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天遗霓裳试羽衣14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入暮时分,田间的农民收起锄具归家,家家户户也升起炊烟,偶尔响起几声狗吠,孩童哭闹之声,一派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恬淡宁静。

    林承泽看着众人已安顿好,开始搭伙做饭,他站在所住的院落门前,眼前是刚刚抽芽的稻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他伸了个懒腰,深深呼吸这清新的空气,只觉神清气爽。

    他久在天辉城那样的繁华之地,此时见到这样朴实宁和的景致,只觉以前的生活仿佛樊笼之中,处处谨慎,时时小心,无论什么都被礼教束缚着,真不如这田间老翁,垄间民妇来得舒服自然。

    朝右看,只见天纨站在沟渠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什么。

    “谢弟,这几日可还好?”林承泽缓步走过去,向天纨打招呼。

    天纨抬起头,朝他笑道:“已经很不错了,多谢林大人的照顾。”

    林承泽没说话,低头看,只是普通的田垅,一队蚂蚁在爬,无甚特别。

    天纨朝他抱抱拳:“公主自幼娇贵,还请林兄多多体谅。”

    他指的是这三日暮云臻时不时暴露出的一些小脾气。

    林承泽微微一笑:“谢弟哪里话,令甄美人这一行舒心也是我职责所在呢。”

    又环顾四周:“邱兄不在?”

    天纨摇摇头:“他不知怎么有点跑肚,在帐篷里休息呢。”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林承泽正要告辞,天纨却道:“林兄,我们还有几日?”

    林承泽算了算:“顺利的话,还要四五日。”

    天纨指指地上那一队蚂蚁:“看这景象,明日怕会有雨。”

    “你看那边,”他说着,又指着落日方向,有云似城墙般接住夕阳。

    “古语说,‘乌云接落日,不落今日落明日’,加上这蚂蚁搬家,燕子低飞,明日想来会下雨呢。”

    林承泽点点头:“若是晨起有雨,我们就再留一日。”

    “如此最好,大部队进山,要是雨天会十分不方便,也会有危险。”天纨朝林承泽拱拱手。

    那边白忱来找天纨,两人跟林承泽告辞便走了。

    林承泽看着那一队蚂蚁从脚下走过,前面几只托着半支蝴蝶翅膀,歪歪斜斜却有序地朝前行进,田垅里伸出几朵不知名的淡粉色小花,衬着嫩绿的枝叶,素雅可爱。

    不知为何,这样简单的景物,他总觉得哪里不对,自己站着看了半晌,直到西天挂了几颗星子,一个侍卫过来找他,这才离开。

    林承泽只觉得自己仿佛在开阔的田野中行走,却总是碰到看不见的墙壁一般,令人不由就心生焦躁,无从排解。

    回到营帐后,他简单用了点饭菜,斟了杯茶坐在椅子上清清心,见两个小侍卫进来收拾桌子,朝他们笑一笑道:“告诉守夜的侍卫,若是今夜无月,早点来报我。”

    “是,大人。”一个圆脸侍卫应道,两人迅速收拾好,往外一面走一面闲聊。

    “明天就要进山了吧,还好只是仲春,没有蚊蝇。”

    “是啊,要不然可难受了。不瞒你说,我最怕蚊子了,要是夏季,总要找些驱蚊草随身带着。”

    “也不知山里蚊子会不会先出来。驱蚊草可得立夏了才有呢。”

    “怕什么,这才四月,蚊子哪有那么快出来。”

    ……

    两人渐说渐远,林承泽却放下了茶盏。

    是了,那粉色的小花,只有那一处开放的粉色小花,正是夏季军营里常见的,大家用来避蚊的驱蚊草。

    不久后太阳落山,四下里除了依稀灯火一片漆黑。

    林承泽嘱咐了守夜的侍卫格外注意后,自己又绕着暮云臻的住所外巡了一圈。见无甚异常,这才慢慢朝回走。

    远远传来清亮悠远的笛声,曲调如风穿竹林,潇潇洒洒,一派清净出尘的意境,衬着这样明朗的月夜,令人如饮甘泉,心情为之一爽。

    循音望去,是从天纨住的那间小帐篷处传来的。

    不过片刻,笛音便止了。

    林承泽于诗词书画上有不俗的造诣,琴曲上也是精通,听出那乃是一曲《霜天晓角》。

    这厢,天纨坐在帐篷外,慢慢用一方棉帕擦拭一柄竹笛。

    天枢仰面躺在他身侧,见笛声停了,不由问道:“怎么不吹了?”

    天纨朝他笑了笑:“好听吗?”

    天枢点点头:“倒没想到你回吹笛子,在山中也没听见过啊。”

    天纨却没回应他,只是微垂了眼帘,淡淡吟道:“晚晴风歇,一夜春威折。脉脉花疏天淡,云来去、数枝雪。胜绝,愁亦绝。此情谁共说?惟有两行低雁,知人倚、画楼月。”

    天枢一愣,坐起身,伸手在他额前试了试体温,疑道:“奇怪,你没发烧啊。”

    天纨白了他一眼,果然是个没情调的家伙!

    天纨将摸了摸笛子:“这是师傅送我的,也是师傅教我的。只是之前我一直没好好练,吹不成曲,师傅也不催我,我便总是明日复明日,觉得总有一日可以吹给师傅听。却不想等我会了,他却……”

    他摇摇头,小心将竹笛收在腰间,看着漫天星子,语气颇有悲伤:“若是师傅还好好的,我们此时应该还在山上,没准咱俩正在比试,又或者我去告你的状,该有多好啊。”

    天枢本想说什么,然而天纨描绘的那山中岁月,也是他一直想要找回的。

    他的眼神微微黯了黯,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轻轻叹了口气,拍了拍天纨的肩膀。

    一朵云悄悄遮住了月亮,天纨深呼吸一口,做出个勉强的笑容。

    “我要睡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天枢没像往日那般缠着他,点点头,朝隔壁自己的帐篷走去。

    风,将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吹进林承泽耳朵里。

    听这两位寐宗“天”门大弟子的语气,恐怕天云子是出了什么事。

    这可得赶紧报给主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