自另一批人到达山那边疏通道路,林承泽便单独安排了一间帐篷与天纨。

    帐篷里十分简单,只有一张折叠的睡床和小几。

    小几上只有一套简单的茶具,一本书。

    角落里是天纨的包袱,夏薇见四下无人,小心打开,除了两三件换替的衣衫,再无其他。

    夏薇嘟了嘴,竟然一无所获。难道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她想着,正想退出帐篷,忽然瞥见那矮床上棉布的被单直垂落地,遮住了床下的空间。

    夏薇心中一动,走过去,轻轻掀开。

    床下还有一个包袱,墨色,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

    她警惕了看了看周围,将那包袱拿了出来。

    一打开,夏薇倒抽一口冷气。

    一个油布包里,是一张人脸,正是每日天纨示人的模样。

    一个松木匣子里,是一套头面首饰,精巧别致。

    头面首饰下,则是一套月色大袖纱衣,无花无绣,但触手轻盈柔软,纵使在晦暗的帐篷内,依旧有华光在其上流转。

    再看包袱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包裹,但是不知为何,夏薇怎么都打不开。

    那包袱皮上有一个小小的银线绣出的云山相交纹,作为寐宗所在的云映国子民,夏薇当然认出,那是寐宗的纹章。

    她只觉得自己的手都在颤抖,被自己的发现骇得无法动弹。

    如此看来,那“出于天云”,指的应该是在天云山上的“寐宗”。

    如果这件纱衣真的属于谢弘纨,那么,她已完全符合花蕊夫人帕子上的全部条件。

    夏薇咬咬牙,见天色渐晚,到了众人快回来的时候。

    她小心将包袱复原,放回床下,再趁着无人注意溜回了暮云臻的住处。

    她在山洞外徘徊踟蹰,考虑如何跟暮云臻说明,谢弘纨就是花蕊夫人要他们除掉的那个人。

    不远处传来暮云臻与桂嬷嬷的声音,暮云臻语气轻快带着十分的愉悦,桂嬷嬷的声音里都是慈爱。

    “娘娘啊,今天真是多亏了林大人和谢大人。哎呀呀,老身一想起来那老虎,现在都觉得腿软啊。”

    “两位大人身手不凡,今天也是有惊无险。”

    说话间,暮云臻与桂嬷嬷从小路转过来,只见她脸颊绯红,满是兴奋与娇羞。

    抬头见到夏薇,以为她是专门在山洞前等自己。

    暮云臻虽然对她之前狐假虎威不满,但她生性单纯,加之心底里其实把夏薇夏蔷当做姐妹一般,此时遭遇了那样有惊又险的事,当然忍不住要跟她们说一说。

    当下便要夏薇在山洞前的大树下摆出茶点,又把正在洒扫的夏蔷叫来,说着早先发生的事。

    等桂嬷嬷带着侍女送来晚餐,天已渐黑,但暮云臻贪恋满天星子,直觉就如今天林承泽看向自己的眼睛。

    “就在外面用吧。”她坐在树下,闭上眼,回忆着下午的那一刻。

    惊险、可怖,却也甜蜜、幸福。

    终身难忘。

    “娘娘,其实奴婢今天……”夏薇凑到暮云臻身边,想要禀告。

    暮云臻正沉浸在如林承泽眼眸般的星斗中,被她一唤,有些不乐意。

    “怎么了?”她坐直身子,看向夏薇。

    “其实奴婢今日去了谢大人的帐篷,发现……”

    暮云臻瞪大眼睛:“你怎么能擅自进去大人的帐篷?”

    她立刻便想到了之前桂嬷嬷的话,这丫头也太不知天高地厚。知道的是她自己去的,不知道以为是自己授意的。

    可知道的能有谁?怕都是以为她授意的吧。

    再一想今日谢弘纨的坚毅勇猛,若是没有他那一扑,自己恐怕已经葬身虎爪之下了。

    “是因为奴婢……”夏薇正要解释之前所见。

    暮云臻看了一眼夏薇,她的表情就是要告状的样子。

    暮云臻一想,之前她每次跟自己说有关谢弘纨,不是目中无人就是胳膊肘朝外拐,最多的便是不敬公主。

    今天谢弘纨再度救了她的命,暮云臻在心底里将他当做恩人,可容不得别人说他的不是。

    (解释一下,由于故事中的人物还不知道天纨是女子,所以在他们的交谈、有关天纨的心理活动时,还是用“他”。)

    暮云臻不耐烦地摆摆手:“不要说了,你擅自进去他的帐篷,已是于礼不合。大人忠心又勇敢,我不想听你说他的是非。”

    夏薇被她叱责,一时呆住。再见她的表情,都是不耐烦与厌恶。

    她心中一酸,将要说的话咽下去,朝暮云臻勉强笑道:“不是的,娘娘,奴婢见大人帐篷十分简陋,衣服也很朴素,估计还是出身低微,没什么财物。可这就要到天辉城了,无论是咱们云映国的面子,还是娘娘的名声,总是不好。想着若是娘娘能有所赏赐,不是两全其美?”

    暮云臻耐着性子听了,终于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今日两位大人救了本宫,确实该赏。这个你最熟,你看着办吧。”

    素来赏赐这等事,在云映皇宫时,都是夏薇负责。

    于是夏薇笑着福了福身:“那奴婢就去办了。”

    这天晚上,天纨正要洗漱休息,忽听见帐篷外传来叩门声。

    那扣门声一声皆一声,十分急促,仿佛有什么要紧事一般。

    天纨正犹豫要不要开门,毕竟如此深夜,十分奇怪。

    可外面的人似乎已经等不及了,低声道:“天纨,是我。”

    那声音带了十足的焦急与担忧,稍稍沙哑。

    天纨庆幸自己还没摘面具,连忙去打开了门。

    只见天枢站在夜色中,一身风尘仆仆,往日俊逸的面容都是疲惫。

    门一开,他便冲进来,拉着天纨到灯下细细查看。

    天纨见他的手这里摸摸那里碰碰,还要她卷起衣袖裤脚,就差扒光了。

    不由后退一步,尴尬笑道:“师兄怎么回来了?那边的路通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