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金风玉露一相逢8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天纨点点头:“我知道,它是修法时所用的法器,代表佛家的善巧、方便,以及大慈大悲。它也有‘觉醒者’的意思,金刚铃的铃声能让有情众生在无明的睡梦中苏醒过来。众生因无明执着而致轮回不已,贪嗔痴三毒由是而生,故用铃声警觉之。”

    他说完,在任汝默惊讶又佩服的目光中,朝普惠大师深深一拜:“多谢大师开解。”

    次日一早,天纨与任汝默到达江天一览亭的时候,太阳还未升起,团团大雾向水流一样游来荡去。山峰在飘动的云雾中时隐时显,一会露出尖峰陡峭,一会展现峡谷幽深,变幻多端,神秘莫测。

    由于有雾,那通往江天一览亭的石桥半遮半掩在缭绕云雾之中,百步外的那座亭子也随着雾气时隐时现,仿若仙境一般。但若是换了寻常人,自然也会因这份“飘渺”止步。

    天纨与任汝默站在桥的这一端,看着面前三丈来阔的石桥,再看看对面如在虚空中的亭子,深深呼吸,满是山中清晨独有的清冽芬芳,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任汝默当先一步,回头看向天纨,微微笑道:“谢弟,来。”

    天纨兀自被这人间仙境沉醉,但见任汝默如破春风的笑意,便跟上一步,含笑道:“来了,任兄。”

    他二人并肩走在石桥之上,两侧是深不见底的空谷,耳中惟闻风声呼啸,夹挟了落霞山上万顷松竹的清新及浓雾中的水汽,带了凉意刮在二人身上。

    任汝默这日换上了月白的棉袍,以银线刺绣了竹叶纹,腰间一个银白色香囊中有散出幽幽香气,天纨细细闻了,却不知是何种香料制成。

    任汝默见天纨身着一袭黑衣,质地虽不上乘,却因穿着的人的缘故,有一种高华之感,不知为何,他有点怦然心动的感觉,恨不得将最好的送到他眼前。

    他这样的心思一生,自己吓了一大跳,赶紧快走几步,想用晨间清冽的风,吹散这不切实际又可笑的念头。

    他二人在桥上走了近百步,眼前出现了一座精巧的亭子。此时雾气转淡,却依旧是烟笼雾锁,半掩半现,朦朦胧胧,虚虚实实。

    江天一览亭横跨在两山峭壁之间,为敞肩拱式,翼角高翘,流苏彩绘,高架于云天雾海之上,有高不可攀之威、腾空欲飞之势。巍峨独特的桥楼殿堂,于重山叠翠、峡谷一线处,形成“桥殿飞虹”的天下奇观。

    江天一览亭坐落在两座峭壁中矮的一侧上,正对面是彰轩国内最大的河流黄江,站在江天一览亭里,面前是滚滚东逝的江河水,身后是壁仞千里的危崖陡壁,蔚为壮观,震慑人心。使人充分领略了造化之神奇,人之渺小。

    天纨第一次见到如何壮阔的景致,激动不已,人都带了微微的颤抖。

    他站在亭中俯首而视,此时,东方欲晓,曙光渐现,只见江水长流,浩荡如歌。人如置身九天宫阙,犹如腾云皈梦。

    任汝默也被眼前的景致震撼,他背手站立,长身如玉,风姿俊逸,气度高华。心中独有一种问苍茫大地,舍我其谁的傲气。

    他二人就这样并肩站着,眼前一轮红日初出,烂锦千丈,金波万棱。

    慢慢地,红日冉冉上升,光照云海,五彩纷披,灿若锦绣。紧接着,金光喷射。

    一时间,万道金光,驱云散雾。漫天彩霞漫天虹,漫江春水漫江红。

    回首望去,身后高耸的山峰染上了片片玫瑰色,重重叠叠的峰峦间,镶起了道道银边,闪烁得如同金蛇狂舞。

    同时,雾气和冉冉升起的霞气交织成斑斓迷离的景色,有几分虚幻,令人疑在梦中。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二人逐渐平复了内心的波动,神色间淡下来,却依旧有跃跃欲试的年少豪情在其中。

    “这样一番美景,确实不枉我们披荆斩棘的一路。”任汝默朝天纨笑笑,微微道。

    天纨却没有回应,而是若有所思,眉头微微皱起,似在听什么。

    “谢弟,怎么了?”任汝默见他神色间有异,以为是有什么不适,关切问道。

    天纨微眯了眼,精神聚在一处,没有回答任汝默的话,手却轻轻握拳,是他专注的表现。

    约莫一弹指(10秒)后,他的手松开,换上一副轻松的腔调道:“没什么,许是我听错了。”

    任汝默见他如此,只点点头,再次望向眼前美景,吟道:“天门依约开金钥,云路苍茫挂玉虹,神州回望斜阳里,九点烟横一气中。”说罢看向天纨。

    天纨略一思索道:“太阳初出光赫赫,千山万山如火发。一轮顷刻上天衢,逐退群星与残月。”

    说罢笑笑,他其实自幼学习各国语言,之后跟着天云子,也未曾荒废。

    只是诗词一项上,并非强项,因此押韵比喻不若任汝默那般造诣精深。但诗词之中的气魄,也并不逊色他人。

    任汝默倒没有在意天纨遣词上的缺憾,却为其诗词中的大气而折服,不由点头称赞:“好诗,好诗,没想到谢弟的文采,不逊于我云照国的文士啊。”

    天纨抱拳道:“任兄谬赞了。也是一时有感而发而已。”

    他话音刚落,忽觉一阵劲风扫来,挟杂着兵器的寒凉之气。

    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把将任汝默拉开,与此同时,一支利箭擦着他鬓角而过。

    任汝默被他拦在身后,心中也是一惊。他二人并未带什么武器上山,此时若真遇到歹人,那只能是赤手空拳了。

    “任兄,看来来着不善。”天纨神色凝重,看着从薄雾中走出的六个黑衣人。

    任汝默却没说话,但神色严肃,也是在想对策。

    他们身后,是江天一览亭外的万丈深渊,前方,只有一座桥通向生路。

    来人皆手持弓弩,腰悬利剑。而他俩,除了任汝默手里有把折扇,再无其他。

    只是不知来者是谁,所求为何。

    ,精彩!

    (m.. = )
小说推荐