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春风吹断前山雨6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娘娘,”他的声音在风雨中依然坚定,根本不理一旁的夏薇:“还请娘们上车,安全重要。”

    桂嬷嬷也劝道:“是啊,娘娘,快上车吧,这里太危险了。”

    话说着,又有树木倒下的声音。

    暮云臻只觉得心提到嗓子眼,风吹得她浑身发抖,也顾不得什么马车大小,连忙上去了。

    “夏蔷,你去取公主的东西。”是夏薇的声音:“车上这么挤,公主身边有我和嬷嬷就可以了。”

    夏蔷下车来,脸色稍稍苍白,低了头跑进帐篷中,不一会儿裹了些东西拿过来,递进马车中,这才退到一边。

    林承泽见她连蓑衣都没穿,一身单薄衣裳紧紧贴在身上,发髻被大雨打歪,散下几缕在脸上。

    她站在雨中,似也不知该往哪里去,看着暮云臻的马车驶出林子。

    “姑娘,这里危险,你与其他人赶紧离开吧。”

    林承泽道:“我让那边空出三间帐篷,你们今晚勉强休息一下吧。”之后吩咐一个侍卫带她过去。

    夏蔷朝林承泽深深一福,低声道了谢。

    林承泽正想去找天纨,远处有几个人跑来。

    “大人,不好了!”一个侍卫匆匆来到面前:“那边,那边几个帐篷都塌了。”

    “什么?可有人受伤?”林承泽焦急道。

    “是咱们储藏食物的帐篷。”

    那侍卫气喘吁吁,“就在岸边,我们正收拾着。可是……”

    他话还未落,另一人也跑上来。

    “林大人,”是天枢,一脸焦急:“大人可见到天纨了?”

    林承泽摇摇头,言语带了愧疚:“他不知何时出去的。”

    天枢一愣,转身便跑进了大雨中。

    林承泽拦他不及,又有侍卫来报,已经涨水了。

    林承泽只觉得一阵阵惊雷都是打在心上:“我们的食物……”

    “咱们的食物都放在河边的帐篷里。”那侍卫几乎带了哭腔:“我们抢救食物时,已经有一半被冲走啦。”

    这时,远处传来“轰轰”之声。这声音令林承泽汗毛耸立,心跳加速,他几乎已经意识到这声音是什么,当下便朝营地跑去。

    一边跑一边喊:“快跑,快跑,山洪来啦!”

    他的声音在如野马奔腾咆哮,挟泥沙山石奔流而下的洪水中,几不可闻。

    因着山洪与大雨,再加上粮草被冲走大半,林承泽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又有探路的侍卫回复,前方山体滑落,阻挡了去路,以目前的人手,疏通恐怕得要五天。

    然而他们剩下的粮草,只够三天。

    最糟糕的是,天纨不见了。

    天枢与白忱找了许久,只在下游找到一盏四角镶金的风灯。

    那是林承泽帐中独有,也是天纨那夜带走的。

    由此推断,天纨可能被突来的山洪冲走,遭遇了不幸。

    林承泽深知,云映国这五人之所以可以重新进京,就是因为主子对天纨有极大的兴趣。

    他这一程,与其说是护送百花公主,不如说也是护送天纨。

    如今,人却不见了……

    林承泽只觉得焦头烂额,再度派人,由天枢带着往下游去寻了。

    天枢却始终抱有希望,他相信天纨身负重任,不可能就这样没了。

    若他真的没了,那自己又该怎么办?

    所以他几乎拼了命地日夜到处寻找,终于发起烧来。

    至于暮云臻,那架马车车轴坏了,差点翻下山,她也受了一点轻伤。

    有士兵发现一个小山洞,好过帐篷或者马车,桂嬷嬷与夏薇夏蔷简单布置了一番,她便住在那里等待路通天晴,再行启程。

    雨势忽大忽小却总不见停,前方修路的兵士回报,因山雨未歇,不断有山石夹挟泥沙滚落,给修路带来不少难度,时间也可能会增加。

    而最令林承泽担忧的,确实他们的粮草补给。虽然派了兵士在山中寻找可以食用的东西,然而现在正值初春,草木复苏,却也是最无东西可吃的时候。

    天枢与白忱一路朝下游去寻天纨,一直没有回营。

    若说这里过得唯一舒适的,自然是暮云臻。

    她在山洞中休养身体,日日有专人送来简单料理但尚可口的吃食。

    他们也在物资中找出一副乌木骨牌,牌头以点翠、贴金等工艺镂雕了四时花卉,十分精致,单是欣赏雕工便能消磨不少时间。

    虽然营地那边已是缺衣少食,但暮云臻却丝毫不知。她最盼望的便是傍晚,因为林承泽会来请安,能与她闲话几句。而且山洞简陋,只挂起一件纱衣大袖衫作为屏障,她几乎可以看到他的身姿神情,觉得简直是最美好的时光。

    只是,食物的单一也显露出来。

    当第三天的午餐依然送来面饼与炙兔肉时,夏薇先不高兴了。

    “你怎么又拿这个来。”她对夏蔷不满道:“不是跟你说了,娘娘想吃蔬果,你去跟厨子说啊。”

    “夏薇姐姐,我说了,可是……”她想解释。

    夏薇根本不理她,冷哼一声:“说了有什么用?端回来的还是这些。真是的,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夏蔷满脸通红,正要开口,只听身后传来脚步声。

    “我来跟娘娘解释吧。”

    众人回头,是林承泽。

    暮云臻在洞里已听到林承泽的声音,此刻夏薇进来,她正对着铜镜梳理鬓边一缕秀发,又从妆匣中捡出一对珐琅振翅蝴蝶簪别在两鬓上。

    那珐琅釉色亮丽洁净,制成的蝴蝶栩栩如生,与她一身灰蓝刺绣粉白芍药上裳,碧水色百褶天丝长裙分外相配。也显得她面容清新典雅,气质纯净自然。

    此刻她转头对夏薇道:“孤的那条月白仙草披帛呢?”

    “前日被雨水浸了,那些丝线松了几处,还没来得及补呢。”夏薇说着从一只箱子里取出一条烟粉色印染柳叶的披帛道:“这条的颜色与娘娘衣上的芍药一样,正好搭配呢。”

    暮云臻微微嘟了嘴,可此时也挑剔不得,便由夏薇为她披好,这才端坐着,请林承泽进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