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春风吹断前山雨7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掀起挂在两洞间的蜜桃色百蝶穿花绣帘,里面洞里四处挂了印染花鸟、山水的锦帐,遮去原本粗粝的山石。

    四角置了紫金镂花香炉,这本是在那驾紫金玉盖车中的,此刻燃了清心凝神的玉竹香,袅袅淡白细烟轻轻在洞中盘旋,直如仙境一般。

    待林承泽进来,暮云臻见他今天穿了一身寻常人家的湖水色圆领窄袍,领边与袖口用碧色丝线绣了竹叶纹,与素日着军中皮甲的模样全然不同,显出七分温润如玉的儒家气质,兼了三分英武,别有一番谦谦之态。

    她只觉得这样的林承泽更加平和可亲,就像那晚救了自己的他一样,令人心生仰慕,又不会觉得遥遥难近。

    她正想请林承泽坐下用茶,却听夏薇在跟林承泽抱怨饭食单调没有蔬果。

    林承泽闻言露出一刹那的为难之色,暮云臻突然就觉得夏薇的声音聒噪起来。

    “想来连日大雨,事事不便,无妨的。”暮云臻朝林承泽微微一笑。

    那边夏蔷端着饭食跟在后面,她皱了皱眉,毕竟那不是她喜欢吃的,但还是让夏蔷拿到面前。

    “娘娘,明明有梨子,昨天我还见外面的守卫吃了。”夏薇不满道。

    林承泽听她这么说,强忍住心底的不悦,平静地向暮云臻解释,山洪冲走了大部分食物,如今大家都是靠山间打猎获取食物。

    “臣刚才在外面,也听到夏薇姑娘说,娘娘想吃些蔬果,又说守卫昨天吃了梨子。”

    他回头朝外面看一看:“只是夏薇姑娘怕是没注意,今天的守卫换了。昨天守卫吃完后闹肚子,如今在前面营地里医治呢。”

    他叹一口气:“那些守卫昨日只有3颗野梨可吃,娘娘这边有炙肉和面饼,已经算得上是珍馐了。”

    “我其实……”暮云臻听出林承泽语气里的责备,心中一急,想辩解。

    然而林承泽没有给她什么机会,朝她施了一礼,晏晏笑道:“臣刚过来时,发现一处生了些野菜,这便去为娘娘采摘,晚膳时就能送来了。”

    他一拱手:“臣告辞。”

    暮云臻本想留他一起用饭,见他不等自己说话已转身离去,仿佛带了冲冲怒意,心头也是委屈加气恼一起涌上,将手中筷子扔向夏薇,怒道:“孤什么时候说过想吃果蔬,非要吃果蔬了?出去!”

    夏薇一愣,噙着泪朝暮云臻做了个万福,也不解释便朝外走。

    夏蔷见外面雨淅淅沥沥又大起来,连忙拿了把油伞要追出去。

    “不许去!”暮云臻气道:“让她走。”

    桂嬷嬷见状不妙,忙重新布菜,又重新取出一双象牙筷子递给暮云臻。

    “娘娘,别气了,其实夏薇姑娘也是为您着想,想让您吃的用的都更好一些。”

    “是啊,娘娘。”夏蔷也劝道:“上次在扎营的时候,夏薇姐姐也是怕您住在马车上不舒服,极力争取到了谢大人在那树林里的帐篷呢。”

    暮云臻拣了一块马蹄冻糕,闻言一愣,抬头看向夏蔷:“你是说,孤住的那个帐篷,原本是谢大人的?”

    “是啊。”夏蔷为她斟了杯茶:“原本那边是放食物的,最是通风阴凉。夏薇姐姐见到了,觉得您在那里休息更加舒服,这才央了两位大人。”

    桂嬷嬷闻言只是淡淡笑了笑,这带了一点不满与不屑的笑容被夏丽雅捕捉到,她转头问桂嬷嬷:“难道不是?”

    桂嬷嬷摇摇头:“夏薇姑娘自然处处都是为娘娘您着想的,不过可能一直觉得我们怠慢您,跟林大人讲话的口气可不怎么客气呢。”

    “那……”暮云臻想的却全不是这些,她只关心林承泽的反应。

    “那两位大人可觉得不满?”她垂下鸦翅般的睫毛:“林大人身份尊贵,她一个侍女……”

    桂嬷嬷拨了拨火盆,火光映着她略带了尴尬的面容,可语气却是为夏薇维护:“娘娘放心,林大人没什么不满。只是……”

    “只是什么?”暮云臻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神色中的惋惜。

    “娘娘还不知道?”桂嬷嬷露出惊讶的神情:“这几日云映国的三位大人都没来过,娘娘不觉得奇怪吗?”

    她这一说,暮云臻才想起来,确实好几日没见到白忱他们了。

    她原以为是碍着自己已成为云照皇妃,与母国故人相见多有礼数上的限制,如今见桂嬷嬷神情,便知不是那么回事。

    桂嬷嬷叹了口气:“也是可惜啊。”

    她这才告诉暮云臻,那晚谢大人去巡夜,遭遇山洪,如今生不见人死不见骨,邱大人和白大人去下游寻找,一直都没回来。

    “只找到一盏风灯,想来是被水冲走了。”

    暮云臻几乎不敢想象天纨会为此送了命,虽然他们并不相熟,可他于自己有救命之恩,这一路也颇多照顾。

    一个活生生的性命就这样消失了,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桂嬷嬷眼珠一转,再度叹了口气。

    “老身这几日往返两地,听他们说,原本谢大人住林子里是为了看管物资,若不是娘娘住过去,食物也不会被冲走,谢大人也不会无故丧命啊。我见林大人与谢大人交好,为此也很神伤呢。”

    她这话不啻于晴天霹雳响在暮云臻耳畔,令她浑身一震。

    是啊,若不是自己住过去,就不会挪动原已放好的粮草物资,也不会令谢大人去跟林大人挤一个帐篷。他定是觉得不妥才出去巡夜……

    暮云臻不敢想,自己的一个决定,竟然……

    可这个决定,并不是她做的呀!

    “是夏薇……”暮云臻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娘娘,您别嫌老身僭越。”桂嬷嬷诚恳道:“夏薇姑娘是您的贴身侍女,老身看得出,她是绝对的忠仆。可也正因如此,纵使不是您的意思,她说了,别人也会以为是您的意思。这在山中还好,等入了宫,可要小心啊!”

    暮云臻点点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