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不识风月入云宫6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任汝默“哦?”了一声:“怎么会,你是大师兄,我想他在山上没有被人欺负,除了是天门弟子外,主要是因为有你这位大师兄吧。”

    天枢摇摇头:“过去的事,奇怪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是记得他的脸是被大火毁容,而那场火,是我与其他几位弟子不小心造成的。”

    他再叹一口气:“可是我怎么都想不起他进山那天是什么模样,无论怎么回忆,那天的山水、弟子们每一个人的神情,甚至师傅衣着上的印花绣纹,都很清晰,可他的长相……”

    他捶了捶自己的头:“可他的脸,就像蒙了层了纱一般,模糊一片。让我看觉得,那一切,像是一场梦。”

    任汝默心中一跳:“那之后呢?你们不是住在一处?”

    天枢觉得自己脑袋有点沉,舌头也有点不听话。

    “后来他都带着帷帽,或者面罩,我想,他不愿与大家接触,也有自卑的心理。我也辗转听说,他的母亲很漂亮,儿子似母,要不是我的不慎,他怎么也是个英俊的少年啊。”

    天枢说着,觉得挺累,半趴在桌子上:“我从黄门门主那里不知讨来多少修复面容的药,却都没有效果。唉……”

    “可知谢弟家世如何?为什么上山呢?是因为天资还是根骨?”任汝默对有关天纨的一切都很好奇,不由追问道。

    “不……不知道啊……他被囚在……呼呼呼。”天枢大着舌头,话没说完,就睡着了。

    任汝默按下眼中的失望,又瘦又小、母亲很美、大火毁容、被囚……囚于何处?是被家人虐待,还是牢狱?

    可一个孩子,进牢狱,又不可能,除非是生在狱中……可若真是那样的身世,又未免太可怜。

    这些只言片语拼凑不出谢弘纨的过往,也得不出他的出身背景。

    而天云子收其为徒,又是看中了什么?

    任汝默轻轻拍手,三人在门边站定。。

    一人是李长安,在任汝默的眼神下,进屋将天枢挪到了隔间的长榻上。

    另一人是林承泽。

    “那几个人,已经解决了。”林承泽:“主子是要明还是做暗?”

    明,即有个官方说法,让几个人的亲眷不能也不敢再追求。

    暗,就做成意外,只怕王公子的父亲不会善罢甘休。

    任汝默略一沉思:“暗,再想法子透露点消息给他们家人。”

    林承泽点点头,身后的张大掌柜便去安排了。

    “进来吧。”任汝默指一指墙边高几上一个朴素的红木匣子,示意林承泽拿走。

    “好香。”他一进门就使劲吸鼻子,惊诧道:“这是百果醇?”

    任汝默点点头。

    林承泽忙放轻呼吸:“主子这是下了血本啊!主子是要问什么重要的信息?”又看看瓶子,摇摇头,言语里透出同情:“又是谁着了道儿?”

    百果醇,十分好喝,可因里面添加了秘药,喝的人会放松戒备,基本问什么答什么。只是这酒醉人也快,任你多少海量,一杯下肚,一盏茶的功夫必醉倒无疑。

    天枢喝了有三四杯,加上他本身不胜酒力,因此没几句话就倒了,也算撑的挺久了。

    百果醇,实乃文明审问的必备良品,可惜酿制极难,成品极少,秘药中的一味已绝迹,剩下的,仅存在云照皇宫之中。

    任汝默没理他,李长安这边手脚麻利地将酒具收走,又轻声道:“张大掌柜说,那位刚刚进门了。”

    李长安说的“那位”,指的就是天纨。

    林承泽闻言,立刻要退出去。

    “早点休息,好好准备后天的事。”任汝默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林承泽点点头,这几日他也确实疲惫,吩咐张大掌柜注意主子起居安全后,便回去了自己屋中。

    他虽熟悉礼法,但尚未娶亲,又非礼部官员,对迎亲一事自然并不了解。

    眼看着后日便要代迎百花公主,这两天晚上可得认真熟悉职责,免得出了差错。好在他离京时带了相关典籍,便趁着夜晚安静,再好好看看。

    今夜月色清朗,他脱去外袍,仅着一件月白中衫,坐在书桌前翻一册典章,间或做一些批注。

    因是代皇帝迎娶,加上百花公主乃算是云映国“贡品”,因此自然省去民间娶亲的纳彩、问名、纳吉、纳征、告期和亲迎这“六礼”。

    但因为百花公主又代表两国长治久安而来,也不能像普通妃嫔般,经过选秀,自正八品答应起。

    早些时候他已了解到,皇帝欲直接封百花公主为正六品宝林。

    云照国后宫等级森严,自从九品更衣至正一品夫人,每一级除非诞育皇子或有大功,否则轻易难升。而正六品以上,便可做一宫主位,受人尊崇。

    皇帝楚天曜并非沉溺后宫之人,若说仅因宠爱获得高位的妃子,至今并无一人。

    他的胞妹林承熹,自皇帝少年时便经选秀进入后宫,当时也不过是个正七品采女,还是当年获封最高的秀女。

    这么多年,作为最早侍奉皇帝身边的妃嫔,承熹在后宫中处处小心,谦虚谨慎,历经后宫多少纷扰,才终于坐到了从二品熹妃,成为皇后之下位份最高的妃子。

    百花公主若一入宫便封为正六品宝林,一定会引来六宫瞩目,前朝侧目,她远离故土,无亲可依,在复杂的云照后宫中,不见得是件好事啊。

    这样想着,不由想到妹妹,上一次他见到承熹,正逢纪氏姐妹入宫,正是六宫粉黛无颜色,帝王恩宠正浓时,骄横跋扈得连慕容皇后都礼让三分。

    他林家与纪家素来有些纠葛,想来承熹一定也不好过。

    那日在景福宫夹道偶遇承熹,她偎在软轿上,明显心情不佳,见到自己时,眼圈红红的,却也只能含笑交谈几句,匆匆走了。

    后来自己知道,纪凝瞳查出有孕,承熹入宫多年都无所出,自然是勾起了她的伤心。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