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不识风月入云宫5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这安阳监察使,平日里是什么样?”任汝默站在浮碧楼前,看着远方,问道。

    张大掌柜恭敬而低声道:“据说王大人勤政爱民,率先垂范。五年前有贼人盗取国宝转卖云晓国,从安阳出去的,也是王大人亲自解决,未费一兵一卒,一厘一毫,追讨了回来。还有前岁的水患……”

    任汝默眯起眼:“你说的是那盏浑球仪?我想起来了。”

    张大掌柜点点头:“当时皇上还给了他嘉奖。”

    “可惜了,有个这样的儿子。”任汝默摇摇头:“教子无方,滋扰百姓。”

    张大掌柜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任汝默,原来这王大人早年的几个孩子都没成年,王公子是他老来得子,自然十分宝贝,而他母亲更是疼爱孙子,简直百依百顺。王大人也实在没有办法。

    “他没有办法,我有。”任汝默微微一笑。

    张大掌柜看向他,神色严肃起来。

    “他刚才说要我赔一千两,是吗?”

    张大掌柜不敢说话。

    “那我就出一两,买他们的狗命。”任汝默丢下一句:“已经是看在他老子功绩的份上,轻饶了。”

    “走吧,邱兄。”他拉着站在不远处,不明就里的天枢,就朝浮碧楼中走去。

    张大掌柜听到了他的话,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天枢与任汝默并肩走进浮碧楼,朝三层栏杆后一直紧张盯着这边的林承泽使了眼色,对方立刻退下。

    之前林承泽想要出手时,被天枢抢了先,他毕竟是迎亲使,而天枢则是公主护卫,为了不暴露任汝默的真实身份,他只能避在一边,却安排了张大掌柜出面。

    张大掌柜已安排人准备了一间上房。恭恭敬敬请二人进去。

    外面的大雨已经停了,花灯又次第亮起,观赏之人也纷纷走到街上,又是一派热闹繁盛的场景。

    雅间位置极好,在四楼,正对着玉带河,也不知这样的好位置怎么就空着。

    酒菜已经准备好,天枢一脸苦闷坐在里面,不时朝外面张望。

    任汝默端着酒杯,看他频频回望的样子,笑道:“怎么不见谢弟?”

    “我也一直等他,可是一直没见人。”天枢叹了口气,他此时忧心的是别的。

    这百花公主跑了进来,也不知藏在哪里。他观察了浮碧楼,通向外面街市只有一座桥,此刻一直没看到。

    那群人一看就不是善茬,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万一躲在什么不见人的角落,就等那两个弱女子出去,再拖进背巷……

    他不敢想,更何况若是发生了,那会带来的后果,更不堪设想。

    所以,天枢此刻并不想坐在这里吃美食品美酒,只想着到浮碧楼的门口候着暮云臻,把她安安全全的送回去,这样大家才都安全。

    任汝默看出他心不在焉,也多少猜到什么原因。

    “邱兄难道认识他们说的那个女子?”

    天枢第一反应是摇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任汝默微微一笑:“百花公主,果然名不虚传,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国色。”

    “你!你怎么知道?”天枢一惊。

    任汝默拱拱手:“在下与谢弟,就是在百花节相识的,还一起在在下的包间里见过公主祈福。”

    天枢深深叹了口气,有一种家丑被宣扬出去的感觉。

    只好沉重地点点头,又愁苦道:“所以啊,万一出什么事,我们作为护卫肯定要被责罚,再影响了两国关系……”

    任汝默舀了一勺臻蘑进他碗中:“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安排人去跟着他们了,保证他们不会乱来的。”

    指指面前青花缠枝莲事事如意海碗道:“这是朝天寺的名菜罗汉斋,一般很难有机会尝到。”

    见天枢稍稍出现了些愉悦表情,一边品酒一边讲解道:“这罗汉斋是用花菇、口蘑、香菇、鲜磨、草菇、发菜、银杏、素鸡、素肠、土豆、胡萝卜、川竹笋、冬笋、竹笋尖、油面筋、黑木耳、金针菜加调料做成,外形丰肥,吃口清鲜,可以与鸡鸭鱼肉之味相媲美。也算弥补了上次在朝天寺的遗憾。”

    “任兄好厉害,这里也能吃到罗汉斋。”天枢一尝,味道果然不一般,不由多吃了两口。

    他虽十分喜欢这个味道,可吃了任汝默舀给他的后,还是搁下了筷子。

    “怎么?不合邱兄口味?”任汝默问道。

    天枢摇摇头:“很好吃,我很喜欢,只是弘纨怕是快要到了,给他留些。”

    任汝默微微一笑,斟了杯酒给他:“无妨的,还有,他来了盛份新的给他,你吃吧。这酒你也尝尝,可是浮碧楼的老板的珍藏,别处喝不到。”

    天枢喝了一口,桂花的香气在唇齿间充盈,先是水果的清爽令人浑身一爽,之后涌上醇厚的酒香,有不知何物在口腔里跳动,新鲜有趣,而回味悠长,令人欲罢不能。

    这甜甜的酒,喝起来也不上头,他不由多喝了两杯。指着手边一壶:“店主私藏的酒,恐怕不多,这一壶就留给弘纨吧。”

    任汝默羡慕道:“你们师兄弟感情真好啊。”

    天枢点点头:“那是自然,师傅只有我们两个徒弟,从小便长在一处的。虽然他总是在师傅面前告我状,可也为我求过情。我们虽没血缘关系,但胜似亲兄弟呢。”

    任汝默点点头:“有时骨肉之间,一旦涉及权势利益,兄弟阋墙比比皆是。倒是肝胆相照的伙伴,不离不弃。”

    天枢听了他的话,嗯了声:“我是孤儿,被师傅收留抚养,弘纨九岁时来的,那时又瘦又小,有近一年的时间跟着师傅,谁都见不到。”

    任汝默饶有兴致地听着,眼神里充满好奇。

    天枢想着以前的事:“弘纨性格比较冷清,在山上鲜少与其他弟子往来,只是大家都怕他。”

    他又叹了口气:“我一直对他心存愧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