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天遗霓裳试羽衣2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男子听了华婉的话,却是苦笑。

    “我不争,他也不会放过我。在他心中,就认定了我要跟他抢。”

    男子眼中闪过一丝阴鹫:“再说,那本就该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拿回来?”

    华婉满眼的担忧,可她早已熟知男子的志向,也知道纵使刀山火海,他也义无反顾的要去搏一搏。

    只是,她担心他,担心那几乎不可能的梦想,会要了他的性命。

    “可是,现在不是也很好吗?你没有动作,他也不至于动你啊。”华婉小心道。

    “你不懂。是我的母妃助力父皇得到天下,父皇也最疼爱我,器重我,我自幼就被父皇带在身边,完全是按照储君来教养。而我也没有令父皇失望,我立过军功,主持过典籍编修,惩治过地方污吏。”

    男子攥紧了拳头:“可禅位时,皇位却给了他。凭什么?就凭他是那个不受宠的皇后的儿子?他素来阴险狡诈,父皇一点也不喜欢他。所以。一定是他在背后搞鬼,不然,如今坐在那里的人,就该是我!”

    他声音越说越大,带着情绪的激动。

    华婉吓得急忙捂住他的嘴,生怕隔墙有耳,毕竟云照皇帝楚天曜的暗探遍布天下,又一直将自己的心上人当做最大的威胁。

    其实,他走的是一条最艰难的路,她却向往平和的生活。

    然而,他是她唯一心动心爱之人,唯一愿意委身之人,纵使他一直没有拿走,可,她心甘情愿。

    对于她来说,他的无憾,便是她的梦想啊!

    华婉这样一想,揽着男子的手紧了紧,将身体更加偎近他。

    男子察觉到她显露出的依恋,不由也搂住她,低声道:“要知道,只有拿回我要的,你才能光明正大的留在我身边,而不是像今日这般啊。”

    华婉闻言,身体微微颤抖,这是她的痛处。

    身份,是她与他之间最大的鸿沟。而这份鸿沟,除非真如男子所说,达成所求,不然注定无法逾越。

    毕竟,她是艳冠天下的锦一阁首席花魁。

    他是身份高贵的云照国清贵亲王。

    他生在云端,而她,无论有多少才情美貌,都注定主能在尘埃里仰望他。

    “婉儿,你知道,你是唯一懂我的人,是唯一我想相守一生的人,可是,我不想你总是这般偷偷摸摸,我想让你光明正大的站在我身边。”

    华婉使劲点了点头,拼命忍住想哭的冲动。

    “王爷,有什么是婉儿能为您做的吗?”

    “叫错了。”男子的眼里全是如水温柔:“怎么跟你说的,无旁人时,叫我什么?”

    华婉脸微微红起来,声如蚊讷唤了声:“云晖。”

    “嗯?”

    “好嘛,好嘛,夫君。”

    男子呵呵笑起来,搂佳人在怀,一室旖旎,温柔缱眷之际,男子开了口。

    “婉儿,”他的语气充满了希望:“我得到了‘梵天霓裳’的消息。”

    华婉坐直身子看他:“你说的是?”

    男子点点她的鼻子:“你忘了?我跟你说过,就是那件可以映照出佛法的衣服。”

    华婉轻轻一晒:“真有那么神奇?”

    楚云晖点点头:“传说中,那件衣服是佛祖所有,洁白无瑕。放在任何一种文字的佛法上,便能显露本国译文,是上天赐予的神物。”

    “夫君又不信佛,要这件衣服做什么?”华婉不解。

    “若是只有这个,我自然不会费劲寻找。”

    楚云晖压低声音:“这件衣服是一个人一直在寻找的。而这个人手上,有我想要的东西。”

    华婉歪着头看他。

    楚云晖对华婉并无多少隐瞒,但还是斟酌了下,道:“是个寻宝图。”

    华婉扑哧一笑:“夫君可是堂堂中山王,还有什么宝物是你不曾见过的?”

    楚云晖摇摇头:“这世间只有一样宝物,是我毕生的追求。”

    华婉见他语气认真,也收敛笑容严肃起来。

    “我唯一的追求,就是九鼎。”

    “九鼎!”华婉惊呼出声,又连忙捂住嘴巴。

    楚云晖眼中呈现出热切来:“先前得到的‘九鼎图’只是复本,并不全,我纵使有夕黎花,也找不准。”

    毕竟地图上,分毫即百里,楚云晖既然是秘密寻找,当然追求精准。

    “可是,九鼎……”华婉十分震撼,得到九鼎,不就意味着……

    楚云晖耐心地为她讲解:“九鼎是唯一一位统御整个云天大陆的云天大帝所制。”

    “为何要做成九个呢?”华婉好奇道。

    “云天大帝尭(yao)将天下化为九州,设置州牧,每州贡献当地特有的材料,以铸造九鼎。又将云天大陆的名山大川、奇异之物镌刻于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并将九鼎集中于天云王朝都城。这九鼎就象征着王权统一,四海归一。”

    “后来呢?”

    “后来,云天王朝经历百年,最后一代皇帝弗,昏庸无能,九州州牧各立为王,又相互征伐,争夺九鼎。之后,天云大陆百年战争,终成四国。而九鼎,也散落在各处,无人知晓。”

    楚云晖又道:“《史记封禅书》:“尭收九牧之金,铸九鼎。皆尝亨鬺上帝鬼神。遭圣则兴,鼎迁于帝都。后世弗德衰,鼎乃沦没,伏而不见。”

    他微微一笑:“我命中注定要得到他。我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这本古籍以隐墨注明,九鼎看守者的九个子孙代,一直跟随九鼎,后将埋藏的位置绘成地图,未免纷争,九人隐去面目,藏没于世。”

    “后来也有有心人寻访这九人,用尽手段集齐九张地图,拼成《九鼎图》,却惨遭横死,此原图再度失落。不过,曾有人做了摹本,终被我得到。”

    “所以,这个人有《九鼎图》原本?”华婉心领神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