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天遗霓裳试羽衣3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楚云晖微微一笑。

    “所以,夫君想要拿‘梵天霓裳’去跟他换?”

    楚云晖一笑,志得意满:“他遍寻天下,就为这件衣服,可多年无果,却又发了宏愿一定要找到,所以……”

    华婉抿了唇,若说遍寻天下只为一物,又跟佛法有关,那么……

    “这个人,不会是?”她眨眨眼,却有些不敢相信。

    楚云晖眼中的光不知为何,稍稍淡褪了些,带了些须的不笃定。

    “是的,他就是天云圣僧云暄。”

    华婉弟弟惊呼一声,虽然心里多少猜到,但是被楚云晖说出这个名字,她还是多少有些震惊。

    云暄,俗家姓梵,名重言。父亲是当世鸿儒,母亲是云照四大世家,澹台家的长女。而梵姓实为皇族楚姓的旁支,因此,云暄的出身十分高贵。

    他出生时天降五彩雨,解了久旱的土地,而那年的收成又极好,令人称奇。

    他直到三岁才开口讲话,然而一开口,便能出口成章,细细品味下来,又句句充满禅机。

    其父原本对他寄予厚望,希望可以在仕途上有所作为,不想他第一次跟母亲去释源寺礼佛,住持普明大师竟候在山门前。

    见到重言,“阿弥陀佛”一声后,竟亲吻了年幼的他的手。

    据传普明大师前夜有佛祖托梦,但内容却并未透露。

    但之后,普明大师亲上梵家,希望带走这个孩子。

    他的父亲当然不愿意,而年幼的他,与父亲舌辩,竟在一盏茶的功夫胜出。

    而普明大师与其父母密谈了一个时辰,之后,带走了他。

    从此,云照国少了一位天才的梵重言,而天云大陆,却多了一位圣僧,云暄。

    云暄入了佛门,展示出前所未有的智慧,备受瞩目与重视。在其身上又发生颇多神迹,更令人崇拜。

    而云暄却感慨天云大陆的佛法并不完全,颇有缺失。励志前往佛家发源地,也是佛教最昌盛的阿奇那国,带回最真最正的佛学典籍。

    阿奇那国并不在天云大陆上,需要穿过沙漠、翻越天云大陆的边界雪山祎多那坎,到达苏瓦国的琉璃海畔,再乘坐商船数月,方可到达。

    此行凶险异常,几乎被认为是不可能的行程。而云暄带着通关印鉴,背上行囊,拜别师傅,途径家门前未有一顾,踏上了这神奇的旅程。

    云暄自十五岁时下山,十年后,终于传来了他归来的消息。

    但十分奇怪,云暄将带回的经典交由云照国边境的军队护送归京,本人却未跟随它们直接返回天辉城,而一直在民间找寻什么。

    “云暄在找的,便是那件衣服。”楚云晖说道。

    “可万一他将《九鼎图》随典籍,由军队送回京城了,怎么办?”华婉担忧道。

    楚云晖却摇摇头:“不可能,《九鼎图》事关重大,怎么可能交给军队。再者,我听闻他还差最后一张。”

    他微微一笑:“我与重言幼年相识,知道他的性子,是个不达目标不罢休的主儿。所以,他一定会找到这最后一张,也一定,要寻到那件衣服。”

    “夫君怎知,他会愿意交换呢?”华婉总觉得不妥。

    “我自有我的办法。但当务之急,还是要先一步找到那件衣服。”楚云晖目光里寒光一闪:“我听说,这件衣服,又显身了。”

    华婉多少听过关于“梵天霓裳”的传说,此时,不由打了个寒颤。

    “那件衣服,有那么多不详的传说,夫君不怕吗?”

    “比起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其他都不可怕。”楚云晖的眼里充满了热切。

    “那件衣服,什么样?”华婉抿了唇,如果真的如传说所言,接触到那件衣服的人都会横死,那么她愿意代他承受。

    “我已派人寻找了。”

    “毕竟是女儿家的衣服,也许我们去成衣铺子时,还能遇到呢。”华婉掩口笑道。

    楚云晖想了想,从身边小几的暗匣里抽出一张小小的丝帛来。

    “便是这样的面料。上面也画了那衣服的样子。”楚云晖想了想:“素来随它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套银色的首饰。”他说着,指了指画的一角:“大概是这样的。毕竟接触过这件衣服的人都身染怪病猝死了,没留下什么资料。”

    华婉“嗯”了声,伸手接过那片素帛。却在看到那图时一惊。

    “这衣服……”她皱起眉,努力回想着什么:“这衣服,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楚云晖眼中燃起光芒,急急拉住她的手:“是吗?”

    又道:“其实在临月节夜,我好像也见到了,只是我要上前确认时,天降暴雨,那人一眨眼就不见了。”

    华婉双手一击:“是了,我想起来了,就是那晚,在琳琅堂。”

    楚云晖闻言立刻起身,击掌唤来暗卫:“立刻去琳琅堂查找。”

    华婉却拉住他。

    “夫君,那晚虽是在琳琅堂看到,可却是穿在一位姑娘身上。我与她在更衣的雅间偶遇,不知这件衣服,是她买下了,还是怎样。”

    她起身走到桌边,又让人去找彩蝶来。

    “我这就为夫君画出她的模样。”

    等彩蝶到了,几人细细对了那晚的情况,彩蝶毕竟帮天纨化了妆,对五官印象更深。

    “那衣服怕也不是她的。”彩蝶想了想道:“那衣服制式虽有些旧,但和咱们现在穿的区别不大。可她不会穿,里面的带子都系错了。还是我帮她调整的。”

    彩蝶当时觉得天纨土气,此时一想,都是疑点。

    “小姐,那不会是她偷的吧,咱们那间屋子是包下的,那晚店家也没再允许客人去后面试衣。就算安排了,也不可能安排在咱们定下的屋里啊。”

    “可她看起来并不像坏人。”华婉为天纨辩解。

    “小姐,你就是太善良了,看谁都不像坏人。我倒觉得她鬼鬼祟祟,怪怪的。”彩蝶嘟起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