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第九章天遗霓裳试羽衣1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这厢暮云臻被迎亲使带走,云映国的众人便要被遣散还乡。

    云照国皇帝大方,每人皆有不菲的赏赐,一个个倒也十分欢喜。只有夏薇与夏蔷一直哀哀哭泣。

    他们可以在安阳停留一日,之后由云照国的军队护送至边境。

    发放赏赐是在暮云臻离开之后,天纨惦记着华婉,生怕这好不容易找到的人丢了,交待了天枢帮着领赏,便匆匆跑了。

    天枢还没反应过来,天纨人就不见了,他正想去追,不料在门口被白忱拦住,一本正经地要跟他商量回程的安排,并表达了对公主的不放心。

    “公主毕竟任性,没遇到过什么不如意。我怕万一身边没个熟悉的人,出事了怎么办?”白忱一脸担忧。

    天枢一点也不担心公主,他只担心啥都不说就不见了的天纨,最近这家伙神神秘秘,行踪异常,实在奇怪。

    “放心吧,白兄,公主可是作为皇妃,能有什么事。她也不是小姑娘了。”天枢拍拍白忱的肩膀。

    “后日后我们就要返回了,想跟谢兄商议一下补给与路线。”白忱换了话题。

    又叹了口气:“说是护送,其实还不是怕我们不走。”

    天枢嗯了一声,又突然看向他:“是都要走么?”

    白忱点点头:“按照名单,都要回去的。”

    他提前完成了差事,当然愿意早点回国,凭着这份“功绩”在仕途上再搏一搏。

    天枢却并不开心,他与天纨进入护卫队,目的是能随着公主一行在云照国中寻找符合条件之人。

    当日任汝默给出的线索指向云照京城天辉城,若是就此跟大部队回去,再取得通关文书进入云照国,再去查访,会耽误太多的时间。

    若是在边境,寻找其他办法重新进入云照国,并非不可,而是风险太大。

    云照国律法森严,没有正式通关文书的外国人,偷偷进入国中,一旦被抓,囚禁十年,再遣返回国。

    他们只有三年,还有十一人,可是一刻都不能浪费的。

    于是,天枢陷入看苦恼之中,又恨天纨这家伙在这关头不知跑去哪里,他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唉……”天枢叹了叹气:“说我不靠谱,到底是谁不靠谱啊!”

    这边,不靠谱的天纨找到了那间成衣铺子,因着迎亲典礼,为保安全,主路上的商铺全部停业。

    天纨估摸着他们要回来取包袱,只有迎亲典礼结束之后,他早早过来守,应该可以等到。

    只是,直到月上枝头,店家闭门,他都未等到。

    不过,他也打听了,那包裹还在柜上,无人来取。

    天纨想了想,决定次日再来候着。

    安阳城月漾楼,是除了浮碧楼外,最好的酒家。只是与浮碧楼不同,月漾楼只接待豪贵之人,若是新客,得需证明实力,才有机会进入。

    月漾楼处在安阳城内一座小小的孤山上,只有一个十分隐蔽的入口。若非熟客,寻常人等,连入口都寻不见。

    此时,月漾楼最高处的客房内,一个身着白缎里衣男子斜靠在软垫上,看着眼前穿着暴露的女子婀娜起舞,姿态妖娆,令人蠢蠢欲动。

    而白衣男子却只露出无趣的表情,目光看似落在舞姬身上,却又停在远处。

    他身侧偎着一位丰满圆润的佳人,皮肤如上等的羊脂玉,面容看去仿若幼童,然而胸前的波涛却证明其已成年。

    与那舞姬相比,简直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天香国色。

    她将剥好的葡萄喂进白衣男子的口中,又伸出如婴儿般白嫩的手,接住他吐出的葡萄籽来。

    男子却也不理她,仿佛这两位绝色都不存在般,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两位丽姝一看,正要上前为其宽衣,像往日般服侍,忽闻门外传来轻盈的脚步声。

    她俩相互递了个眼色,轻手轻脚从后面暗门出去了。

    门吱呀一声推开,一双月白缎面刺绣灵鹤的绣鞋落在蜀锦地毯上,珍珠白色的裙摆一荡,仿佛月亮的倒影在水中的涟漪。那裙上也绣了振翅欲飞的仙鹤,十分灵动。

    再往上,楚楚纤腰被水红色的丝帛围系,身后乌黑的长发在脖颈处用同色的丝带扎起。而交领处露出的肌肤,若牛乳般细滑洁白,又透出微微的粉色。

    修长的脖颈如天鹅般优雅,而这一切与那张脸相比,却都失了色彩。

    来者一进门,原本面上带有的微微怒气,却在看到榻上的男子后,烟消云散。

    男子斜靠在软垫上,双目微闭,然而呼吸平缓,显见是睡着了。

    来者轻轻将那些软垫撤下一些,又取来薄被盖在男子身上,这才坐在一边,静静看着男子,满眼都是化不开的浓情蜜意。

    她小心地将男子的手搁在自己的手中,本想看看他的掌纹,自己是否能和他的命运有交集。

    却又怕弄醒他,便轻轻抱着他手,趴在榻边,不久也进入了浅梦中。

    虽刚入夏,入夜后还是微寒,华婉睡着,只觉身上寒津津得,又觉胸前一片酥痒。

    她缓缓睁开眼睛,自己不知何时已躺在榻上,身边传来熟悉的男子的淡雅的香气,而她原本抱着的手掌,正在她身上摩挲。

    她微微一笑,只觉得心中充满甜蜜。

    “醒了?”男子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华婉点了点头,半坐起来,衣衫大半已褪去,娇羞地对男子道:“还是让奴家服侍您吧。”

    男子邪魅一笑:“还是我自己来吧。”

    华婉垂下头,满面通红,却还是乖乖配合对方,两人纠缠在一起,不久便传来地地的喘息声。

    事毕,华婉躺在男子胸前,手指在其胸膛上画圈。

    男子执起她一缕秀发缠在指尖,又吻了吻她的额头。

    “知道吗,婉儿,只有跟你在一起时,我才会觉得,那些东西可有可无。”

    华婉闻言抬头:“那就不去争了,好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