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天遗霓裳试羽衣7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天纨与华婉辞别之后朝驿站走去,按照要求,次日一早他们便要离开云照国,返回云映。

    华婉这第二个符合条件之人的出现,令他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能走,最好就在安阳解决第二颗“无双珠”,最不济,也要尽快赶去天辉城,与她“再重逢”。

    驿站靠近安阳城边,便于他们次日一早出城,于是往回走的路多偏僻。

    天纨一路走着,行至一处湖畔,忽闻水上传来呼救声。

    此时夜深,此处附近只有零星茶摊,早已打烊。唯余夜色下随风招摇如魅影的树枝,倒映在水中。

    天纨朝湖心一看,只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水中起起伏伏,看动作并非不会水,却似被什么缠住了。

    当下他再未想什么,凭借异秉的天赋,在水面上朝那人急踏而去。

    那人听见有声音,朝他这边投来一眼,手上拼命划动,然而还是止不住往下沉。

    天纨很快来到他身边,他似已力竭,大半颗头都落入水中。

    天纨伸手去捞,不想手上一沉,水中人似有千斤重。

    好在那人被他一捞,整个面孔露出水面,大口呼吸了几下,目光示意水下,却再无力说话。

    天纨心神领会,朝他点了点头,深深呼吸一口,猛地扎进水中。

    果然,那人脚上还残余了一截铁链,顺着铁链往湖底去,铁链勾连住了水草,而水草旁,却有一个巨大的铁锁。

    看起来,它俩原本才是一起的,只是被砸开了。

    天纨一边观察,手上一边解着铁链与水草。然而水草与铁链也不知是怎么个纠缠法,根本解不开。

    天纨只觉得胸肺中最后一点气都要消耗尽了,他忍着浮上水面,大口呼吸了几下,又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抽出随身的匕首,天纨要割断水草。

    可水草坚韧滑腻,在水下人又很难使力,天纨割了半天也没弄断。

    而原本崩得直直的铁链,却缓缓垂落下来。

    天纨一惊,抬头朝上一看,那人已耗尽气力,终于沉溺了下来。

    天纨心里着急,知道不能再耽搁,他自己胸口也闷得发疼,支持不了多久了。

    他一边暗暗抱怨天枢给的那个破匕首无用,一边朝更深的水底潜去,打算把水草连根拔起。

    这一招确实奏效,根部反而易割,片刻后终于搞定了。

    天纨心中长舒一口气,抱住那人,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拼命朝上游去。

    云暄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穿着俗家服侍,在繁华的集市闲逛,看到少年时最爱吃的芝麻烧,忽觉腹中饥饿难耐,跟店家买一块,囫囵吞了,还没吃出味道,却被烫着又噎住了。

    他十分痛苦,只想把那块饼吐出来。

    有人在压他的腹腔,他十分难受,却突然“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水来。

    整个人松快了,也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云暄缓缓睁开眼睛,一双关切的眼睛只盯着他。

    只是他的视线还有些模糊,头脑有些不清醒。

    只看到眼前人张了张口,声音他很陌生,却又好像就在记忆的深处,是最熟悉最喜欢的。

    “你还好吗?”

    他勉力点点头,只觉得浑身疲惫到极点,额上的水珠不断流到面上,眼前雾蒙蒙一片,却连抬手擦去的力气都没有。

    “你溺水又脱力了,要不先休息一下。”那人的声音实在好听,云暄只觉得浑身都舒服了许多。

    但是他太累了,便阖上眼,缓一缓。

    身边传来温暖的感觉,应是那人生了堆火。

    他身上的衣服逐渐干了,身体也暖和起来,

    约莫一炷香功夫,云暄觉得自己恢复了气力。

    待他坐起,却愣住了。

    湖边坐着一个人,白衣如雪,背对着自己,一头长发逶迤在地,在月色下有幽幽的光泽。

    那人临水照镜,偏过脸看着什么。

    而他,也在那一瞬间,被眼前人的容貌骇住了。

    这份骇,并非是源于丑陋,而是惊天动地的美丽。

    都说美人倾国倾城,放在眼前女子身上,不足以形容其万分之一。

    只是那超越十分的美貌,也带了十分的圣洁不可侵犯,似乎多看一眼,都是亵渎。

    云暄只觉得心跳的厉害,多年修为竟不敌,他连忙闭上眼,不断念着经文。

    天纨只觉得今天怕是泰极丕来,倒不是说救人,而是他的面具被水底暗流冲走了。

    他跟华婉辞别后只匆匆换回男装,想着夜深人静,自己悄悄溜回去不会有人发现,所以并未来得及束胸。

    此时他一副最真实的面目就这样呈现在人前,不得不说十分郁闷。

    好在对方是个和尚,只看了他一眼便闭上眼睛。

    天纨轻轻叹了口气,看那和尚似已恢复神智与体力,便走了过去。

    云暄见他走近,忙后退两步,垂着头。

    天纨扑哧一笑,他又不是妖魔鬼怪,是个还算漂亮的姑娘,怎么就好像自己很吓人呢?

    再想想华婉,天纨觉得,也许是自己扮男人太久了,久到纵使有颜有貌,举止却不像吧。

    所以,要温柔一点,和善一点。

    云暄只觉得一阵清芬扑面而来,他口中喃喃更快,身体更缩了缩。

    其实,云暄这么多年在各处游历,艰难险阻自不必说,而眼界见闻也十分丰富。

    天云大陆之外,有众多国家,百姓相貌与天云大陆之人迥异。更有联璧国,人人皆有一幅几近完美的容貌。

    他见过太多人,遇到太多事,遭过太多险。却始终都能保持一颗如如不动之心,专心专意向着至纯佛法前行。

    可此时此刻,他却觉得,自己的心,在轻轻动摇。

    不是因为女子的容貌气质,也并非是这救命之恩,更不是之前突然被人兜住周身丢进湖中,是什么,他说不清楚。

    “你还好吧?”天纨觉察出眼前和尚的不对劲来,生怕他受了伤。

    云暄终于稳定住心神,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他站起身,朝天纨深深一躬:“多谢施主救命之恩。”

    他的举止磊落坦荡,与先前缩在一团的人全然不同。

    天纨不由感慨,这云照国的人,怎么都是说变就变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