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不识风月入云宫8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月光轻柔,透过窗户洒在屋内。

    床上的男子剑眉星目,挺鼻薄唇,披一件天青色薄褂,露出泛着淡淡蜜色的肌肤,而束发玉冠已取下,只是用青色发带束起,端的是如玉如琢,品貌非凡。

    他目光淡淡,带着月色落在自己身上,给那冷漠的眼神添了一丝温柔。

    暮云臻只觉得一颗心砰砰跳个不停,又觉得自己从床下爬出,此刻发髻歪斜首饰错位,不由羞赧地低下头,又发现自己裙子皱得难看,还沾了点灰,越发窘迫起来。

    “两位不请自来,如今也要不告而别么?”林承泽语气淡淡,却并不严肃。

    他其实也很惊讶,没有想到竟是两名女子,他素日里与女子打交道不多,此刻也觉得有些尴尬。

    “公子还请原谅,我们也是不得已才藏在这里的。”夏薇忙走上前解释,又福了福身。

    “不得已?”林承泽微微一笑,“不知有何不得已?”

    “我们看花灯看的好好的,来了一群男子,要非礼我家……我家小姐,我们不小心刺伤了他们,被他们一路追来,没办法只好藏起来了。”

    夏薇见林承泽态度温和,加上气质卓然充满正气,不像是那些会轻薄女子的纨绔。

    林承泽一听愣了愣,再细看眼前女子,虽然衣服皱了,花钿歪了,可他还是认出了这就是在门口撞到自己的那个美人。

    如此绝色,确实不应该只带来侍女出来,太危险。

    “我,我们不是坏人,我不是故意伤害他们的,可是他们抱住了我的侍女,又要来抱我,我没办法……”

    暮云臻想到早些时候的遭遇,又委屈又气愤,不由要落下泪来。

    林承泽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也最见不得女人哭。

    此刻一看眼前的姑娘一双明眸里蓄满泪水,周身散发出较弱可怜之态,令人不由心生怜惜。

    “我知道了。”他虽然心慌,可还是镇定。起身点亮烛火,将房间留给暮云臻和夏薇。

    “两位整理一下,好了告诉在下,我在门外。”

    他从暮云臻身边走过,留下淡淡杜若香气,而身姿挺拔充满力量,俊美与刚毅完美得结合在他身上,令人心动。

    暮云臻在他经过身边时微微福身:“谢过公子。”

    稍后她便整理好,林承泽进来房中道:“夜色深沉,若是姑娘信得过,在下送姑娘回去吧。”

    暮云臻求之不得,无视夏薇犹豫的眼神,立即就点了点头。

    出了房门,不知何时整栋楼里静悄悄,连个伙计都不见。

    出了楼门,风有些大,天上没有一丝云彩,而月色极好,照的面前石桥如铺了白玉,悠悠碧水从下面缓缓流过。

    街上已没了行人,花灯还在,随风摇摆。对比之前的热闹繁华,此刻这一切宛如梦境。

    暮云臻看着前面高大的男子,只见他回头朝自己一笑,仿如三月暖阳,她不由痴了。

    一阵风吹来,暮云臻打了个颤,也将神思拉了回来。

    “风大,姑娘小心着凉。”林承泽说着将一直搭在手上的玉色披风交给她。

    “多谢公子,我不……阿嚏……”

    暮云臻打了个喷嚏,来不及遮掩,又羞又窘,垂下了头,露出后颈一段雪白的肌肤。

    林承泽似火燎了般移开眼,有些尴尬道:“姑娘披上吧,染了风寒就不好了。”

    暮云臻乖乖披上,那披风染了淡淡杜若香,如他身上的香气一般,令人心生妥帖。

    “谢过公子。”她声若蚊呐,羞红了脸,好在是夜间,看不出来。

    林承泽爽朗一笑,指着花灯道:“听你说伤到了那群人,估计这花灯没有好好看,安阳习俗里,这灯要燃上一整夜,此时不如就一边走一边观赏吧。”

    暮云臻惊讶于他的细心,包括这披风,其实明显也是他专为自己所带。

    心中不知是感激也好,惋惜也罢。当下也只是听着他的建议,环顾起来。

    确实美啊。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火树银花绽,星桥铁锁开。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风箫声暗动,玉壶流光转。

    暮云臻目不暇接地看着,脚下跟着林承泽却也不慢。夏薇与她一边走一边看,指点着一些别致精巧的花灯赞叹。

    “公子你看,那个会转呢!”暮云臻似发现了什么新奇之物,兴奋之下指着花灯看向林承泽。

    林承泽看她倾城的笑容绽放在这如花灯海中,忽然想起诗词中所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怕就是此刻情景吧。

    那灯若沙戏影灯,马骑人物,旋转如飞,十分特别。

    “那是仙音烛。”林承泽笑道,他只是一时惊艳,但清楚形势,眼前女子虽然可爱,但估计只有这一段萍水之缘。

    他既没多动心思,只觉得眼前人好像曾经无忧无虑的林承熹,那个在上元灯节拉着自己的手,欢蹦乱跳的小丫头。

    只是一转眼,那小丫头,已成了皇家妃子,再不见天真无虑。

    此刻他看着她单纯的笑容,清澈的眼眸,不由升起一种兄长的情怀来,连带着语气里,都有他未察觉的浅浅宠溺之感。

    “《岁时记》里说,走马灯者,剪纸为轮,以烛嘘之,则车驰马骤,团团不休……”

    见暮云臻面露疑色,又解释道:“这灯里有轴轮,点上蜡烛后里面热,会使轴轮转动。加上烛光将剪纸像映在屏上,就形成图案不断变化的效果了。所以……”

    他话还未说完,灯内蜡烛燃尽,一下子黑了下来。

    “哎呀……”暮云臻一脸惋惜。

    “所以,蜡烛灭了,这灯也就不转了。”林承泽尴尬地笑一笑:“就是这样。”

    暮云臻见灯灭了,心情一下低落下去,阿玛勒见状,忙指着另一边一盏莲花灯道:“小姐,你看,那灯也很美啊。”

    “这盏叫‘仙姿天影’,工艺繁杂,你看上面的装饰,都是琉璃片。”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