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金风玉露一相逢9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但是,天遭遇了这样的事,纨内心还是觉得十分愧疚。

    他觉得,好像任汝默每次跟自己在一起,都会遇到这样被追杀,被通缉的倒霉事。而他本不需要被连累其中。

    上一次在云映皇宫,也就算了,毕竟事出有因。

    可这一次,到了云照国,竟然还躲不掉。

    他歉疚地看了一眼任汝默,这样佳妙无双的贵公子,也肯不能因为自己的倒霉体质,折损在此啊!

    “任兄,只有六人,我可以用醉梦法拖住他们。”

    任汝默点点头:“我去取兵器。”他的眼睛盯在黑衣人腰间的利剑上。

    “但是你离我最近,会最先受到影响的。”天纨哭笑不得。

    任汝默却摇摇头:“你尽管施展你的,上次你教我的口诀我还记得。”

    天纨正想跟他解释,醉梦法的施展跟距离十分有关,上次师尊虽然法力强大,但毕竟离得远,除非修习了《观心法》,不然无法抵挡。

    可容不得他解释,那黑衣人已箭在驽上,瞄准了他二人。

    “相信我!”任汝默给了他一个宽心的笑容。

    天纨心一定,点点头,快速念着心决,双手手指飞快翻转着,凭空拈出释梦法决。

    只是,以他目前的功力,也只能维持两炷香的功夫。

    (说明:天纨第一次在云映皇宫时,只能施展一炷香时间。此处说明他的进步不是bug哦。)

    任汝默在他念起法决时,自己也快速念出心决,虽然他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如钝器击打头部的眩晕与疼痛感,但至少可以保持住一丝神智的清明。

    天纨一心在施法上,并未分神去听任汝默的口诀,若是他此时能稍稍听一下,便会发现,任汝默所念的,并非他之前教给他的,也非世间流传的观心法的一到三阶口诀。

    任汝默口中所念的,已经是观心法五阶的口诀了。

    五阶观心,已经可以令他抵挡一阵。

    而这一阵,却是制胜的关键!

    天纨只见任汝默步履略带艰难地走向已经完全被醉梦控制住的黑衣人,抽剑、砍人、推到一气呵成,纵使动作缓慢,但也比几乎完全静止的黑衣人敏捷太多。

    一炷香后,任汝默拍拍手,朝天纨比划了个手势,便就地坐下开始揉太阳穴。

    天纨出了一身大汗,但好在未到极限,朝任汝默点点头,也坐在了地上。

    他们二人相隔一段距离,深深呼吸,彼此相视一笑。

    朝阳的金光尽数落在二人身上,将他们裹挟在耀目的光晕里。

    任汝默突然有点呆愣,他定定看向天纨,只觉得在那刺目的光晕中,他分明看到了一张完美无瑕的脸。

    他猛地一颤,再定睛望去,天纨还是一张平平无奇的面容,手套与衣服间露出的手腕,还有红色的烧伤疤痕。

    任汝默收起心中的震撼,只归就于自己心中还想着那月下美人,并且,在不知不觉间,又对眼前这位兄弟产生了一些别样的情感。

    天纨舒了舒胳膊,站起身来,对任汝默道:“任兄,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但总是不怀好意的,也许还有援手。我们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任汝默点点头,二人并肩朝山寺走去,待到了一个岔路,林间传来几声鸟鸣,任汝默停下了脚步。

    “谢弟,你朝前走就是朝天寺了,你师兄应该在等你了。”

    天纨诧异地看着他。

    任汝默笑一笑:“我从这条路下山,正好可以赶上今天的镖车去广陵城。”

    广陵城盛产丝绸,又有水路。自云照皇帝楚天曜耗费人力修建运河之后,更成为丝绸集散之地,远销天云大陆各国。

    广陵城十分富庶,有美景美食,更有微笑转星眸,月花羞,捧金瓯,歌扇萦风,吹散一春愁的美人。

    因此,这里是天云大陆出了名的好地方。

    都说“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广陵”。

    这“明月”,指的可不单单是天上那轮月,更是人间至美。

    天纨看着任汝默一脸期待的表情,天下男子大多愿意去广陵吧。也是人之本性了。

    于是点了点头,不做挽留:“那任兄,一路平安,保重。”

    任汝默笑了笑:“你也是,谢弟。待你们到了京城,记得找我。”

    末了又不放心道:“你还记得我家的地址吗?”

    天纨点点头:“记得,放心吧,一定要找你喝酒吃肉,共叙情谊。”

    任汝默哈哈笑起来,目光切切:“那是,我还得带你去逛锦一阁呢。”

    天纨脸微微红了起来。

    任汝默拉起他的手:“谢弟,为兄等你,到了京城,就来找为兄。”

    天纨点点头,内心有说不出的感动,也有十分的不舍。

    不知何时起,他好像已经把任汝默当做亲人一般看待了。

    于是一步三回头地离开,终于拐了个弯,彼此再看不到对方。

    天纨朝前走了不远,就看见天枢坐在石阶上,嘴里叼了根草,眼神怪怪地望向他。。

    这个眼神,天纨只觉得十分熟悉。

    好像每次他跟师傅点炮天枢后,他都是这个表情。

    像无家可归的小狗一般,可怜,让你觉得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怎样都弥补不了他一般。

    还好,天纨已经见惯不惯,毕竟每次他还是继续跟师傅点炮,不受天枢可怜小眼神的影响。

    “怎么在这里呀?”他从天枢身边淡然地走过。

    “你们去赏景,也不带我。”天枢的语气酸酸的:“果然你是个喜新厌旧的。”

    天纨被他语气里的酸劲儿吓到了,这什么情况?怎么就给自己扣了这么大一顶帽子。

    而且,他撇撇嘴,看了看天枢,这家伙知不知道“喜新厌旧”这个词形容一个女子,是多么恶劣的吗?

    好吧,在天枢那里,又或者在所有人的认知里,他天纨就是个冷面冷心的男子,可是,天纨哀怨地想,对于男子来说,“喜新厌旧”也不是什么好词啊?

    再说,他可从没喜欢过天枢啊,何来厌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