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春风吹断前山雨5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三岁那年,他犯错被关在书阁里,看见母亲与一众侍女从不远处经过,思念心切扒在窗棱上,想呼唤母亲。

    有人从背后猛推了他一把,他直接翻出窗外。

    那书阁高约三丈,平凡人掉下去不死也是重残。

    可他却于空中稳定身形,凌空站着,质问那个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侍女。

    “你干嘛推孤?”

    他怒视那侍女,这是蓄意要害死他!一股寒凉感涌入眼中,又仿佛随着他的目光落在那侍女身上。

    “啊!妖孽啊!妖孽!”那侍女惊呼一声,之后直直栽倒在地。

    从此,他便被关在一个小小的院子里,抬头,四方的天上是密密的罩网。

    再大些,便有师傅来教。

    母亲要他控制情绪,若是再度出现那眼底寒凉的感觉,千万不要看向任何人。

    “闭上眼睛,不要生气,不要难过,一定一定不要用那种眼神看人。”

    母亲再三告诫自己,虽然年幼的自己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但母亲的话他素来都乖乖听的,便自那时起开始注意。

    之后有各种师傅陆续来教,他学东西很快,什么都游刃有余。

    虽然困于方寸之地,然而有母亲陪在身边,也就在无所求。

    直到那件事发生前,他都没有再产生过那寒凉的感觉,于是也渐忘了。

    直到那一晚,他永远也不会忘。

    冰冷的剑锋、绝望的心情、还有母亲……

    “我的孩子,”她的笑容绝美,透着悲戚:“你怎么会是妖孽呢……”

    他几乎是从天罗地网中杀出去,也是雨夜,不知可洗干净了满地的鲜血。

    他一路逃,却不知逃去哪里。

    他无法冷静,无法相信自己做了那样的事……

    终于,在恒川边上,他被追兵所擒。

    再之后,就是河底密牢中,不见天光的那几年。

    那几年,他始终放不下自己犯下的弥天大错,也放不下对始作俑者的刻骨的恨意。

    天纨打了个颤,那可怕的夜晚的回忆萦绕不散,他于狂风暴雨中几乎失了平衡,只觉得自己心似被一双巨手狠狠捏住,痛的不能呼吸。

    “啊!”往昔再度涌来,那些回忆不受控制地闯入脑海,他无法自持,对着天空大喊一声。

    “轰隆隆!”一声巨雷落下,接着传来崩塌之声。

    林承泽从浅睡中惊醒,那声炸雷几乎似响在耳边,震耳欲聋。不仅他醒了,各个帐篷里也也传来动静。

    林承泽举灯走出,外间空荡荡,桌上一盏风灯不见了。

    他心中着急,生怕这样大的雨天里,天纨出什么意外。

    披了件蓑衣便要出去,又被如水倾倒般的大雨逼了回来。

    雨太大,连最近的帐篷都在雨水的遮掩下看不清楚。所有的火把皆熄灭,大风“扑扑”打在帐篷上,如擂鼓般。还有“呼呼”之声,是那些帐篷被吹得动摇西晃。

    人声次第传来,是士兵们跑出来加固帐篷,不时传来些惊叫。

    林承泽只是站在门前,已被挟风而来的雨水淋得湿了大半。

    他看着外面,黑云翻墨,白雨跳珠,四下茫茫皆不见。

    “大人!”有侍卫披了蓑衣,艰难地从雨中走来,整个人似被水里捞出来般,脸上满是焦急:“娘娘那边有几棵树被风刮倒,是否请娘娘移驾?”

    “被风刮倒?!”林承泽吃了一惊,不想山中竟还有如此大风。

    他顺手抓过蓑衣,匆忙系了,硬着头皮冲进那罕见的大雨之中。

    本来从他的帐篷走到暮云臻的帐篷不过百米,此时却用去足足一刻钟的时间。

    待到了附近,只见四五棵树木东倒西歪在地,还有两三棵倒下时落在了旁边树上,悬而未掉,正好在暮云臻帐篷之上。

    林承泽见此刻风雨毫无减弱之势,眼前树木都呈摇摇欲坠之势。桂嬷嬷此刻站在帐篷门前,一脸焦虑。

    “林大人,这可怎么办?”她的眼神都是惊慌。

    林承泽仔细问了,好在大树压的是放置用具的帐篷,并无人受伤。

    “快请娘娘移驾。”林承泽话音未落,头顶传来“咔咔”之声。

    瞬间,一棵大树倾倒,离暮云臻的帐篷只有五步距离,泥水四溅,石土乱滚。

    “啊!”暮云臻躲在帐篷里,只觉得四下一震,她旁边桌上的茶盏“咕咚”翻下,正洒在身上。

    “夏薇,你还好吗?”她几乎哭出来,抱住夏蔷,身子瑟瑟。

    “臻美人。”林承泽担忧之下也顾不上礼数,掀开帘子走进来。

    “林大人。”暮云臻一双美目含了惊慌失措的泪水,斜偎在夏蔷身上,一副娇弱不堪之态。

    林承泽避开不看她,环视四周,除了几件小物被震落,倒也没其他问题。

    “林大人,我怕,我好怕啊!”暮云臻声音都在颤抖,方才树倒下时她并未睡着,看着那大树的阴影压下来。

    此时看到林承泽那充满关切的眼神,当下只觉心头一酸,加上正好一声炸雷响起,她“哇”地哭了出来。

    林承泽平生最怕女人哭,此刻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加上暮云臻身份特殊又贵重,他劝也不是,哄也不好,真比行军还要难。

    好在桂嬷嬷毕竟是有经验,快步走到暮云臻身边安慰。又摸着她的后背舒缓心情,还倒了杯水给她压惊。

    “娘娘,眼下雨势太大,更换帐篷实在不便。”

    林承泽抹一把从头发上淌下的水,为难道:“还请您上车,我们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吧。”

    暮云臻如何不听,连忙在夏薇夏蔷的搀扶下朝外走。

    雨越来越大,暮云臻只觉得迎面一股水汽,瞬间那披风便湿了。

    再看眼前停的并非自己用的紫金紫檀车,而是辆普通的双驾马车。

    夏薇不乐意道:“这么小,公主怎么坐?”

    林承泽根本不想与她废话,雷声隆隆霹雳闪闪,映在众人脸上都是惊恐,此刻安全最重要,谁在在乎舒服不舒服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