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天遗霓裳9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云暄正在用饭,忽只觉眼前一亮,抬头看去,便见月华之下,一位绝代佳人,白衣偏偏若举,月华似凝在其上,直如九天仙子,又若佛窟壁画上的梵天,神圣到了极处。

    云暄忍不住要双手合十,虔诚地默念佛法。

    天纨将披风放好,见云暄手边有本佛经,他在天云山中很少接触佛法,此时好奇拿来翻看。

    宽阔的衣袖拂过经文,显出淡淡金色光泽。

    那光泽很淡,又隐隐透出些红黑色彩来。

    云暄一愣,几乎不可置信地看着天纨。

    “这衣服……”他指着那看似普通的白色衣裙:“这衣服挺好看的,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天纨不想他会这样问,挺诧异,但还是老实说了。

    “好看吗?”第一次有人夸他好看,他还挺高兴:“就在琳琅堂,很便宜。”

    天纨微微一笑,继续看那佛经。

    “你看得懂?”云暄试探地问道。

    天纨点点头:“看是看得懂,但是理解可能就有些偏差。”

    毕竟佛法艰深,有些词句晦涩,未接触过的人,不一定能理解其中深意。

    云暄又问:“你懂梵语?”

    天纨摇摇头,不明所以地看向云暄。

    云暄指指那佛经。

    天纨疑道:“这是云映国语啊。”

    “你是云映国人?”

    天纨点点头:“是啊,不过法师你怎么会有一本云映国语的佛经啊?你不是云照国人吗?”

    想了想又道:“哦,你是从云映国过来的吧。”

    云暄却不语了。

    那本佛经是他从阿奇那国带回,用的是古梵语,是十分稀少的珍本。他实在喜欢,便小心用油布包着带在身边。

    刚刚也是检查有无损坏才拿了出来,好在佛法护佑,纵使他在水里那么久,这本佛经也未沾染一点水汽。

    而天纨竟然看得懂,又说那是云映国语写的,便能证明,他身上穿的那件衣衫,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梵天霓裳”。

    “那你看看这本。”云暄想了想,又递给天纨一本佛经。

    那是店家放在一边博古装饰架上的,是街面上很常见的版本。

    天纨翻了翻:“怎么啦?”

    “是什么语?”

    “云映国语啊。”天纨撇撇嘴。

    云暄的笑容温和到了极处。

    “小二关了门窗,你不热吗?”他的语气带了诱惑。

    天纨一愣,紧张道:“你想干嘛?”

    “你要不要脱掉这个大袖衣?”

    天纨看他的目光充满了戒备,难道自己救上来的,是个酒肉和尚?

    空有一副圣洁的皮囊,其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不然大晚上的,让一个姑娘家脱衣服,这算什么?

    天纨捂紧衣服,尬笑两声:“我不热,哈哈。”

    云暄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很有歧义,当下连连朝天纨道歉。

    “其实……”他想了想,还是打算直说。

    “你身上这件衣服,有些特别,我想确定,它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梵天霓裳’。”

    天纨“哦”了一声。

    云暄很认真地点头,请天纨脱下大袖衫,再看那两本佛经。

    果然,第一本天纨完全看不懂,第二本,个别字他不认识。

    又穿上再看,果然都变成了云映国语。

    将衣服覆在佛经上,衣服上便呈现出金色的云映国语来。

    天纨诧异地看云暄,云暄的神色却凝重起来。

    “如果真的是‘梵天霓裳’,你要把它给我。”他看着天纨手上的大袖衫:“这件衣服很凶险,接触过的人,都惨遭横死。”

    他话音刚落,外面一阵阴风吹来,桌上几根蜡烛晃了晃,皆熄灭了。

    天纨本能地打了个哆嗦。

    四下里一片漆黑,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轻易可闻。

    云暄将他护在身后,紧盯着黑暗的深处,仿佛那里有什么可怖的东西。

    果然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天纨下意识要摸腰间的佩剑,触手一愣,想起自己穿的是女装,没带家伙什儿。

    保险起见,他把烛台悄悄揣在怀里。

    一点亮光从黑暗中传来,一个身影其后出现。

    小二点了一盏油灯,打着呵欠走出来:“不好意思二位,刚刚我睡着了。这就给二位点灯。”

    虚惊一场,天纨又悄悄把烛台放了回去。

    便与云暄聊起这件神奇的衣服。

    原来云暄一直在寻找它,天纨可以理解,有了这件衣服,无论哪国的佛法典籍,都能轻易破译,对于正宗佛法的弘扬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不然光是翻译、校正,就需要多年,更何况懂得梵语、阿奇那国语等非天云大陆国家语言的人,简直凤毛麟角。

    “既然法师一直在寻找,我们又这般有缘,明日一早我便将衣服奉上。”天纨诚挚道。

    云暄也不推辞,直道会在佛祖面前为天纨点一盏平安灯,日夜祝祷。

    两人简单吃过晚饭,便各自回去休息了。

    睡前,天纨突发奇想,这衣服这么珍贵,可不能丢了,还是穿在身上最保险啊。

    是夜,天纨在熟睡中缓缓醒来。

    屋里很静,也很黑,黑得不正常。

    但天纨毕竟在河底水牢待了数年,对黑暗早已毫无恐惧。

    静谧之后,有轻微的“沙沙”声传来。

    像海涛,也像脚步声。

    而黑暗中,似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

    不是一双眼睛,是很多双。

    天纨心中一惊,旋即平静下来,屏住呼吸。

    沙沙声下,有别的声音。

    似是人的窃窃私语,又似是人的哀哀哭泣,间杂着哀怨的呼号声,可细听,却又什么都没有。

    那声音无孔不入,躲避不了,堵上耳朵也钻进脑中。

    令人毛骨悚然。

    天纨不由打了个寒颤。

    一道黑影从房梁上迅速袭来,像一道青烟,缥缈不定,难寻踪迹,却蕴含了刀光剑影的杀气。

    直扑向穿着梵天霓裳的天纨。

    而他的周身,不知何时,亮起了点点萤绿色的鬼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